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新婚夜植物人老公抱住了我江意欢鹤辞阅读

温晚缇嫁给了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

还是她的死对头最深爱的男人!

由于领证太急,她的衣物一件都没带。

衣帽间里虽然很多女装。

但,那多半是他为那个女人购置的。

她不屑沾染,就挑了件他的白衬衣穿上。

擦着一头湿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

温晚缇的动作蓦地一顿。

前方的落地窗前,陆靳宸正背对着她,单手抄兜的站在那儿。

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凉薄而孤傲。

她本能的垂眸看向自己。

宽松的衬衣穿在她身上,比她素日的睡裙短了一截,越发纤细性感。

以为他不会回来,她下面便没有再穿长裤。

可现在……

温晚缇转身回浴室的念头刚起,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突然转过了身来。

温晚缇这才看见,他右手还捏着手机。

目光相撞。

他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锐利,旋即冷冷地半眯。

视线自她漂亮的脸上移开,扫向被她穿得性感又勾人的白衬衣。

异样的因子在他的眼底无声滋生。

温晚缇的心不受控制的慢跳了一拍。

张嘴,刚想解释一下,她只是借穿他的衬衣。

寂静的空气里,却蓦地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温柔中夹着委屈和难过,最是令男人心疼的那种,“靳宸,我知道你娶她不是因为喜欢,可正是这样,我才更难过,更不能让你娶她。”

温晚缇愣了一下。

眸光看向他手里的手机。

一瞬间,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姗姗,你安心拍戏,其他的,不用管。”

男人落在温晚缇身上的目光分明浸着凉意。

可安抚对方的嗓音却低润而温和,出奇的耐心。

仿佛这世上,只林姗姗才配得上他陆靳宸所有的温柔和深情。

“我不,靳宸,我怎么能不管,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在她那里受羞辱。”

温晚缇不想听他们的电话情深。

奈何,那人的通话是开的外音,如此安静的空间,她想不听见都不行。

不经意地,她想起南城街头巷尾的传言:天之骄子的陆靳宸,不能人道。

她垂眸,唇边一抹嘲弄如昙花般掠过。

抿抿唇。

只一秒的犹豫。

她就抬步,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

然,温晚缇纤细的手指刚碰到门把,身后男人的声音就传了来。

带着质问,和凉意。

不许她离开。

这是,要让她一直听着他和心上人你侬我侬?

暗暗吸了口气。

温晚缇的手离开门把。

为了哥哥,她压下所有的情绪。

回头,迎上那人沉暗深邃的眸。

嗓音平静地回答,“去客房。”

“不高兴了?”

落地窗前的男人挂断电话意味不明地问。

见她不说话,他眯了眯眼,抬步朝门口走来。

温晚缇心里想爆粗。

可面上,还是扯起一个假笑,“陆先生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不高兴的,我很高兴,你们……随意。”

“随意什么?”

男人高大的身影在她面前罩下一道阴影。

淡淡烟草味夹着愠怒袭来,她的下巴被他有力的大掌捏住。

“你是想把主卧室让出去,还是,更喜欢客房洞房?”

温晚缇的脸色微变。

双眸防备地望进男人噙着淡漠的深眸,声音有着不易察觉的紧张,“你不是那什么吗?不用勉强自己。”

“我什么?”

他进她退。

片刻,她的身子贴到墙上,退无可退。

和男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空气变得微妙。

他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意味不明地问,“温晚缇,该不会是因为外界传我不能人道,你才愿意嫁的吧?”

“……”

温晚缇紧闭着嘴巴。

不能承认。

不是怕伤他自尊,是怕承认了,这个男人会反悔。

答应她的事,不再帮。

一秒,两秒……

下巴上传来痛感。

温晚缇紧拧着眉,“我为什么嫁给你,你不是很清楚吗?”

男人沉下脸,捏着她下巴的长指突然松开。

“……给我找件睡衣拿到浴室来。”

“……”

温晚缇望着他愤袖离去的背影,纤白的手指缓缓捏紧。

几分钟后。

温晚缇拿着男人的睡衣敲开浴室的门,被里面的男人连人一起拽了进去。

当氤氲水气夹着浓烈的男性气息灌入鼻翼,眼前的景象化为阵阵热意直冲脑门时。

她双眸圆睁,大脑直接当机。

陆靳宸,怎么可能不能人道。

危险的男性气息逼近,她蓦地回神,慌乱挣扎,“陆靳宸,你做什么?”

“当然,是做新婚夜该做的事。”

“你不是……你……”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男人封住了小嘴。

“……”

衬衣被男人强势剥去,任她如何挣扎抗拒都毫无意义。

直到,两个小时后,他才放她睡觉。

-

第二天早上。

温晚缇醒来,身旁早已没了陆靳宸的身影。

一个月前。

失恋的温晚缇遭人算计,危急时刻向她哥哥温凯求助。

她强撑到温凯赶到,就再也坚持不住的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温凯并不在病房里。

闺蜜告诉她,她哥哥温凯为了救她,杀了人,当场就被警察抓了。

是陆靳宸送她到的医院。

后来,她得知。

温凯那晚本是正当防卫,但对方的人一口咬定,他是故意杀人。

那些天,温晚缇拖着失血过多的身子,四处奔波。

可是,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

温凯杀人,‘证据确凿’。

并且,在监狱里被打得很惨。

死者家属扬言要温凯偿命。

整个南城能救温凯,能还他清白的人,只有陆家和宋家。

虽然那两人都是温晚缇不想与之接触的人。可为了哥哥,她不得不放下骄傲和自尊。

宋家的新上任当家人宋绍寒当时正和娇妻在度蜜月。

温晚缇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是他的新婚妻子林姗姗接的,说他在洗澡。

那意思,不言而喻。

她给陆靳宸打电话,手机关机,他助理说他出差去了。

温晚缇找了律师,可所有的证据,都对她哥哥温凯不利。

直到昨天早上。

‘出差’回来的陆靳宸才回她电话,并,答应帮她救出温凯。

只不过,他有一个条件。

要她嫁给他。

温晚缇当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很快地,她便明白了陆靳宸的‘良苦用心’。

他是为了守护他心上人的幸福。

南城人都知道,陆靳宸喜欢林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