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南锦萧宴清在线阅读

天尧国皇都,凌王府门前,一顶大红花轿里却坐着一个死人,且还是面容可怖的死人。

请凌王妃入府。

一声尖细刺耳的声音响起,轿子里早已没了气息的南锦却缓缓睁眼。

她揉了揉钝痛的脑袋,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跃然出现在脑海中。

南锦,威远大将军嫡女,其父亲战场失踪被诬告投递叛国,一家子都被流放蛮荒边境,途中死的死伤的伤,活下来的南锦也不幸毁容瘸腿,绝望之际,宫中却传来消息一切都是误会。

她的父亲没有投敌叛国,而是战死沙场。

皇上为了补偿南家,便将南锦赐婚给凌王萧宴清为正妃。

说是补偿,却何尝不是一种羞辱。天尧国谁人不知,皇上和他这个哥哥不对付,更何况,萧宴清还是个双腿残疾的瞎子。

呵呵,南锦笑了。

瘸子配残疾,瞎子配丑女,这个皇帝也是想的了,做的出啊。

原主真是惨,被皇上搞得家破人亡还不算,还得被拿来当羞辱凌王的工具人。

当然,最惨的还是她了,居然穿越到这个同名的工具人身上。

明明上一秒她还在天桥上摸着大帅哥的手给人家摸骨算命,怎么一睁眼的就到了这里。

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轿子外尖细的催促声再次传来,却并没有人来踢轿门,南锦只好自己掀了盖头出来。

早早围在凌王府门前看热闹的群众看见南锦,一个个惊的连呼吸都忘了。

只见她左脸上一大片烧伤的痕迹,右脸上似是被剑伤留下的疤痕,额头上被刺下一个囚字,虽然用碎发挡住,但因为烧伤头皮上一大块都没有头发,碎发也没有几根。

天呐,她她,她也太丑了吧。

我的娘嘞,这是人吗,恶鬼都不带这么丑的吧。

还好凌王看不见,否则得自戳双目了。

更是有小孩看见南锦的容貌,直接被吓哭了。原本想看热闹的群众,看见她这副尊荣觉得晦气,匆匆散了。

凌王妃,里边请吧。

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上前说话,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嫌弃,甚至还伸手捂住了口鼻,仿佛南锦是什么臭东西一样。

南锦撇了他一眼,眉头微微皱起。

你印堂发黑,面色灰败,今日会有血光之灾。

太监楞了一下,轻笑。

凌王妃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说罢,太监领着她踏入凌王府。

进了府内,才看见几块红布红花,南锦感叹这婚礼还真是简陋的不忍直视。

主堂内的皇帝看见南锦,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刘公公,凌王妃居然敢擅自掀开盖头,可见是你的不是,来人,拉出去杖毙。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刘公公立刻下跪求饶,却被一旁侍卫捂住嘴带了出去,他眼神怨恨的看着南锦,南锦也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不听算命言,吃亏在眼前。

凌王妃,快进内堂拜堂吧。

皇上身旁的李公公生怕成为第二个被杖毙的人,赶紧张罗着流程。没有别的法子,南锦只能听命。

只是当她进了大堂内,看见凌王的样貌的时候,她懵了。

这人跟她穿越之前摸骨的那个帅哥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他的眼珠混灰一片,一眼便看的出是个盲人。

南锦瞧着他的神色不对劲,直接上前拉起他的左手。

你便是凌王?

萧宴清迅速将手抽出来,冷冰冰的开口。

明知故问。

虽然只是一瞬,但南锦也摸明白了,这人的手骨相和穿越之前那个帅哥一模一样。

容貌有相似,但骨相却是独一无二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她再摸摸就能穿越回去了?

而且,刚才摸骨的时候她还趁机摸了一下他的脉搏,似乎是中毒了,怪不得面色看起来有些怪异。

礼仪已经念起了祝词,这祝词又臭又长,听的南锦有些烦躁,刚要说什么的时候,一直站在凌王身后的小青年先开了口。

皇上,要不一切流程从简吧,若是继续下去,怕是凌王的身子要撑不住了。

皇帝转头,眼神冷冷的盯着他还透着几分阴狠,随后却笑了。

怎么会,朕让凌王妃今日入门也是有为凌王冲喜之意,凌王不会有事的。

南锦麻了,咋得要是凌王今天挂了,还是她这个工具人冲喜失败了呗?

南家到底是挖了皇上八辈祖宗的坟了,还是盗了他的墓了,怎么处处针对她们。皇上这话意思就很明确啊,凌王若是死了,她这个冲喜的工具人也得跟着陪葬。

世子还是回位置上观礼吧。李公公上前,一副赶人的模样要将说话的小青年送回到旁边的位置上。

小青年还想再说什么,凌王却阻止了他。

景承,闭嘴吧。

林景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甩了甩袖子在一旁坐下了,但看着萧宴清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心中不免担心起来。

皇上明知道的,萧宴清每月十六都会毒素发作疼痛难忍,却还是将婚期定在了今日,还亲自前来观礼,这分明是想让他死啊。

南锦也察觉到萧宴清的不对劲,知道他是毒性发作了,趁着拜天地的时候又迅速再次把脉,然后在夫妻对拜的时候借着伸手扶他一把的幌子,按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

萧宴清原本抗拒,但在南锦松手之后却觉得痛苦减轻了不少,心中对这个女子不免好奇起来。

威远大将军的嫡女居然会医术,难道是他情报有误?

尽管有南锦出手相助,但在半盏茶后萧宴清还是昏迷过去。

林景承立刻上前跪下,着急的说道。

皇上,快请药王前来吧,否则凌王怕是有生命危险了。

皇上大手一挥,太医,快来替凌王瞧瞧。

皇上,凌王的病太医一直束手无策,一直是药王在治疗的,皇上还是命人请药王来一趟吧。

林景承恨不得立刻冲出去请药王,但皇上在,他怕他走了之后,凌王的处境会更危险,所以也不敢离开。

南锦扫了一眼,萧宴清此刻面色惨白,额头上的汗大滴大滴的冒出来,恐怕是体内毒性压制不住了,必须得尽快救治才行,再晚个几分钟,怕是神仙来了都无力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