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俏女勤致富小说 元芬芬王之禹完本阅读

唔好痛

幽暗混乱的房间里,一声低吟自女孩喉间溢出,霎时点燃一室旖旎。

男人滚烫的呼吸洒在耳畔,低沉呢喃伴随强势掠夺,两道身影毫无缝隙地贴合在一起,掀起阵阵热浪。

女孩弓起身子,从混沌的意识中抽出一丝理智求饶:不要

男人动作微滞,吻向她的唇,将更多拒绝吞噬于唇齿之间,沙哑的嗓音*得不像话:乖,忍一下,一会儿就不痛了别怕

一夜沉浮,留在女孩记忆里的,只有这句安慰和男人满足的低吼。

******

十个月后。

北城一家私人医院。

曲嫣嫣双手环臂,语气满是讥讽与得意:堂堂曲家大小姐,竟和流浪汉春风一度,如今还生下一对*,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产床上的曲星眠浑身虚脱,闻言,她本就没有血色的脸登时苍白如雪:你说什么?

曲嫣嫣挽唇一笑:想不到吧?十个月前和你颠鸾倒凤的男人,是我从大街上随便拉来的流浪汉,你喝的那杯酒,也是我提前让人加了料的。

知道自己怀孕的那刻,曲星眠也想过去堕胎,但在长达十个月的囚禁里,是肚子里的小生命陪着自己,她也逐渐对他们产生了感情。

可她万万想不到,孩子竟来得如此不堪。

曲星眠缓缓收紧拳头,后槽牙咬得死紧:我一向待你不薄,为什么?

不再掩藏的嫉妒明晃晃写在脸上,扭曲了曲嫣嫣娇嫩柔美的五官。

我们都长得像爸,明明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你顶着这副皮囊享尽荣光,我却只能做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凭什么?!

她摸着自己的脸,话锋倏然一转:从今以后,我就是曲家唯一的大小姐。

话音方落,响亮的婴儿啼哭传来,曲嫣嫣转过头:差点忘了,还有这两个*。

曲星眠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曲嫣嫣折身打开毛巾,确认过性别后吩咐道:把他带走。另外这个,直接掐死!

她只要一个男孩就够了。

说着抱起女婴,葱白纤细的手指在婴孩脆弱的脖颈处徘徊。

曲嫣嫣,放下我的孩子!把他们还给我

再不堪,那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不容许旁人伤害!

曲星眠挣扎着去抱孩子,却因体力不支直接从床上摔到地上,产后没止住的血染红了光可鉴人的地板。

曲嫣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放心,我只是怕你黄泉路上孤单寂寞,让她和你做个伴而已。

手指骤然归拢,女婴的哭声戛然而止,呼吸被阻断,拳头大的小脸快速变得青紫。

数秒后,曲嫣嫣松开手,摸了摸孩子的颈部,没感受到脉动才放心地把人往床上一扔,捻了捻指尖道:你们母女就在阴曹地府团聚吧,至于你儿子

我还没玩够,我会好好折磨他,让他代替你加倍偿还我这些年受的苦!

实际上,这些话只不过是说给曲星眠听,她需要这个孩子。

无他,那夜之后,她去酒店打算抹掉陷害痕迹,却意外发现和曲星眠缠绵的人并非她找的流浪汉,而是北城权势滔天的司北霆。

嫉恨曲星眠好运之余,她的野心也迅速膨胀她要做司家少奶奶。

反正她和曲星眠长得那么像,身形也相差无几,曲星眠一死,这个秘密就会永远成为秘密。

曲嫣嫣转身出病房,丢下一句:解决她。

******

五年后。

曲家别墅外,一辆红色帕加尼缓缓停靠,一名女人从车上下来,抬头看着曲家的门楣,眸光发冷。

阔别五年,她终于回来了!

当年,同父异母的妹妹害她失去清白,亲生父亲为了哄好继母,说她不知廉耻、败坏门风,将她打得奄奄一息扔在私人医院幽禁十月。

那些昏暗无光的日子,每每回想都令她痛不欲生。

她本以为熬到孩子出生就可以逃出去,却不想,孩子一落地,曲嫣嫣就毫不犹豫地夺走她的儿子,还想要她和她女儿的命。

幸而老天有眼,她没死,女儿也命大,硬撑着一口气缓了过来。

外祖父派出的人找到她时,她意外地发现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五年过去,她回来了,那么,他们欠她的债,也该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