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龙神医全本小说化龙神医免费章节阅读

九月的平城天气渐凉,一家西式餐厅靠窗位置坐了两位女士。

一位穿白色连衣裙咖啡色毛呢大衣,头戴灰色贝雷帽,干净利落。

一位穿酱色缠枝旗袍,身材遮的严严实实,外面套了件毛披肩,脑后挽了个圆圆的发髻。

贝雷帽小姐表情矜持,银勺轻搅杯中咖啡,神态高傲:说吧,穆小姐,你要怎样才能离开廷之?

对面穆迟迟抬眼,她雪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殷红的嘴唇,显出一种秾丽妖异的美感。一双眼睛波光闪闪,看人的时候表情不多,只让人感觉一眸春水照人寒。

贝雷帽小姐手中动作一顿,有些不自在,实在没想到霍廷之家中旧式妻子会是这幅长相。

离开霍廷之?穆迟迟眼神讶异,轻笑:我印象中的霍廷之,不是一个躲在女人后面,让女人出头的怂货。

她神态轻松,往后一靠,衬的酱色缠枝旗袍也有一种开到靡荼将要衰败的美。

你让霍廷之亲自告诉我。

贝雷帽语速稍快:廷之忙的很,哪有时间跟你说这种小事!

说着从提包中拿出一张报纸,语气殷切:穆小姐,报纸上的消息你都看不到吗?大家都承认我和廷之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们有共同的志向,也有共同的留学经历。现在还在一起工作。他是大英雄,我是女界英杰,这些内容报纸上日日刊登,你难道看不到吗?不要欺骗自己了!放开廷之,对大家都好!

贝雷帽说完恢复了镇定自若,是的,只有她才能配得上霍廷之。穆迟迟就算有好相貌,也只是腐朽的垃圾,她所有的行为都是虚张声势,不必怕她!

陈小姐,你不知道羞耻吗?穆迟迟语气是一贯的镇定,好像对面的人说的话对她没有一丝影响。

你一个见不得光的外室。穆迟迟用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词语,眼眸含笑:到正妻面前,说让我退位让贤?你哪来的脸面呢?

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但自不量力到这种地步,亲自送上门来找打的,你还是第一个。如果你还看不清局势,这场谈话也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我忙得很。

说着就要起身。

等等!

陈小姐大怒,触及穆迟迟的笑又慌忙转头,强装镇定:穆氏!有些话跟你这封建糟粕说不清楚!你懂什么叫爱吗?

说到爱,陈小姐又理直气壮了。

你只在意你少帅夫人的地位!我和廷之才是真正的灵魂伴侣,你除了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还有什么?霍家没一个人喜欢你!

穆迟迟呵呵冷笑:好一个灵魂伴侣!

她朝远处招手:服务生,请给安城司令部霍廷之打电话。

服务生点头:您稍等。

你干什么?!陈薇坐立不安。

你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打扰廷之工作?见穆迟迟来真的,陈薇的视线不住在穆迟迟和服务生之间犹疑,表情几乎是惊慌失措了。

陈小姐,既然你们是灵魂伴侣,霍廷之还是与我说清楚为好,免得耽误你们。穆迟迟的眼神依旧平静。

陈薇都快疯了,她哪敢让霍廷之知道她干了什么?

我劝你不要自取其辱!她皱着眉满面怒色,从包里掏出一块玉佩。

你看到这东西了吗?这是廷之爷爷给他的信物,如今在我手里,还说明不了问题吗?大家和和气气的解决,彼此留个体面,非要弄的鱼死网破,人尽皆知,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穆迟迟眼神一凝,寒意逼人。

玉佩她确实认识。是外公留给她的掌管周家钱财的信物,嫁给霍廷之后她就交给了霍家。

没想到

放在桌下的手心攥紧,指甲扎到肉里她却不觉得疼。

好处?至少现在少帅夫人是我!

当初霍廷之遵循周老爷子命令,发誓说一辈子不休妻,那不情不愿的表情她到现在都记得。

不休妻,呵,不休妻。

意思就是他纳妾养外室她管不着!

如今人都找上门了,这样的婚姻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

服务生打通了电话,过来通知:女士,电话打通了。

穆迟迟扶着沙发要站起来,陈薇惊慌失措,从包里掏出一把木仓,砰一声砸到桌上。

餐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陈薇起身,表情高傲:穆氏,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离开霍廷之!

穆迟迟起身的动作一滞,重新坐下了。

陈薇以为穆迟迟吓破了胆,得意的围着她走了两圈。

这木仓,想必你也认识。廷之特意从德国买来给我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呢?

穆迟迟笑了笑,眼中冷冷清清,挑的细细的眉毛衬的整张脸有种惊人的妩媚。

她信手拿起桌上手木仓,拉开保险栓,木仓口对准陈薇。

我没什么想说的,我只知道,我现在开木仓打死你,我不会有一丁点事儿。你要试试吗?

穆迟迟嘴角微扬,神情跃跃欲试。

你要试试吗?她木仓口晃了晃,又问了一遍。

陈薇眼睛瞪得老大,打死都想不到木仓会到穆迟迟手里。看到远处墙上挂的电话,她突然软了声音,带着泣音高声喊:廷之!快救我!穆氏她要打死我!

穆迟迟眼神微眯,神色冷冽:再说一句穆氏,我立刻送你上天见你爹娘。

服务生弓着腰对着电话说眼前的状况,突然出声:这位穆女士!你冷静,霍先生让你冷静!

陈薇眼神挑衅,她就不相信穆迟迟会开木仓,她一个封建糟粕,知道木仓是什么东西吗?

穆迟迟看了陈薇一眼,扭头嗤笑。

指着地面声音严厉:跪下!

穆迟迟,你别太过分!陈薇看着电话大喊。

我说跪下。她声线冷厉。

陈薇依旧大喊: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侮辱我!

这是做戏给电话对面的霍廷之听呢。

好,好。穆迟迟笑了,缓缓扣动扳机:如你所愿。

陈薇终于知道怕了,眼睛惊恐的瞪大,两手摇着,不敢相信:不,不不

嘭!

一声木仓响,穆迟迟扣动扳机,子.弹出现在距离陈薇耳朵五公分的墙上。

啊啊啊啊!陈薇吓得瘫倒在地,捂着耳朵叫的声嘶力竭。

西餐馆顿时乱了起来,充满男人女人尖叫和玻璃瓶子餐具落地的动静。

穆迟迟!电话里也传来霍廷之怒意惊人的声音。

穆迟迟瞥了一眼服务生:电话挂了吧,不想听禽兽聒噪。

服务生愣愣点头,手忙脚乱挂了电话。

西餐馆满是惊恐的男男女女。

穆迟迟看了一眼,笑了:诸位不必担忧,今天我只教训这位不要脸上门找打的小狐狸精。不会牵连大家。为表歉意,今天大家的吃喝我包了。您要是不介意,就安心坐下来看一场正室教训狐狸精的戏。

您要是介意那也得给我安安分分坐着!大家记清楚,不要脸找狐狸精的男人,或者不要脸破坏家庭的狐狸精,人人得而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