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天医皮剑青朱栩诺章节免费阅读

我叫徐长生。

据说,我刚出生的时候,差点给一只鬼,当了夫君,是我爷爷用自己的命,把我救了下来。

我娘刚把我生下来,还未足月,忽然发现,我的脸色紫青,呼吸困难。

当时我爹娘就急了,忙找村长家借了一辆拖拉机,把我送到医院去。

可是刚到村口。

一个头发乱糟糟,周身散发着臭气的老头子冲了出来。

“不能送去医院,送到医院去,孩子就没命了!”

这疯老头,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爷爷徐六,村子里的人都叫他疯子六。

据说爷爷年轻时,在村子里还是很受人尊敬的,传闻他在茅山学过艺,十里八乡的有什么红白喜事,都会找他看看日子,只不过在文化大革命那几年,他成了被批斗的典型。

遭了几年苦难之后,爷爷的脑子也变得时好时坏,经常十天半月见不着人影。

“爸,你就别在这说胡话了,孩子病了,可耽搁不得。”

我爹都快急疯了,哪里肯听我爷爷在这里说胡话啊。

可爷爷快步走到了拖拉机后面,看了一眼襁褓中的我。

一时间爷爷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鬼王迎亲?”

爷爷也不和我爹解释,一把从我娘怀里把我抢了过去,转身就往后山跑。

我爹娘见状,急忙追了上去。

很快,就到了半山腰一间道观之中。

原来我爷爷经常消失,就是因为他跑到后山来建道观了,这事我爹也是才知道。

我爷爷进庙以后,直接将我放在了地上,又在旁边以北斗七星的方位,各点上了一盏煤油灯。

这是为了锁住我的魂,要不然就算是把我救活了,也是一个傻子。

“爸,你到底想干啥!”我爹急得满脸通红。

我爷爷这才开口解释:“这孩子,阴年阴月阴时出生,乃至阴之体,有得了道行的女鬼,看上了这娃,想把他的魂勾走成亲。”

我爹知道爷爷虽然疯疯癫癫,但的确是有真本事的人,这时也不由得信了几分,追问该怎么办。

我爷爷思索了一阵,让我爹回村里抓一只大公鸡,还有红纸,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我爹当即便赶紧跑下山准备东西了。

爷爷转身,看了一眼七星阵中的我,还别说,这七星阵一摆上,我的脸色好看多了,呼吸也平稳了一些。

“祖师爷保佑,让我这孙子能度过这一关。”

我爷爷给道观中的祖师神像上了一注香之后,便开始折起了纸人。

没多久,我爹就带着一只大公鸡,还有一张红纸回来了。

我爷爷用红纸剪了一个‘喜’字,随后用银针在我的天灵穴轻轻的刺了一下,挤出一滴血,抹在了他之前折的纸人身上。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天色也暗了下来。

爷爷直接将‘喜’字纸和纸人,绑在了公鸡的身上,然后叮嘱我爹把公鸡放在道观门口。

我爹急忙照做。

根据我爹的回忆,那一晚,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将公鸡放到门口之后好几个小时,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我爹也渐渐来了睡意,靠在道观的柱子上睡着了。

可没多久,他就被一阵鼓乐声吵醒。

“爸……”

爷爷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欢天喜地的鼓乐声,在道观外的树林中传来,没过多久,一个个脸色煞白的,穿着古装的人,抬着轿子,敲锣打鼓的走了过来。

大公鸡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扑腾了两下翅膀,想要逃走。

但我爹早就用绳子把它的腿拴在了树上。

很快,轿子便被抬到了公鸡前面。

一双纤细白嫩的手,掀开了轿子的门帘。

一身穿红色嫁妆的女鬼,缓缓从轿子上飘下,哪怕多年以后我爹回忆都说,那女鬼,是他这么多年见过最漂亮的一个女人。

“夫君,跟我回家吧。”

女鬼脸上露出笑容,温柔的将公鸡抱起,转身进了轿子之中。

随后,锣鼓声响起,轿子缓缓离开。

“真没想到,我们大雁沟附近,居然还有一只千年女鬼。”爷爷砸吧了一下嘴:“这地方,不能住了,以后这孩子难免会被她发现。”

我爹也不知道千年女鬼,到底是个什么概念,此时见安全了,便走到了道观中间,把我抱起来,想带我回家。

“小心!”

忽然,爷爷大叫一声。

可惜,还是晚了!

我那大大咧咧的老爹,居然一不小心,把煤油灯打翻了一盏。

原本正在安静睡觉的我,忽然爆发出一阵哭喊声音,在这山林之中,格外刺耳。

远处正在离开的轿子,也停了下来。

“爸,该怎么办?”

我爹知道自己闯了祸,脸色难看的问道。

“快,带孩子走,从后山离开!”爷爷脸色凝重的说道。

“爸,一起走吧。”我爹红着眼眶说道。

爷爷摇头:“别傻了,那女鬼有千年道行,我也不是对手!但你放心,我豁出这条老命,也要把她暂时封印。”

接着,爷爷又叮嘱了我爹几件事。

第一件,就是明天一早,立刻把我送走,到川省找一个叫陈晃的人,把我丢给他。

第二件,就是我这辈子,都不能回大雁沟!

刚想继续叮嘱,可却没时间了,道观外,忽的狂风大作,那迎亲的阴乐,又响了起来。

“这两样东西,你收好,一起交给陈晃!他知道该怎么做。”

说着,爷爷便从道观神像下掏出一本书,和一把破布包裹的剑,递到了我爹手里。

“爸。”我爹当时便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滚!”

爷爷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随后转身冲到了道观外。

“臭道士,竟然想坏我好事?我的夫君呢……”女鬼幽幽的声音响起。

“哼,真以为道爷怕你不成?”爷爷冷哼一声,便往那女鬼冲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已经没人知道。

我爹只记得那一晚,一道道惊雷劈在大雁山上,至于爷爷是死是活,他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他壮着胆子带了一群人上山寻找,根本没有找到爷爷的踪迹,道观周围的树木,全是雷劈的痕迹,甚至连道观,都毁了。

我爹无奈之下,只能对着大雁山磕了三个头,按照爷爷的叮嘱,把我送到了川省。

原本我以为,我一辈子都没机会回大雁沟,但没想到,多年以后我不仅回去了,并且还盗了那千年女鬼的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