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病娇公主要黑化哥哥抱着哄慕辞裴护温瑾昀阅读

开元十二年,冬。

天启国与北凉大战。

北凉边境大军节节败退,萧贵妃携二女入万佛寺祈福还愿,回宫路上遭到北凉细作伏击,欲挟持贵妃母女三人打击天启国大军。

萧贵妃在侍卫的拼死保护下逃脱,护得一女,而另一位公主,则不幸落入敌军之手。

年仅七岁的慕辞,则是那场伏击被生母萧贵妃丢下的那个公主。

母妃救我

......

七年过去。

噩梦依旧折磨着她。

每到午夜,总会梦到那个肮脏的北凉军营。

少女满头大汗,呼吸急促,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身上的被子边缘,指关节用力泛白。

梦里,那些声音怎么都赶不走。

娘娘,敌军就要追上来了,我们只能救一个,求娘娘马上做抉择!

卿卿,救卿卿!快啊!!

午夜梦回。

慕辞猛然惊醒,仿佛落水之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巴掌大的漂亮小脸上沁着薄薄一层冷汗。

她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情绪才渐渐平复,而后,回忆着这七年来一直做的噩梦,一双眸子掺杂着冰冷和病态。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

公主,出逃的月华已被抓回,等候公主发落!

......

北风呼啸,寒潮凛冽。

淮河以北已有封冻迹象。

地处天启国南部的洛城,格外得阴冷潮湿。

公主府邸。

廊檐上,还未及笄的少女一身红衣,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越发透着股冷意。

她外罩狐毛大麾,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

毛领以上,是一截纤细的脖颈。

再往上,就是她那张精致俏丽的脸。

柳叶眉、美人眼,眼角下方有一颗泪痣,平添几分妖冶勾惑。

看似天真单纯的少女公主,面带笑意地看着院子里的一幕。

她怀里捧着一个汤婆子,嗓音娇软。

我的东西,怎能容旁人染指呢。

四周寂静。

慕辞站起身,身上的大麾没有系好,直接从她肩头滑落,露出里面那玲珑有致的身段。

她却像感觉不到似的,继续往前走。

一旁的柳嬷嬷眼疾手快,拿起那件大麾追上。

她没有言语,只是默默地做事,将大麾重新给公主披上。

整个过程,慕辞目不斜视,仿佛眼里只有那个叫月华的婢女。

她走近了,行刑的侍卫便暂时停了下来,恭敬站立在两侧,向她低头行礼。

慕辞蹲下身,蹙着眉头、一脸心疼地捧起那婢女满是血污的脸。

见婢女身上也多血污,柳嬷嬷微微皱眉。

但,慕辞丝毫不介意。

她那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上,透着孩童般的天真。

我好吃好喝地养着你,你不乖乖待在我身边,反而为了个男人离开我......月华,我真的很生气呢。

婢女心头微颤。

她万分愧疚,垂着眸子,声泪俱下。

公主,奴婢罪该万死!

闻言,慕辞又恢复了笑容,就像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满脸疼惜地望着她,并且纡尊降贵地为她整理贴面的头发。

你确实该死呢。可是月华,就算死,你的尸体也是我的哦。

慕辞爱不释手地轻抚婢女的眉眼,尤其是那双和皇姐华裳有几分相似的眼睛。

婢女身体直发抖,公主大恩大德,奴婢来世定......

我啊,最讨厌来世了。

慕辞不甚高兴地打断她的话。

她嗓音幽冷,夹杂着几分偏执,问。

月华,为什么要离开我呢,是我哪儿做得不好吗?

少女看着很受伤,像只委屈的兔子,红着眼,水光潋滟,令人疼惜。

月华咬了咬牙。

公主,是奴婢的错,奴婢与二郎相爱......

你的归宿,难道不是我吗?少女仿佛真的很困惑似的,歪了一下头。

公主,你忘了吗,你已经将卖身契给了奴婢,奴婢、奴婢可以离开的......

月华不忍伤害公主。

可她的情郎还等着她啊。

是啊。离开。慕辞扯了下嘴角,无声地笑了。

她优雅起身,居高临下地,用无辜的眼神看向月华,关切地提醒她。

可是怎么办呢,就算月华要离开,也没法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啊。

月华一怔。

随后她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看似单纯的少女。

公主,你、你对二郎做了什么!

少女嗤的一笑。

月华是为了那个男人质问我吗?我很伤心呢。可她脸上完全没有受伤的表情。

月华十分崩溃,扯着嗓子质问。

公主!你到底做了什么!!

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却还是不敢相信。

直到,慕辞笑着,恶作剧似的缓声道。

他啊,死了......

最后那点希望粉碎,月华痛苦不已。

她面目狰狞,声嘶力竭地尖叫。

啊啊啊啊!不二郎!二郎

那痛彻心扉的喊叫持续了许久。

慕辞则冷漠地欣赏着。

月华怒不可遏,拿出破釜沉舟的气势,像恶鬼一般挣脱了被束缚的手。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怪不得皇上和娘娘不要你,连华裳公主都要跟你决裂。公主又如何,你就是个怪物!一个没人爱、性子扭曲的怪物!!我要杀了你为二郎偿命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

男人一袭黑色劲装,面容冷峻,不苟言笑。

找死么!

话落。

剑出鞘。

下一瞬,月华就被抹了脖子,死不瞑目地瞪着慕辞。

鲜血喷溅了一地,其他婢女都吓得瑟瑟发抖。

慕辞笑脸盈盈地看向前方的男人。

她看似在笑,眼中却有一丝不满。

裴护收剑入鞘,恭敬朝少女行礼,属下护驾不力,公主受惊了。

慕辞看了眼地上的血迹,幽幽地问。

阿护会离开我吗?

她一脸认真地看着裴护。

自从她离开皇都,他就一直陪在她身边。

她喜欢阿护。

很喜欢。

裴护毫不犹豫地回道,属下誓死跟随公主。

少女开心地笑了。

她非常愉悦地上前,给了裴护一个拥抱。

冬日里,天气阴沉沉的。

但此刻,她那明媚绚烂的笑容,堪比春日艳阳。

裴护笔直站立,任由她抱着。

柳嬷嬷皱着眉头想要提醒。

慕辞视若罔闻,她从裴护怀中抬起头来,露出洁白的贝齿。

阿护,乖乖待在我身边,我什么都能给你哦。

裴护看着怀中单纯张扬的少女,心中微颤。

但他很清醒,她是公主,即便再落魄,也是高不可攀的金枝玉叶。

待慕辞转身离去,柳嬷嬷快步跟上,绕有深意地看了眼裴护。

屋内。

慕辞站在床前,柳嬷嬷帮她解下了大麾,颔首行礼。

公主,待会儿就要用药膳了,老奴伺候您净手。

少女那双漂亮的眼睛眨啊眨,如同天上的星星

那张卖身契,是她从我这儿骗走的啊。

明知道我不能饮酒,竟然灌醉我,哄骗我把卖身契给了她。

饮酒后我全身都是疹子,又痒又痛,还差点喘不过气来。

可她只想着要卖身契,真可怕呢。

说着,少女唇边的笑意扩大了几分。

那晚的记忆还历历在目,她语气骤冷。

为了个男人,值得吗。

说着,慕辞的脑海中浮现一抹身穿红色嫁衣的身影。

那是她最喜欢的皇姐。

说起来,皇姐当年同样为了个男人不要我。或许月华说得对,我就是没人要的可怜虫呢。她自嘲地笑笑,却没有一丝在意的痕迹。

柳嬷嬷暗自叹了口气。

公主,已经过去了,华裳公主和驸马的感情很好,您也不是没人疼爱......

嬷嬷,你不懂,好不了的。

慕辞低声喃喃,眼神也变得空洞。

少顷,一个婢女脸色苍白地进来禀告。

公、公主,皇都来信,华裳公主......华裳公主她......

婢女哆哆嗦嗦的,不敢接着往下说。

皇姐她,死了吗。慕辞眼中的了然一闪而过。

那婢女瞪大了眼睛,甚是诧异。

柳嬷嬷更是难以置信,怎么会!

慕辞默默地走到窗前,拿起其中一个彩泥娃娃。

哐当一声,娃娃碎了一地。

她眼神似刀,小脸浮现幽冷笑意。

收拾东西,去皇都。

她的皇姐,总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