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苏沅顾宴礼》清芜小说免费阅读

热。

仿佛热浪翻滚着沸腾,前赴后继地灼烧着江暮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她泡在浴缸里,冷水漾漾,身上却像着了三丈火,烧的连视线都模糊不清。

门口,站着一个俊美如神祇的男人,神色不明地盯着这处香艳看了许久,最后迈开步子,到浴缸边停下,伸手把人捞出。

突然离开冰冷的浴缸,江暮云身上的热浪翻滚的更加厉害了,让她忍不住想要抱紧眼前的男人。

看着怀里女人孟浪的动作,男人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江姐姐

喉结滚动间,低沉暗哑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吐出,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犹豫。

就在这个时候,江暮云已经勾上了他的脖子,送上热吻,一双手好像本能似的,在他身上游弋。

男人脑袋里的最后一根弦绷断,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江暮云妄图挣扎,身子却软成了一滩肉泥,连手都抬不起来,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第二天醒来时,下身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江暮云:

白天刚发现自己的未婚夫和继妹联手戴绿帽,晚上又跟一个陌生男子春宵一夜,虐文女主都没她过的精彩。

江暮云忍着疼痛从地上捡起散落的衣服勉强穿好,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乱。

隔着房门,江暮云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未婚夫陆铭的声音。

去拿备用钥匙来!

听到这个声音,江暮云的喉间泛起一阵恶心。

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三年,婚礼前一晚被她发现出轨同父异母的亲妹妹,现在竟然还有脸来找自己?

伴随着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一片话筒的海洋鱼贯而入。

江暮云才堪堪把衣服穿好,脖颈处遍布的红痕根本来不及遮挡,就这么暴露在镜头之下。

没等她开口,话筒就怼在了她的脸上,记者连珠炮似的提问接踵而至。

江小姐,新婚前夜,作为准新娘在情趣房里跟其他男人风流快活,难道您和陆少平日里的恩爱都是做戏吗?

江小姐,有小道消息传,您昨晚的出轨对象是您资助过的人,请正面回应一下好吗?

江小姐,您是否经常和资助过的男生发生性关系?您所有的慈善活动其实都只是幌子

三人成虎,上来就给她扣帽子。

江暮云眉间阴鸷,面若寒霜:这些不实的消息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

有几个沉不住气的记者偏头瞥了陆铭一眼,很快又收回视线。

江暮云自然也注意到了,怒极反笑:陆铭,贼喊捉贼,你到底还能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陆铭自然不会承认。

你做出这种丑事还敢说我不要脸?江暮云,少想用污蔑我来洗白你自己!

眼看着这个男人已经要把无耻进行到底了,江暮云冷笑一声,回身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里面保存的视频。

视频里,正是陆铭跟蒋汐汐在婚庆公司拐角亲热的场面,新婚前一天,还是在婚庆公司那样的地方

周围一片哗然,同时也更加兴奋了。

豪门狗血剧现实版上演,这要是抢到了报道,绝对是报社头条!

江暮云!

陆铭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找来记者捉奸,现在却成了江暮云的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他现在。

他几步冲到江暮云的面前,想要把她的手机抢下来,江暮云身体一偏,眸光一扫,黑沉的眸子看的陆铭脊背发凉,不怒自威的气场更是直接让现场所有人噤声。

陆铭,本来我也不想弄得这么难看,是你贼喊捉贼,逼得我不得不这样做。

站在摄像头和话筒中间,江暮云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那高傲的态度却又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倔强之中带着一点洒脱,像极了一个无坚不摧的战士。

现在,请你们立刻出去,要不然,我现在就报警,说你们侵犯隐私!

这一眼,锋芒毕露!

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从尾椎骨处腾腾升起。

陆铭没想到江暮云还有这一手,咬着牙的带人离开,等到围观人群都鱼贯而出,江暮云这才如释重负。

拖着酸痛的身子回到家里,客厅里却没人。

看看自己身上狼狈的痕迹,不想让家里人看见她这副模样,江暮云忍住欲坠的眼泪,快步向房间走去。

但没走多久,就被一阵声音喝住。

你还有脸回来!

这个声音江暮云听了近二十年,自然是熟悉无比,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蒋崇明,身边站着的是她的继母李月兰,继妹蒋汐汐,还有她原本的未婚夫陆铭。

两方对比起来,他们更像是一家人,而自己,则好像一个入侵者一样。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自己的亲生父亲却要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说自己想要害死他们

小小年纪闹出这样的丑闻,为了维护江氏的利益,你母亲的股份,暂时交给我保管。

看着虚伪的表情从自己的亲生父亲脸上露出来,江暮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所有的一切分明全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江氏集团是我公跟母亲留给我的,凭什么交给你?

就凭我是你爹!连你的命都是我给的,现在不过是让你让出股份,难道这不是你作为女儿应该孝敬我的吗?

孝敬?

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孝敬!

蒋汐汐的母亲李月兰当初就从她妈妈身边抢走了她父亲,现在生个女儿又来抢走她的未婚夫,她的父亲和陆铭居然还帮忙算计她!

这事由不得你做主!来人,把她的手机收起来,人暂时关到楼上。

随着蒋崇明一声令下,门口的保镖立刻冲进来,不由分说的把江暮云的包抢走,把人钳制上楼。

江暮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商量的,只知道,当天晚上,她被强制送上了出国的飞机。

想到去世的母亲,江暮云恨,恨得目眦欲裂!

趁着上飞机前,江暮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她生活了十九年的地方,如今再看,心里却升起一股悲凉。

A城,我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