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慕绾盛景琛生不如死全文全章节雪色无香小说阅读

帝国郊外豪华的别墅。

偌大的卧室里没有开灯,但空气里却渲染着暧昧的气氛。

宋雨菲平躺在舒适的大床上,身上突然感觉重量压下来,腰间顿时一紧。

“先生,你真的愿意给我一百万吗?”她觉察着男人身上的气息,本能的抓着男人的手,小心翼翼的问。

“你我各取所需,钱自然一分都不会少你。”男人说话的声音富有磁性,好听得令人耳朵几乎都会怀孕。

“可我现在就急用钱,一天都等不了。”宋雨菲的言辞因太过急切,而显得有点沙哑。

一个星期前母亲发生车祸,医生连续抢救了三天才度过危险期。可母亲大脑伤得严重,医生说必需做开颅手术,不然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人世。

她本是宋氏集团的二小姐,衣食无忧,区区一百万随手就能拿出来的支票。

可她的银行卡突然被父亲宋强生冻结,一分钱都刷不出来了。

不仅如此,父亲宋强生还说她母亲这样活得太痛苦。死对于她来说肯定是最好的解脱,直接对医生说愿意放弃治疗。

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去死,而不尽力去救她呢?

可无论她怎么哀求父亲,他都不愿意救母亲,还说再敢提救她母亲的事,就把她赶出宋家。

父亲的冷漠无情让她愤怒又无助,她实在没有办法,才会走上现在这一步。

“......”

她久久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以为他生气了。

“对不起,我真的很需要那些钱,以后我会报答你的。”她带着哭腔,无疑是在哀求他。

“钱一会儿我让人准备。

我是帝国南宫家族的二少南宫瑾诺,我需要一个孩子,你可愿意为我生?

一个月后确定你怀孕,你将必需在这里待产。

孩子一旦出生我会另给你一笔酬劳。”

男人公式化的说着,每一句话都像是在交代。

他的口吻很淡漠,没有威胁的意味,但却令她无法反驳。

他居然告诉了她他的名字,难道不担心她以后会赖上他吗?

“我愿意给你生孩子,谢谢你,但多余的酬劳我一分也不会要的。”一百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是救命钱,无论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嗯。”

宋雨菲从容的放开阻止他手臂的手,静静的等待接下来的一切。

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好似某种香水,却又非常的自然清香。沁入心脾,诱人无比。

男人的吻从最初的温柔,渐渐的变得狂热......

事后,男人进入了梦乡,宋雨菲起身穿好衣服,提鞋走出卧室。却发现自己的外套还在房间里,又小跑返了回去。

房间外面的灯光折射进来,刚好笼罩在男人俊郎的脸颊上,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好英俊的男人,精致的五官犹如上帝精心雕刻而成,每一处都绝美得无可挑剔。

宋雨菲跑到别墅的楼下,自称为‘何叔’的中年男人,交给了她一百万支票。

她拿着钱立刻去医院,何叔还为她的母亲安排好了照顾的护工。

一个月后,妇产科医生确定她怀孕了。她必需如约住在别墅里待产,好在母亲的病情已经稳定。

可八个月后的某一天,她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电话中母亲的话才说了一半就断线了。

宋雨菲顾不得她与南宫瑾诺事先的约定,背着何叔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别墅。

当她跑到母亲的病房时,里面空无一人,可地上却满是狼藉,好似产生过打斗。

“妈妈......”她在走廊里焦急的寻找母亲的身影,在墙角的转角处突然被人抓过去捂住了嘴巴。

“嘘......”母亲顾清示意她不要说话,她的身体沿着墙壁无力的滑落下去。

“妈妈,你怎么了?”宋雨菲搀扶着母亲的身体,手心里粘粘的,张开查看才知道全部都是樱红的鲜血。“你怎么流了那么多血?”

“雨菲,听妈妈说......接下来的每一个字,你都要听清楚。”顾清抓紧宋雨菲的手臂,强撑着最后一口气。

“你不是......宋强生的孩子,我......也不叫顾清,我叫顾轻漫。你的亲生父亲叫沈名鹤,他是洛城人......

你快走,快去找他,马上......就走。”

顾轻漫痛苦的喃喃着,口中溢出鲜血,呼吸越来越微弱。

“妈,你在说什么呀?我去帮你叫医生,你一定会没事的。”

“别去。”顾轻漫拼命的拉住她。“快走,宋强生会......杀了你......”

走廊另一边此时传出急促的脚步声。

“那个老女人腰间中了一刀,肯定跑不远的,一定要把她找到。”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宋雨菲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父亲的好友马茹眉。

“医院就这么点大,她能跑去哪里呀。妈,你快给爸爸打电话,让他多派些人过来。”

紧接着传来的声音是宋雨菲大姐宋雨芳的声音。

宋雨菲听着姐姐叫马阿姨,居然直接称呼为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她在这儿......”

保镖在医院应急楼道里看到了顾轻漫。

顾轻漫把女儿强行推进旁边的电井房中,并低声叮嘱:“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出来。”

“妈......”宋雨菲自然不会答应母亲的话,可是她的情绪太激动,肚子狠狠的抽痛了起来,隐约还感觉身下的裙子被打湿了。

顾轻漫被保镖拖行到了楼道上。

“顾轻漫你想往哪里逃?去找你那个贱种女儿吗?我和强生本想留你一条性命,可你偏偏却恢复了记忆,想起了自己以前的身世。

怎么着?你想把宋家的财产,全部都给宋雨菲那个野种吗?

宋雨菲在什么地方?”马茹眉俯身扯着顾轻漫的头发,凶恶的质问起来。

“自从我住院后,你们就一直监视着我,她在哪里,你们不比我更清楚?”顾轻漫被迫昂起脑袋,目光淡漠的望着那对恶心的母女,眼神中带着倔强不屈。

“嘴硬是吧?”马茹眉愤怒的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等我把她抓住,看你还怎么嘴硬。把‘蜜香’的秘方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