重生古代做皇帝章节李燕云免费阅读

皇上?皇上?你,你没事吧?

李燕云头疼欲裂,清晰的记得自己是一名特种兵,正在故宫执行任务,捉拿一个盗窃文物的携枪犯罪嫌疑人。

结果,随着嫌疑人躲在暗处向自己开了一枪,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醒来之时,李燕云发现自己躺在龙榻之上。

自己这是怎么了?穿越了?还是个皇上?

榻侧的太监脸色一变:哎哟主子,你可醒了,可急死奴才了,奴才还以为您驾崩了,否则奴才可就要随你一起殉葬去了。

李燕云睁开双眼,见龙榻前跪着位,穿着青色花袍太监打扮的一个男人哭着,哦?是个太监?

太监说完才感自己说错了话,皇上好好的,竟然说皇上驾崩?如此之言当是大不敬啊!太监连忙跪下,皇上恕罪,奴才,奴才多言了。

李燕云没有理会,微微起身,四周扫视着这里的一切,果然是古色古香具有皇家威严雕龙画栋的古殿。

他很是惊讶,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老子岂不是有很多文武百官的大臣,还有很多嫔妃?

他看向太监急道:告诉我......不对,告诉朕,现在是什么朝?朕姓甚名谁?朕又是为何差点死的?

啊?皇上,您都不记得了嘛?

皇上是不是烧糊涂了?太监略微疑虑了一下,便很是恭敬低头说:回皇上,现朝为大宗王朝,皇上名为李燕云,奴才是你的御前总管小张子啊!皇上您发了高烧,吃了御医开的药,没多久没气了,奴才还以为您......

小张子不敢再说下去。

这个皇帝竟然跟自己名字一模一样?大宗王朝?呵?历史上还真没听过,看来我穿越到另一个空间了,跟我以前的世界完全不同。

发了高烧吃了药就差点嗝屁了?直觉告诉他,这里肯定有猫腻!

李燕云眉头一皱:莫不是药里有毒?是谁要毒害朕,这可是弑君,说来,朕要治他的罪!

小张子连忙磕头,颤声道:皇,皇上你就饶了奴才吧,奴才不敢说。

李燕云嘿嘿笑道:你不说?你刚才说朕如果死了,你会跟着殉葬?那日后他们倘若在加害于朕,你可就......

他的话没说完小张子就懂什么意思了,他听的冷汗直流,四周张望了一下,做贼般地眼睛提溜一转,小声道:皇上,是太后要杀您,太后想立她的儿子为皇。

什么?她这么牛逼?

皇上,你说什么?什么牛逼,奴才听不懂!

噢,我......朕是说她竟如此厉害?

小张子苦着脸,可不是嘛皇上,您都忘了?您的大权可都在辅政王八王爷,和太后手中握着呐,太后要您不得迈出这里半步,已经一年多了!

李燕云这下明白了,原来自己这个皇帝是被软禁了,以至于大权旁落!你说穿越就穿越呗,竟然穿越到一个傀儡皇帝的身体上。

李燕云气的身体一震,感觉到被窝里有样东西硌着自己的腿,拿出来一看,大吃一惊,竟是自己在那个世界临死前,握的那把沙鹰手枪?

皇上,您怎么能说一些粗俗之词?会被太后怪罪的。

吃惊之余,李燕云很快反应过来,心里一喜,都有枪这个杀伤力极强的武器,还怕她怪罪?哼!以后就用这把枪上打奸佞贼子!

看来老子要想在这古代稳坐皇帝,就要从八王爷李文中和太后手中夺取亲政权!可是

自己牺牲了上一世的亲朋好友,他们一定很难过,李燕云眼眶微红,叹了口气,罢了,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就在这古代好好做个皇帝吧。

李燕云思绪回到了当下,他望着小张子轻声道:小张子,太后现在何处?

跪着的小张子抬起头,很是恭敬:启禀皇上,太后和大臣们现在正早朝呐。

好!随朕上朝,朕要夺回亲政大权!李燕云下了床:小张子,给朕更衣!

可是,可是......

怕个锤锤?还不赶紧给朕更衣?李燕云怒道。

小张子感觉这个皇上有点不对劲。

见李燕云龙颜不悦小张子来不及多想,不敢怠慢,赶紧伺候李燕云穿上华丽的龙袍。

片刻功夫,对着铜镜一照,剑眉星目,鼻若悬胆,潇洒赛潘安,尤其穿上这身龙袍更有皇帝的味道了,没曾想,自己上一世竞和这个皇帝长得一模一样!

上一世自己牺牲了也罢了,好歹也是个烈士,死后竟然穿越到古代做了皇帝?要知道皇帝那可都是后宫佳丽三千,天下的美女唯皇帝有优先选择权。

要是知道有这好事,老子早自杀了!

小张子,给朕带路,上朝去!李燕云不留痕迹的把被窝里那把沙鹰手枪,揣进了袖子中。

小张子跪着不敢起身,可是皇上外面有人守着,奴才和您出不去

有人守着?哼!李燕云很是不屑。

再者他身上可有枪!有枪壮胆,李燕云更是不怕了。管你功夫超群的侍卫,还是凶巴巴的太监?敢放肆,就一枪撂倒!

李燕云没有理会小张子,抢先一步打开了朱漆大门,哪知外面俩个太监立刻伸出了胳膊,横在李燕云面前,拦住了去路。

皇上,太后吩咐过,不许您离开这乾清宫!

乾清宫?这里也有乾清宫?看来是被软禁了,李燕云来不及细想,无论如何,自己可不能做一个委屈的皇帝,那得多悲催?哼,我非要扭转乾坤不可!

还好这内宫中不许带武器,俩个拦着自己的太监手中空空,李燕云嘿嘿一笑,如果朕,非要出去不可呢?

俩太监一愣,也就是俩人发呆之时,李燕云握住了俩人的胳膊,用力一拧,只听嘎骨骼断裂的声音,俩太监痛叫出声,李燕云相继把俩人踢飞出去,滚,俩狗奴才也想拦朕小张子,还不给朕带路?

小张子惊骇不已,以前文弱的皇帝怎地变得如此生猛?听见李燕云的话,忙颤声道:啊......是,奴才,奴才遵,遵旨!

金銮殿中,四个巨大的盘龙金柱耀眼非凡,气派之极。殿内坐北朝南的金漆龙宝座空着,而一侧挂着一道白色薄纱。

薄纱后隐约可见端坐着一位倩丽的身影,朦胧中可见精致的面容。

薄纱前身着蟒袍头顶黑色高帽的公公,他望着殿内齐列的满朝文武,尖细的嗓音喊道:太后说了,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赵谨!你口口声声说什么事都是太后说的,我足足有一年没见到太后和皇上了,我要见太后,我要见皇上!

被称为赵谨的公公看着殿中的一个穿着朝服的人,怒道:李文风,瞎了你的狗眼,太后明明在这轻纱之后坐着,你却视而不见!如此对太后不敬,若不是看在你是皇亲国戚,太后早杀了你!

赵谨当朝骂李文风,顿时间殿内文武百官皆是长吁短叹,摇头悲悯,看来是对这个赵谨的行为敢怒不敢言,只能唉声叹气。

李文风冷哼了一声,太后要杀我,我自无二话,可我怎么听不到太后说过一句话?全凭你这阉贼在搬弄是非!太后,您倒是说句话啊,切莫让这阉贼玩弄朝堂啊!太后,容臣见一见皇上!

李文风骂赵谨,赵谨没生气,反而忍住性子,一脸平静道:皇上龙体欠佳,不能理事朝政,一切皆有太后掌政,李文风,劝你不要多事,否则只会给自己找麻烦,皇上岂能是你想见就见的?

恰在争吵之际,一声细长的声音叫彻于殿内,皇上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