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小叔太苏了全文阅读 吃饱等饿章节阅读

第8章

快捷酒店里,

唐婶婶惊讶于自己的电话被挂断。

坐在一旁正在吃葡萄的唐雨柔问:“唐语苏怎么说?”

“她什么也没说就挂了我的电话,这小白眼狼,她都忘了当初她爸妈死后,我们是怎么辛苦照顾她的了。”

一旁的唐叔叔插话道:“也没照顾几天,不是没到半年就被陆家给接走了嘛。”

“半年就不辛苦了吗?”唐婶婶气急败坏道。

唐叔叔知道吵不赢她,就又缩回去了。

唐婶婶继续说道:“就算她不念我们的恩情,也好歹顾及一下雨柔吧,雨柔是她妹妹,她多狠的心呐,竟连妹妹的前途都不顾了。”

说到这里,她还觉得不解气,从床上坐起:“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我现在找她去,我去她家里闹;实在不行就去她公司闹,我偏不信了......”

唐婶婶的话没说完,门被敲响。

“谁啊?”

唐婶婶嗓音尖细的问了一句,走过去开门。

门口处,唐婶婶被外面的阵仗给吓了一跳。

五六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门口站成一排,清一色的黑色劲装,个个表情肃杀。

带头的男人来到面前:“请问,是唐渊宏夫妇吗?”

唐婶婶不解道:“是啊,你们是谁?”

杨驰面上带笑,却一点都不真诚:“是傅先生让我们来的。”

“傅先生?哪个傅先生?我们只认得姓陆的,陆氏集团你听过吧,陆明澈是我侄女婿,他不光权利大还特别的有钱......不是,你们到底找我们有什么事啊?”

杨驰笑容可掬的将一张支票拿了出来,递到了唐婶婶的面前。

唐婶婶看了一眼支票上的金额。

200万整,顿时两眼冒光。

她拽着自己的男人一起过来看,两个人光数后面的0,就数了好几遍。

在确认完是200万无误后,杨驰又开口了。

杨驰笑着说:“我们傅总说了,这其中的100万,是替唐语苏小姐支付给您的;其余的那100万呢,是你们一家三口的医药费......”

“医,医药费?”唐婶婶好像没有听懂。

杨驰的笑意更深了些。

随即,他一招手,后面五六个人鱼贯走入。

随着杨驰将房间的门一关,那五六个身着劲装的人,都朝着一家三口走过去。

紧接着,惨叫声连绵不绝的响起。

杨驰坐在一旁的椅子里,仿佛在欣赏着一出好看的情景剧。

见这一家鼻青脸肿的连爬都爬不起来了,杨驰这才从椅子起身,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奉傅总的命,还是有几句话要转告你们。”

唐婶婶的鼻子一直在流血,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床沿才勉强坐稳。

杨驰说道:“唐小姐的未婚夫不姓陆,而是姓傅,记住了,别再弄错了。还有,以后你们一家都离唐小姐远点,如果这样的情况再有下一次,那你男人断的可就不是手指,而是‘那家伙’了......”

唐婶婶气的想破口大骂,但她不敢,她只能瞪着双眼,看着杨驰堂而皇之的离去。

待杨驰的背影消失,她这才连滚带爬的去把那张支票给捡了回来,小心翼翼地收好,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

唐语苏睁开眼时,阳光已经透过纱帘照了进来。

酒店大床的床垫舒服至极,除了宿醉后还有些头疼,这一夜她几乎酣然无梦。

她安静的注视着天花板几秒钟......随后,猛然从床上坐起。

四周环顾。

不过这一次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好像就她一个人,她这才松了口气。

昨夜发生的一切,她想不起来了。

她只记得自己带了男模从会所里出来,至于是怎么来到酒店的,她断片了。

她慌乱的拿起手机,给余嘤嘤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遍,余嘤嘤才接。

唐语苏开口就问:“嘤嘤,昨晚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醒来就在酒店了?”

电话那边的余嘤嘤还在梦游状态:“我不知道啊,昨晚我好像也断片了。”

唐语苏:“......”

挂了电话,唐语又愣了一会儿后,从床前起身。

她光着脚来到圆形茶几前。

茶几上放着一束淡绿色洋桔梗,花瓶的下面还压着一个字条。

她捡起字条,看完了上面的内容后,险些站不稳。

纸条上的字迹苍劲有力,一看就是男人的手笔,写着:【早,我还有事,不能陪你,先走了,我叫杨驰给你准备了早餐。】

底下的署名是个连笔,她只隐约看出了个‘傅’字,至于傅什么她认不出来。

瞬间,唐语苏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带着金丝镜框男人的脸。

唐语苏不淡定了,昨晚怎么又和他搅在一起了?

“叮咚——”

突兀的门铃响起,吓了唐语苏一跳。

她几步走过去,打开了套房的门,出现在门口的是杨驰。

“唐小姐,早。”

杨驰恭敬的打了声招呼,随后吩咐身后的工作人员,将早餐车给推了进去。

唐语苏傻傻的让开了门口,站在地毯里怔怔的看着杨驰。

杨驰很快将手里的购物袋拿到她眼前,说:“里面是傅总叫人送来的女装,按照您的尺码买的,他说您昨晚的衣服已经脏掉,不能再穿了。”

唐语苏低下头。

果然,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男人的深灰色衬衫。

衬衫太大,她穿的松松垮垮,堪堪遮住了大腿。

她尖叫了一声,转身就跑进了洗手间。

杨驰也没多做停留,在洗手间门外说道:“如果唐小姐没别的事,那我就先出去了,餐桌上有我的电话,如果您还有别的吩咐的话,可随时联系我。”

唐语苏缩在洗手间里,并不准备回应。

好在杨驰说完就离开了。

她从洗手间里出来,低头看着自己两条光溜溜的腿,整个人都不好了。

昨晚她喝醉了,那衣服是谁给她换的?那个姓傅的又怎么会知道她的尺寸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几乎将她击垮。

她跑回到床前,想在自己的手机寻找昨晚的蛛丝马迹,却只看到了她婶婶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