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穿成恶毒女配后她翻身了一纸倾城最新章节阅读

她穿书了。

穿成了不久前她刚看过的《位极人臣》里,一个下场惨烈的恶毒女配,沈月乔。

醒过来的那一刻,沈月乔看见床上中了迷香昏睡的少年和婢女,未来反派大佬徐怀瑾,心都凉了半截了。

原书里,原主这个沈家最小的女儿奇丑无比,刁蛮霸道,还嫌贫爱富。

因为嫌弃未婚夫徐怀瑾家道中落家徒四壁,就趁着祖父生辰宴客的时候,设计他跟家里的丫鬟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想逼徐怀瑾退亲。

“奇怪,我明明看见徐公子往这边来的,怎么到这里就不见了?”

凭借原主的记忆,沈月乔一下认出来,带头说话在卖力地表演的,正是她身边伺候的丫鬟小莲!

小莲是听她命令把家里人带来这里看私通现场的!

真特么,修罗场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

沈月乔咬牙把睡的死沉的丫鬟拖下床来,迅速用帕子沾了凉水把人拍醒。

“不想死就赶紧走!”

书中描写,这丫鬟性格刚烈,出事之后不堪受辱投缳自尽了。

丫鬟一睁开眼就被沈月乔那一大块红斑几乎覆盖住左眼的脸给吓得一激灵,扭头又看见床上的徐秀才,又是一抖。

伺候四姑娘的那个丫头,就因为给她梳头的时候梳掉了她两根头发,便被拔秃了半头秀发,最后受不了跳河自尽了么?

丫鬟打了个寒颤,赶紧从窗口爬走了。

一点不带含糊的。

沈月乔看了看床上的徐怀瑾,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沈月乔,不要怂,就是干!

没想到的是,帕子还没碰到他,昏睡中的少年陡然睁开了眼。

漆黑如墨的幽暗眸子里猛的射出两道寒光。

沈月乔想起书里描述的句子:他的眸光森寒冰冷,黑暗中泛着危险的幽光,阴翳的犹如蓄势待发的猎豹。

少年清隽眉目她都顾不上欣赏了。

帕子悄悄地掉下去。

沈月乔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只差一点就跪下唱征服了。

“事出突然,我……”

“大白天的关着门干什么呢?给我撞开!”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

沈月乔也顾不上他了。

迅速拉开门钻了出去,反手就关上门。

整个人都挡在门前。

“姑娘?你……”你怎么在这里!小莲带着人冲进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沈月乔,直接傻了。

“我喝了杯果酒觉得头晕,就过来休息一下,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做什么?

沈月乔咬了咬后槽牙,想到书中的结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徐怀瑾因为此事,被剥夺了秀才功名,抓去蹲了大牢。

他家中病重的老娘闻知消息之后,急火攻心,一命呜呼。

年幼的弟妹因为没人照料而失手烧了房子,也没能逃出来。

多年后,徐怀瑾凭借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强硬手腕,一跃成了当朝首辅,权倾朝野。

第一个被清算的,就是害的他一夕之间家破人亡的沈家。

而嫌贫爱富的原主,便是下场最为惨烈的那个。

直接被砍了手脚扔进罐子里,做成刘邦宠妃戚夫人那样的人彘。

“我,我……”小莲不知所措地道,“姑娘刚才不是你说……”

把所有人都喊过来,看徐穷酸的好戏么?

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差点就把沈月乔给说服了。

但是。

她可是看过原书的人,对前面已看的剧情可以说了如指掌。

小莲对原主看似忠心,实则早就被原主的三婶黄氏买通了,典型的吃里扒外。

原主的刁蛮霸道,也都是被这个丫鬟天天邪教式给她洗脑洗的,今天的事情,更是黄氏在背后策划的。

黄氏因为三房处处不如二房而嫉妒他们二房很久了,原主就是她的突破口。

“那徐公子呢?今天老爷子过寿,他不是也来了么?他人在哪里呢?可有人说看见徐公子朝这边来了呢。”

矮矮胖胖一身锦衣的妇人从小莲身后走出来,脂粉装饰的脸上挂着虚伪的假笑,一身绫罗绸缎跟昂贵的脂粉都掩盖不住她身上的刻薄。

这人便是原主的……现在也是她的三婶,黄氏。

向来就不是个善茬儿。

“徐公子?”沈月乔略微歪着头,“他是来给爷爷祝寿的,这会儿肯定是在陪爷爷聊天说话了,你们若是找他,应该去前厅。”

“那四姑娘在这儿做什么?既然不舒服,为何不回自己的院子里去?”

沈月乔一个白眼翻给她,“整个沈府都是我家的,我爱上哪儿上哪儿,三婶管得着么?”

黄氏:“?”

这死丫头平时对她比对自己亲娘都亲,今日居然敢给她脸色看?

而且,她原本也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我们怎么听说了一些对徐公子不太好的传言。要不你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真假了。”黄氏又提点道

“三婶说话可真好笑,都说是传言了,还要验证真假,不知道谣言止于智者么?”

“你!”这死丫头是不是吃错药了?!

黄氏差点翻脸,但顾忌自己在沈月乔面前的形象,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四姑娘,三婶知道你是心好,可我们都听说了跟徐公子有关的一些消息,徐公子你的未婚夫,要是他真做出了此等跟那下贱奴婢私通的丑事对不起你,你也得为自己想想啊。”

黄氏摆的一个好婶婶的姿态。

“俗话说空穴不来风,既然有人说了,咱们就不能当没听见是不是?”

“在没在里面的,你让开我们进去一看便知。那个不要脸的下贱丫鬟和徐公子要是不在,那什么都好说。”

“可今日姓徐的若是敢做出抹黑我沈家门楣的事情,三婶第一个替你做主!”

黄氏信誓旦旦,就跟真的抓奸在床了似的。

说着便气势汹汹要往里闯。

沈月乔眸色一沉,拦住她在她肩头上一推。

黄氏半边身子都麻了,差点跌坐在地上。

“你,你用了什么妖术?”

一个穴位而已,还扯上妖术。

就这么个脑瘫玩意儿还想当反派?原主是有多蠢才能被她耍得团团转。

沈月乔冷冷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