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真不是渣男败灯小说免费阅读

密布嶙峋怪石的山下,守着无数跪伏在地的人。

柔弱书生昂首高吟,粗犷大汉不住嗟叹;少年以头抢地,老妪跪伏悲泣。

一幅众生求神相,拜的是山上仙人。

上山的山道两边,各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守山童子,面容上都极度高傲,对脚下众人的跪拜视而不见。

几百米外,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倚在树上瞧着这一幕,再抬头,看向隐没在云雾中模糊不清的大殿,“传闻山上就是仙人居所的太玄宗,可是看风水最多只能算得上二等货色,不像什么能出大人物的德行。倒是那两个守在山道上的小子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不像仙人,倒像地痞。”

他低头叹了口气,拍了拍肚皮,“不管怎么说,已经到了这,就没有走空的道理,万一上面真的有仙人之墓,也好让我这种地球来的小老百姓瞧个新鲜。”

胖子直起腰,提起脚下的双肩背包,转而向另一边走去,余光瞥了一眼山下众人,听着他们的悲泣或虔诚祷告。

他在这里蹲守了整整三天,心里很清楚,像他们这样,能见到山上‘仙人’的几率极小,正如镜花水月。

但他没有出声提醒,因为他知道,每个人的心里总要有一些信仰,这些信仰在别人看来或许不可理喻,对自己来说却很重要。他摸了摸脖颈上的吊坠,坠子上刻着一行微小的汉字,“倒自己的斗,让别人无斗可倒。——计明?托尔斯泰”

来到后山,胖子抬头望着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峰,心底总算明白那些百姓为什么极少出现在后山。以后山的陡峭程度和光滑岩壁,就算是那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大概也只能望而兴叹。

“不过,无论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了生存在科技光辉下的华夏人民。”胖子嘿嘿一笑,从提着的双肩背包里取出两柄铁爪一左一右拷在手臂上,

他将背包背在胸前,右手微微一探按在右爪中心的红色开关上。

咯噔噔!

铁爪一节节伸出灰色安全绳,直奔五十米外的岩壁巨石。

梆!

当上方传来一阵金铁交击的清脆响声,计明用力抓了抓绳子,露出笑容,小眼睛顿时眯成一条缝,“有了!”

再摁下手掌上的红色开关,胖子的身体缓缓向上移去,抬头看着越来越近的山顶。

透过云雾照射下来的阳光有些刺眼,胖子眯着眼睛看向远方朦胧的山巅,就像看到当初由地球来到此处时突然闪现的虹光。

他本是土生土长的华夏子民,每天在国内海外游走,职业就是倒斗,简单来说就是靠开掘千年古墓,倒腾贩卖其中器具。

这些年走南闯北,在倒斗界留下不小的名声,计明两个字不论哪个业内人士听了都要佩服地称一声爷。

眼看着就要走上人生巅峰,谁知最后会折在一个无名无姓的小山头。

那座山头的风水极佳,至少是计明这些年头里见过最牛的,如果他瞧得不错,正是古籍上所记载的九龙盘星。

计明微微低头,瞧了一眼被他挂在脖颈上的双耳小鼎。就是为了这么个玩意儿,他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个世界。

来到这个世界半个多月,他依旧没有察觉到小鼎的神异,甚至心里头一次对自己的眼光产生了质疑,“莫非当日的穿越神光和这小鼎没什么关联,是终日打鸟,终被鸟啄,走了霉运?”

??????

??????

半个时辰后。

计明站在山腰上,将两臂的器械取下放进背包,再回头,看着山后葱葱郁郁的深林,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就让我来瞧瞧这些仙人的地盘有什么干货。”

他从包里取出几根刻着花纹的螺旋钢杆,转眼之间接在一起,杆端是长而窄的奇怪小铲。

这便是倒斗盗墓贼吃饭的家伙。

洛阳铲。

计明全副武装,由后山山腰处开始,绕着山峰四下行走,嘴巴里念念有词,“从远方看,此处五山环绕,后山有捧月之象,山形如狼,是啸月之状。风水算是良佳,如果真的有仙墓,应该就在后山。”

他在这边暗自思虑,耳边忽然不远不近地传来一声嬉笑。

“嘻嘻!”

胖子吓了一跳,像炸毛的猫立即躬身藏在一棵树后。机警是这一行的天赋,毕竟倒斗是个高危职业,古墓里的牛鬼蛇神数不胜数,一不留神就可能丧命。

他的身形微微一矮,脑袋也完全没进草丛,心跳声逐渐延缓,仿佛一瞬间和树,和四周的草丛融为了一体。这是他在地球时,闻名于倒斗界的绝招。

计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潜望镜,由草丛将镜头伸出,调整镜头左右瞧了瞧,只见不远处有两道身影由远及近,身姿婀娜,面容姣好。

“师姐!府邸上的温泉真有那么好吗?”一名身形娇俏,肤若凝脂的女孩一蹦一跳,脸上满是不喑世事天真浪漫的神情。

计明抹了抹嘴角的哈喇子,这个女孩也就十六七岁。

在女孩身旁,年龄显然稍大一些的女子满目怜爱,“那是自然,稍后你去了便知道,那片温泉虽然不大,却是极美,颜色和形状,倒是和师傅腰间的那一块翡翠石有点相似。水底又时刻有水源涌上来,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总是十分玄妙,对元力的增长也有好处。”

一旁女孩嘟了嘟嘴巴,道:“师傅他老人家留下的宝泉我自然知道很好,但是,稍后真的要???脱了衣服吗?”

女子这才知道女孩拐弯抹角地问这么多做什么,笑道:“芷安峰上又不会有男弟子在,你羞什么?”

两个女子渐行渐远,躲在草丛里的计明眼睛渐渐亮了,“如同翡翠一般的湖泊,水源不知从何处来,听她们所述,又能够增长所谓‘元力’。想来那就是太玄宗的风水重地,仙墓或许就在温泉之下!”

计明收起潜望镜,贼眉鼠眼地四处看了看,脑袋一钻,没进草丛里极速向前方摸去。

远远看过去,倒像一块极速移动的肥肉。

他潜行的同时从身后背包里摸出一个小小的望远镜,这些都是他的专用设备,在倒斗界声名赫赫并引以为傲的资本。

计明的身影在草丛里不断穿行,同时注意着前方那两名女子的身影。

他一直和两人保持着百米的距离,想来太玄宗既然被称为仙家之地,这些人便总有玄妙之处。万一这一趟未能进入仙墓便被抓到,‘倒斗界大拿’的招牌就算是砸在了手里。

不多时,两名女子来到一方洞府之前,一女子手中掐了一道诀,只见光华一闪,府邸之门便缓缓打开。

在两人身后一棵树上,计明蜷起身子挂在枝头,仿佛一块吊在树上的五花肉。

他借着葱葱郁郁的树叶和枝头隐蔽身形,借望远镜将府邸的外形看得清清楚楚,心下暗道:“说什么洞府,原来就是掏空了山体的窑洞。”

“这窑洞我倒不必进入,看此处的风水的确不错,稍后我下去用洛阳铲探一探。”计明的视线下移,又一次落在那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身上。

于是从上方看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场景,他的鼻血上涌。

这贱人一边看得不亦乐乎,一边微微眯起眼睛自欺欺人地装作闭上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两炷香后,两个女子都走进了府邸,府邸大门无主自动,发出沉闷的闭合声。

计明从树上一跃而下。

他像一只肥而灵敏的猫迅速再度藏进草丛,在一米高的草丛中潜行飞奔。

顷刻间,来到洞府之外。

他围着洞府绕了一圈,提着洛阳铲左右探了探,挖了挖。片刻之后,在洞府右侧百米开外的高高草丛里,洛阳铲带上来一团带着青色古锈的湿泥。

计明抓了一把湿泥微微一捻,放在鼻端闻了闻,面露兴奋之色,“就是这!”

找到了下铲的地方,胖子开始眉飞色舞,“从今天开始,胖爷我也是探过仙墓的人。”

他眯着眼睛四下环顾,将此处地形都看得清清楚楚。

脚下这片土地虽有草丛遮蔽,但万一有人路过多看两眼,定然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提早记下这里的地形,一旦有什么变故,也好及时跑路!

他兴奋得搓了搓手,这种在仙人眼皮子底下进仙墓的感觉实在刺激,符合我的一贯风格,而且现在不是华夏,也不必再守以前的原则。

在地球的时候,他给自己定了两不开的规矩:“百年之内的墓不开,留有后人的墓不开。”

胖子不信佛,但是信因果,他觉得现世报这句话不是闹着玩,所以倒斗只倒没有后人的古墓,现在到了这个世界算是没这个顾忌。

他提着洛阳铲在草丛里一铲一铲落下去的时候,笑得几乎要流下哈喇子:仙人之墓,要是成功了,回去以后胖爷就是倒斗界的当之无愧的第一祖师!

过了半个多小时,铲下传来一声咯噔,声音清脆。

计明心里一喜,“到了!”

又过数铲,半截台阶出现在眼前。

他开始抑制不住的兴奋,一阵快速而低低的碎念声,“果然是这,仙人之墓不过如此,我这一对儿眼睛就是孙猴子的火眼金睛,不管什么墓都得现出原形。”

四十分钟后,一个幽不见底的扁圆洞口出现在眼前。

计明抬头瞧了瞧,从背包里取出一片儿仿真的塑胶草丛,小心翼翼地铺在头顶洞口。

至此,从外面基本瞧不出有人在此处铲过新泥的痕迹。

他小心翼翼地探着脚下石阶向下走去,一步步越来越深,直至脚下没入一片清凉的水面。

强光电筒的亮光微微一晃,看清脚下是一片湖面,计明安了心,顺着水流一步步向下走去。

哗啦啦!

他入了水,开始蛙泳。

这是一只肥硕而笨拙的青蛙。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脖颈上的小鼎沉入碧绿的湖面时,小鼎上青绿色的锈迹,在隐隐地散发着微弱光芒。

前方慢慢地开始有了亮光,计明觉得奇怪,一般而言墓地越深越暗,眼前的情形似乎不太对劲。

眼看着水流在前方拐角会有一个转弯,他悄悄地来到一侧岩壁,借着岩壁的隐藏一步步挪移,露出脑袋看向发出亮光的地方。

哗啦——

一阵白花花的水浪,一具洁白无瑕,腰肢婀娜,从上到下无一处不浑圆紧致的身躯从水面探出。

她的面容精致,在碧如翡翠的湖面上,仿佛汉白玉雕出的九天玄女,让整座湖面都变得生动。

这贱人瞪大了眼睛,一对儿眼珠子要跳出来,他捂着胸口,“我需要救心丸!”

“强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