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总裁他急了大结局小说白倾墨枭鱼尾全文阅读

墨枭看到云七七发来的消息,眉心微蹙。

墨枭:已经找到可你骨髓匹配的人,现在就在等对方点头。

云七七惊讶: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墨枭:我想等对方同意了再告诉你。

云七七:对方有什么要求吗,要钱还是要房子和车子?

墨枭:这件事很复杂,总之你别操心了,我会谈妥的。

云七七:嗯,墨枭,我相信你。

墨枭:早点休息,天亮了我就过去。

云七七:好。

墨枭放下手机,冰冷的目光落在白倾精致苍白的脸上。

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她答应给云七七捐骨髓?

难道只有不离婚吗?

墨枭盯着她脸看了半晌,忽然觉得,他也不是不愿意和白倾共度余生。

但是他更喜欢云七七。

所以没有办法。

——

白倾醒过来的时候,墨枭已经不在了。

她走出房间。

阿姨走过来:“太太,你醒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早餐?”

白倾点点头。

“那你先去洗漱,我去给你热一下。”阿姨非常的体贴。

白倾胃口不好,不能吃太凉的东西。

这一点,阿姨比墨枭都清楚。

白倾转身就去洗漱。

她洗漱完就坐在饭桌前。

早餐是西式的。

然而白倾闻到了牛奶的味道,就想吐。

她捂着嘴,跑进了卫生间。

阿姨尴尬。

“太太,你怎么了?”阿姨担心的问。

“我胃不舒服,阿姨,我不喜欢西式的早餐,换成中式的吧。”白倾淡淡道。

以前,她都是为了墨枭,才将就吃西餐的。

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

她喜欢中式早餐,热热的。

“好。”阿姨点点头:“那我给你煮碗面吧。”

“行。”白倾漱口,然后从卫生间里出来。

阿姨手脚麻利,做了一碗面给她。

“太太,你胃不舒服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阿姨意味深长道:“你和先生都这么年轻,可能在有些地方没有经验。”

阿姨很隐晦。

“阿姨,我没怀孕,我去医院检查过,就是胃不好。”白倾解释着。

阿姨知道自己误会了,有些尴尬:“太太,对不起,实在是你这样子很像是孕吐。”

“我知道。”白倾勾了勾唇:“阿姨,你别告诉墨枭,不然他又该瞎担心了,然后逼着我去医院检查,又要吃大把大把的药。”

“好的。”阿姨点点头。

“你去忙吧,我吃完饭会把碗筷放进洗碗池的。”白倾就道。

“嗯。”阿姨知道白倾喜欢清净,“太太,我去洗衣服了。”

“去吧。”白倾就道。

阿姨这才转身离开。

白倾安静的把面吃完。

她和墨枭说的那些话,她都还记得。

她今天要和墨枭离婚。

所以吃完饭,她把户口本和结婚证都放进包里,然后出门。

半路上,她给墨枭打电话:“我到了。”

“你到了?”墨枭蹙眉。

“民政局。”白倾回答:“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先离婚,成全了你和云七七,至于奶奶那里,等她身体好了,再告诉她。”

“我今天没空。”墨枭冷冰冰道。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白倾幽幽的问:“你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

“你就那么着急和我离婚?”墨枭不快。

“难道不是你着急?”白倾有些恼火:“是谁逼着我昨天去和奶奶说的,今天你又说是我着急。”

“离婚协议书,你还没有签字。”墨枭冷然:“只有签了字,答应给你的房子和钱才能生效。”

“呵呵。”白倾自嘲的笑笑:“墨枭,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小孤女嫁给你,就是为了你钱?”

“不然呢?”墨枭要多伤人就有多伤人的问。

白倾的心在滴血:“原来我在你的心里那么市侩啊。”

白倾市侩吗?

墨枭不觉得。

她从来没有主动跟他要过东西。

她对他无欲无求。

那些东西,都是他主动给的。

可能是因为她太乖太懂事。

又或者她在床上把他服侍的很舒服。

总之,他就是想给她。

把最好的都给她。

“墨枭,你的东西我一件都不要,你人我都不要了,我还要东西干什么?”白倾把脸藏在大衣的领子里,温软的嗓音很凉薄:“别废话了,赶快过来离婚!”

她也烦了。

墨枭黑着脸,她敢命令他?

“不去!”墨枭挂了电话。

白倾无语。

“白倾?”郁君没有想到会在民政局碰到她。

白倾一愣:“郁君?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郁君也同样问道。

“我来办点事。”白倾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离婚的。

“我来办案,调查一个罪犯的户籍信息。”郁君解释:“你事情办完了吗?”

“没有。”白倾叹了一口气:“只能下次再说。”

郁君犹豫了一下,“快中午了,我请你吃饭吧?”

“好啊。”白倾点点头:“我请你吧,谢谢你救了我。”

“你不用这么客气。”郁君勾唇:“我的车在那边。”

“走吧。”白倾温婉的一笑。

郁君和她一起离开了民政局。

“你的脚好些了吗?”郁君问道。

“好多了。”白倾回答:“已经不疼了。”

“那就好。”郁君开着车,下颌线利落:“想吃什么?”

“不是西餐就好。”白倾已经对那种冷冰冰的食物没有好感了。

“好。”郁君找了一家中餐厅。

然后点了几道清淡的菜。

郁君看着白倾吃东西,目光温柔。

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吃东西的样子像小松鼠一样的可爱。

“白倾,你现在在做什么?”郁君问道。

“米虫。”白倾回答:“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郁君抿抿唇:“白倾,其实昨天我都听见了,你和墨枭……”

“我们很快就要离婚了。”白倾知道。

郁君作为一个警察,有什么是他查不到的。

她和墨枭的关系,郁君动动手指头就能查到。

“当初你爸妈去世以后,墨家把你接去照顾,没有想到你最后会嫁给墨枭。”郁君神情有些黯然:“不过你们怎么会离婚呢?”

白倾那么乖,那么好。

能娶她当老婆是福气。

墨枭居然这么不懂珍惜。

他捧在心尖上喜欢的小丫头,怎么能这么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