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医妃洛浅浅小说(完整版)阅读

夏夜,惊雷滚滚,大雨滂沱。

咳咳

棺材盖被推到一边,随即一只手抬了起来,一个瘦弱的身影扶着木板艰难地坐了起来。

呛死我了!

洛浅浅吐出嘴里的水,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忍不住抱住身子又咳嗽了几下,打了几个喷嚏。

啪地一声惊雷炸开,借着闪电的光,四周白花花的树林一闪而过,举目四望,皆是高大的树木。

这是哪里的公园?我还活着?

脑袋里的眩晕还未散去,她使劲摇摇头,雨天不能在大树下躲雨,得赶紧到空旷的地方去。

啪地一声,一股奇异的感觉袭遍全身,洛浅浅迈出去的步子还没来得及收回,整个人猛地往前栽去,和大地来了一个甜蜜的吻。

惊雷过后又是一道闪电,借着这次的光,她分明看见自己刚才躺的是一口棺材。

我死了?

想到这儿,她的一口一阵绞痛,头晕目眩起来。

半个小时后,她抬起了头,此刻眼睛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雨还在下,雷还在响,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山洞,便朝着那里走去。

坐在地上,简单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洛浅浅简直哭笑不得。

她穿越了!

而且还是穿越到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身上,看着小胳膊细腿,洛浅浅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在现代的她已经三十岁了,在外人看来是一个大龄剩女,但是在特战区里,她却是最年轻也是最厉害的女医生,擅长制毒解毒。

就在刚才,她驾驶着直升飞机救援队友,却遭遇了恶劣天气,机翼被闪电击中,从三千六百米的高空直线坠落。

虽然没死,可三十岁的身躯穿越到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身上,这

姐姐,求求你

突然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微弱的声音,她忙用力感受,可却再也没了声音。

这么不甘愿,看来一定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罢了!既然用了你的身体,那我便一定会替你完成心愿。

仔细整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她发现,原主真是憋屈的可以。

这是一个叫燕朝的朝代,原主也叫洛浅浅,父亲是当朝丞相,母亲是前太师嫡女,生在这样的家庭,可是妥妥的官二代一枚,不说是出门就喊我爸是丞相,起码也是前呼后拥,人人巴结。

可事实却恰恰相反,在六岁那年,原主的外公一家被贬,母亲得知情况后,伤心早产,而后血崩撒手人寰。

原主的父亲立刻扶了发妻上位,洛父是寒门学子,当年金榜题名一举得了状元,出了金銮殿后,救了一个落水的女子。

而这名落水的女子就是原主的生母,太师嫡女,对洛父一见钟情,于是洛父的发妻自愿为妾。

所以原主母亲一死,洛父就立刻扶了发妻二夫人上位。都说有了后母,亲爹也得变成继父,这话果然不假,从那以后,洛父对姐弟俩不管不问,偶尔见姐弟俩出现在眼前,总会换来一句:

无事就呆在房间里不要出来。

年幼的原主不仅要承受母亲去世的悲伤,还要照顾弟弟,二夫人见状,更是苛待姐弟俩,动辄打骂不说,还总提各种无理要求,冬天要吃鱼便让原主卧冰求鲤,夏日要纳凉,就让原主扇扇子。

前几日,二夫人要吃冰窖里的荔枝,让原主去拿,弟弟看到了嘴馋,十分想要吃,于是原主就给了弟弟一颗。

此举被下人看到告诉了二夫人,二夫人当即就要让人掌弟弟的嘴。

原主心疼弟弟,就谎称是自己偷吃,二夫人大怒,罚她跪在烈日下。

夏日的太阳那么烈,原主当时就中暑了晕倒在地,可没有人管她,一直到夜半,更深露重时才被抬回房间,昏迷不醒,弟弟吓得直哭,可父亲和二夫人却不管不问,原主就这样病死在床榻上。

回忆完了,洛浅浅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满了泪水,心仿佛被生生剜去一块肉一般,疼得厉害。

古代讲究无不是的父母,可有些人就不配做父母!洛父能从寒门学子做到丞相,要说没有借太师的东风,说出去谁也不信。

可他呢!在太师府一门获罪后,对一双儿女不管不问,连出现在眼前都不让,生生的让女儿病死在床上。这样的父亲,怎么配?

姐姐

那个微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妹妹,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的。

姐姐,我不恨人,外公一家获罪,连累了父亲,这是我应该承受的,弟弟的罪,我也一并受了,只求你,好好替我照顾弟弟,莫要让他再受折磨,拜托你

不,你别这么想,你是无辜的!你

洛浅浅急忙与她对话,可却再也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小女孩真傻,明明是父亲和二夫人过分,自己是无辜的,却把所有罪责揽到自己身上。

唉!

夏夜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雨已经停了,月亮也从山上出来了,播撒出清冷的光辉。

洛浅浅索性出了山洞,任由夜风吹在脸上身上,倒也没觉得多冷。

咕咕咕

左前方鸟儿惊慌地飞了起来,有杀气!

在特战区的每一天都很充实,所以洛浅浅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林中有杀气,赶忙将自己隐藏在一棵大树背后。

果然,左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人影,最前面的那个跌跌撞撞,貌似受了重伤,而他身后跟着的人戴着斗笠,穷追不舍。

抵挡了几下,这人靠在一颗树上,用剑支撑着身子,艰难地道:

你们这些叛徒,竟然联合外人背叛大燕,不会有好下场的,我

话还没说完,那一队戴斗笠的人齐齐上前。

住手!

这时,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在月光下飞奔而来,手中的长剑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瞬间就解决了三个人,只是他的身后跟着更多的戴斗笠的人。

两队人马汇合,戴银色面具的男子立刻就被包围了,饶是他将手里的剑耍的出神入化,可还是受了伤。

洛浅浅预估了一下场上的形式,敌众他寡,这男子撑不了多久。

叛徒?背叛大燕朝?

她最讨厌的就是叛徒这两个字了,身为军人,最光荣的是保家卫国,最讨厌的便是背叛,背叛大燕,那便是背叛了整个国家。

就冲这句话,她就该帮一帮这男子。

在新身体上搜索了一番,洛浅浅无奈地看着手里寸长的簪子。

既如此,便只能用石头了。

趁着无人发现,洛浅浅捡了块石头用力弹了出去。

为了不被发现,她迅速转换了位置,继续弹了一块出去。

这次还来不及转换位置就被发现了,立刻有几个黑衣人朝着这边赶来。

洛浅浅握紧了手中的簪子,主动攻击,对着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脖子就扎了下去。而另外一个黑衣人的刀已经到了跟前,仗着身量娇小,堪堪躲过一劫。

鲜血飞溅,洛浅浅回头一看,那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也到了这里,正替她解决了一个在背后攻击的黑衣人。

接下来,二人仿佛有默契一般,一人负责一边,洛浅浅用簪子,那人用剑。

几个呼吸之后,最后的两个人也倒下了。

燕非墨收起了剑,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孩子,问道:

为什么帮我?

为什么帮我?

洛浅浅愣了一下,在这生死关头,自己帮了他,他不说感谢,竟然问为什么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