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于苏之时萧行彦女尊世界的高手夫君全文全章节香奈儿不香小说阅读

外头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没死就滚出来吃饭。”萧行彦在门口喊了一句,看着床上的女人,冷嗤一声:“没用的东西。”

安悦憋了一口血:卧艹!萧行彦咱们走着瞧!

可是能怎么样,人家骂的是对的,蔫蔫的穿了鞋下床去吃饭。

安家其实是个小四合院,正北四间正房,正东三间厢房,都是青砖白瓦亮亮堂堂的砖瓦房。

只有正西方,是三间茅草屋,跟对面的房子比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对面是豪宅,这边是棚户区。

豪宅正房四间,住的是安悦的四位夫郎,三间东厢房,一间于渊的药庐,一间谷阳的书房,还有一间放置的是家里的杂物。

西厢房三间棚户区,是安悦的住处,不知道的进家来肯定以为是放杂物或者住牲畜的。

安悦泪目,这群没有人性的王八蛋!

对面的药庐亮着烛光,二夫郎于渊采药回来了,苏之时正帮着他晾晒药草,放在药架上。

男人一身素色长衫,一张脸长得极其美艳,却又没有任何的阴柔之色,尤其是一双潋滟的桃花眸,眼波流转处勾魂摄魄,到底是生了一副好容貌。

跟他站在一起的苏之时,五官精致,一身温润的书生气质,芝兰玉树般好看,笑起来的时候颊边竟然还有俩浅浅笑涡,就是有点儿清瘦了,脸色有点儿过于病态的白。

于渊跟苏之时也走了过来,看到安悦的时候,眼底闪过明显的厌恶来,招呼都没打进了堂屋。

萧行彦已经把饭菜都盛好了,三人说说笑笑的入了坐,柔和的油灯光晕的很是温馨,三人也很和谐。

安悦鼻尖蓦然一酸,突然伤感了起来,胸口憋闷的难受,这一刻她深切的认识到,他们才是一家,她只是个多余的人,被他们厌恶,十恶不赦的大恶棍!

苏之时回头,就看到女人眼底泛着氤氲的泪光,一时间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她怎么会哭,她只会闹,只会骂人只会发狠窝里横而已!

萧行彦看她站在门口不进来,皱了皱眉:“不吃就滚!别在这杵着碍眼!”

安悦踱步走了进来,找了个空地坐下,也没注意桌上有什么吃的。

萧行彦睨着她冷嘲:“想吃饭自己去盛,还要我伺候你?”

安悦低眉顺眼的拿着空碗盛了碗米饭,拿着筷子低头开始扒饭,越吃越难过,回不去了,她再也回不去了。

虽然她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可是她有朋友,有同学,还有基地的同事,从未有过的孤独感袭来,让她憋的喉间腥咸难受,一碗白饭吃的干干净净,放下碗转身就走。

萧行彦看着她走了:“她今儿是不是疯了?”

“不知道。”苏之时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竟然感觉到了彻骨的悲凉。

桌上的菜,她竟一点都没动,以往的时候,桌上的好东西都是她抢到碗里头,最少也要吃三碗饭。

安悦是个爱干净的,闻着自己身上让人恶心的酸腐味,呕,怪不得没一个人待见她,怎么能脏成这个样子,身上的灰团吧团吧就是一颗伸腿瞪眼丸。

大热天的,水缸里的水晒了一天了,也不凉,原主是个半年不洗一回澡的人,也没有洗澡用的东西,对面住着的一群白眼狼倒是什么都有,可不会给她用。

安悦想洗干净点,就需要用到澡豆,男人们用来洗澡洗头发的,最后还是得求人,跑过去看着正在刷碗的苏之时,轻轻的:“之时,你能不能借我澡豆用一下,我下次给你买十块,给你做比澡豆好用的东西。”

苏之时回头,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女人一脸讨好的笑,皱了皱眉,转身拿了澡豆丢给她。

“谢谢。”安悦笑着道谢。

苏之时眉头皱的更紧了,看着她兴冲冲的又跑了,眼底满是疑惑,她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安悦直接脱了衣裳跳到了大水缸里,头发打结,油乎乎的结了一块块,身上的一指夹扣下去都看不到皮肤。

忍着恶心嫌弃终于把身上的灰都给搓下来了,头发上的结块不知道多久了,扣都扣不下来,只能等洗完澡剪了算了。

还好有借的澡豆,虽然不怎么好使,可好歹把身上的油灰都给搓干净了,看着身上终于露出原貌白皙光洁的皮肤,安悦才想起来原主也就是个十八岁的姑娘,搁现代也就刚刚高中毕业花一样的年纪。

摸了一下脸,皮肤也是滑滑嫩嫩水水的,只能感慨原主可能是天赋异禀,折腾成这样皮肤还这么好。

澡洗了,可衣服没法穿,臭的她看都不想看一眼,最后还是忍着恶心把衣服给洗了,折腾下来,苏之时给的一颗澡豆都给用没了。

可安悦心情好了,穿着刚洗好湿哒哒的衣服去房里找干净衣服穿,这才傻了眼,破衣柜里头的衣服全都是半年没洗的,散发着一股子臭味,把她瞬间打回原形,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房子里头都是腐臭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藏了腐败的尸体呢!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脑残了,竟然在里头睡了一天一夜。

安悦只能厚着脸皮接着去找苏之时,敲门,尽量甜美的声:“之时你睡了吗?”

苏之时放下手里的书本,看着门口的人影,皱眉:“我这就要歇着了,你有事情吗?”

“之时,你能不能借我一身衣裳,再借我一床被子。”安悦可怜兮兮的趴在他门上,抽了抽鼻子。

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似乎只要苏之时不答应,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

以前的苏之时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