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后残疾老公变大佬橘酿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林沫晚,你想清楚确定要嫁给我?”

民政局里,男人坐在轮椅上,神色淡淡的望着林沫晚。

全都想让她嫁给陈家那个纨绔是吧?她偏就不如他们的意!

林沫晚咬了咬牙,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没房没车,还是个废人,或许今后还需要靠你来养活。”傅庭琛道。

“还有?”林沫晚并不在意,现在她急需要一个人结婚,身边也没什么合适的人,虽然跟傅庭琛才见过几面,但据她了解这人还算可以。

傅庭琛沉默了一瞬,“我还养了个孩子。”

“我知道。”林沫晚听朋友说过,傅庭琛三年前领养了个孩子。

“没别的了吧,没有就进去吧。”

傅庭琛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她难道就没有一点不满?

林沫晚走到傅衔琛身后,将轮椅推了进去。

拍照签字拿户口,一道程序过后。

“两位证件拿好。”

工作人员将大红色的结婚证递到两人跟前,朝着林沫晚祝贺,“恭喜。”

林沫晚点了点头,嘴角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伸手接了过去,“谢谢。”

工作人员望着两人身影,深深惋惜,两人长的是真不错,男的帅气女的好的。

只可惜这个男人……

“叮咚……”林沫晚的手机蓦然响起。

她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望着屏幕上的联系人,神色沉了几分,接起了电话。

林微竹:“姐,领证了?”

一想起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林沫晚就恶心的不行,现在林微竹怕是巴不得她嫁给那个纨绔。

“领了。”林沫晚随口道。

“姐,对不起,那次真的是个意外,我跟楚修喝多了,没想到……”

“如果你不嫁给陈二少,楚修是不会放弃的,你也知道我从小身体就差,这个孩子不能流掉……”林微竹那扯着嗓子发嗲的声音,让林沫晚恶心不已。

“林微竹,都这个时候,你还装有意思?”

“我既然已经按**要求领证了,是该告诉我,我儿子在哪了吧?”林沫晚冷声道。

要不是继母赵梅,告诉她三年前那个孩子没死时,用孩子下落逼她,她又怎么可能随便找个人结婚。

光是听到林微竹的声音,她就一肚子的火。

“别急呀,你先回家。”林微竹得意道。

林微竹那点心思她哪不明白,不就是想让她拿出结婚证证实?

“行。”

林沫晚挂掉电话,瞥了一眼傅庭琛。

“你要回家?我先送你回去吧。”林沫晚扶着轮椅,往前走。

傅庭琛指腹按住轮椅,滑轮瞬间停了下来,侧头望着林沫晚,“我让朋友送我回去,你有事先去忙。”

“收拾好就过来,地址我过会发给你。”

这个地址自然是指傅庭琛家,以后也是他们的家。

林沫晚闻言微微垂眸,喉咙像是卡住了一般,心跳顺着呼吸加快,“好。”

望着林沫晚消失的身影,傅庭琛饶有兴致的抬头望着天,薄唇勾出一丝笑。

一辆豪车停在了他跟前,从车上下来了个穿灰色西装的男人,迈着步子走到傅庭琛身侧,“三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助理呢?”

“有消息了?”傅庭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抬了抬手。

男人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湿巾,拆开包装袋递给他。

“你出车祸的位置正好在郊区,路边连个摄像头都没有,车上的摄像头也坏了,目前什么线索都断了。”

“警局那边只给判了个意外事故。”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意料。

“傅家那边呢?”傅庭琛擦了擦手,将湿巾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那群老东西以为你不行了,整个傅氏集团都闹开了。”

男人推着轮椅,停在一辆豪车前。

傅庭琛薄唇微启,“继续盯着。”

男人好奇的问,“对了,那个救了你的姑娘,她跟你提了什么要求?”

他觉得像这类人,无非是要钱,傅庭琛不喜欢欠人情,给的肯定不少。

傅庭琛闻言,脑海中闪现出林沫晚那张小巧的脸,“你以后就会知道。”

车门打开,升降板落下,男人推着着傅庭琛走了进去……

林宅。

“怎么样?事成了没?”赵梅着急的问。

“妈,你放心吧,她跟陈二少领证了,我让她回家了,等看过结婚证这事就板上定钉了。”

林微竹欣喜若狂,从今以后楚修就只是她一个人的了。

蓦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林微竹看了眼联系人。

是陈二少。

“林沫晚人呢?林微竹你踏马好大胆子,居然敢骗老子,老子在民政局门口都等一个小时了,连个人影都没有!”陈二少怒气冲冲道。

林微竹眉头紧蹙,“不可能呀,林沫晚刚来电话说她领证了。”

难不成是林沫晚骗了她?

“好,林微竹你可真行敢耍我,你给我等着!”

那边嘟一声挂了电话。

林微竹彻底慌了。

“妈,你说陈二少会不会把我设计林沫晚跟楚修的事情全都说出去?”

“不行,他要是说出去,我这辈子就完了!”

“别怕,交给妈来,陈二少不就是想要林沫晚嘛,咱们给他。”赵梅眼眸中闪过一抹阴鸷。

林微竹诧异的望着赵梅,“妈?”

“既然林沫晚不肯成全你,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林沫晚刚进门,就见林微竹母女两人正坐在沙发上,以主人姿态正襟危坐的等着自己。

想想就觉得可笑,明明她也是林家的女儿,可却像个外人一样。

“我结婚了,把我儿子的消息告诉我!”林沫晚将结婚证丢在了茶几上。

林微竹诧异的望着林沫晚手中的结婚证,拿了过来,目光落在证件照片上,男人长的很帅比之楚修,这根本就不是陈二少。

赵梅凑过去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她从没见过,也不知道林沫晚上哪找来的,虽然她没能嫁给陈二少,但只要她结婚了,就再也没人能阻止的了自己女儿嫁给楚修远了。

就差陈二少那了……

“林沫晚,你答应我嫁给陈二少,现在却私自换了个人,还想让我告诉你那个孽种的下落,简直是做梦!”赵梅冷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