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大楚第一皇帝小说_大楚第一皇帝最新章节阅读

大楚王朝。

帝都燕京城。

天牢里。

楚杰茫然的看着手中的皮鞭和身上华贵的龙袍。

他有些懵逼,刚才他不是正在看历史小说,怎么一眨眼出现在这里。

“皇上,皇后带上来了,请您发落。”

皇上?

皇后?

我是皇帝?

楚杰震惊回头,果然看到那白面无须的老太监,正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

感受到他的目光,那太监更是直接跪倒在地上: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应该是妖后才对。”

说着,直接就开始自己抽自己耳光来。

我这么可怕吗?

楚杰一阵茫然无措。

随后,记忆倒是如潮水一样的涌了过来。

这是一个类似华国古代社会的时代,自己所处的这个国家是大楚王朝,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这个王朝的皇帝。

还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大楚的皇帝。

想不到我一穿越,就直接成为人生巅峰了,这可太好了。

就在楚杰得意洋洋的时候,突然背后一阵憔悴沙哑的女声

“陛下,妾身所言所为皆是为了陛下,为了皇朝延续,为了天下苍生,如果我的死能唤醒陛下,我死而无憾。”

他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囚服,披头散发,遍体鳞伤,却仍然难掩珠玉之色的美丽女子。

记忆告诉楚杰,眼前之人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当朝皇后周娥儿。

而现在,她却身穿囚服,别打入天牢,即将处死!?

一切的原因,则是因为皇后周娥儿在中元节宴会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列出他楚杰三大罪状。

重用奸臣!

横征暴敛!

沉迷修仙!

当然这些并不是楚杰将他打入天牢的最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因为宴会上楚杰的酒里被下了毒,然后就有人检举揭发是皇后干的。

然后楚杰就信了!

楚杰现在对中元节宴会的事情记不太清楚,但内心之中本能的认为,眼前女子绝不会害自己。

能为了天下苍生冒死进谏的女人,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女人,怎么可能害我?

“谁这么大胆敢对皇后用刑,还不赶紧放人!”楚杰大喝一声。

此话一出,天牢里所有人都漏出了震惊的表情。

刚才用刑的不是你自己?

上一秒楚杰还恨不得拔了皇后的皮,怎么下一秒就要放了皇后。

皇帝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觉得他变了。

周娥儿难以置信地望着楚杰,她发现楚杰看的眼神似乎变得温柔了起来。

她不禁难道是因为自己受伤太重产生了幻觉。

其实周娥儿早就放弃了生的希望。

“陛下放不得呀!”贴身太监拱手劝道。

此人是楚杰的贴身太监名字叫做朱贵,是他身边为说不多的自己人。

说难听点就是楚杰的忠犬八公,楚杰让他咬谁,他就咬谁,

而且,朱贵还是大内的第二高手,天字第一号的保镖。

“有何不可,我和皇后从小青梅竹马,当年我还是皇子的时候,他就是我的妻子,她怎么会害我。”楚杰皱起了眉头。

“陛下.....”

朱贵面露难色,伏在楚杰耳边小声说道。

“皇上,前些年您贵为天子,勤勉朝政,处处仁德,百姓无不称赞,皇后当然没什么想法。”

“可这些年……陛下对天府周家可是没少处罚啊。不但罢了国舅老爷的官,还把周勋武派去西北守边……去年匈奴南下,周勋武的儿子死守北门关,孤立无援,被匈奴割了脑袋送回来,皇上您可是还骂周勋武废物呢……这桩桩件件,周家铤而走险,不无可能啊。”

楚杰听的头疼不已,没想到自己这前身,居然还做过这种荒唐事,竟然将皇后一家整的这么惨,难怪手下人会怀疑。

“周家绝不可能谋害朕!”

楚杰如此肯定,除了两人之间的感情意外。

自己如果死了,对周家并没有好处。

皇后没有子嗣,想要把控朝政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件事朕要重新彻查,我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好人。”

说着楚杰亲自动手,解开了皇后身上的枷锁。

将皇后抱在怀中,在众人诧异的目光当中,缓缓走出了天牢。

楚杰将周娥儿抱回了到了坤宁宫,叫来了太医一番诊治过后。

太医告诉楚杰,周娥儿并无大额,只要按时涂抹药膏,不久就能痊愈。

送走了前来诊治的御医,楚杰拿起桌上的药膏,扭头对周娥儿说道:

“皇后,过来,朕给你上药。”

“啊?”

周娥儿吃了一惊,下意识拒绝:“不必了皇上,让蕊儿来就行,这等小事何须劳烦皇上。”

“听话。”楚杰威严的瞪了周娥儿一眼。

这种名正言顺揩油的事情,楚杰怎么可能让别人动手。

上辈子他想都没机会呢。

在楚杰的目光注视下,皇后周娥儿只能羞红着脸,褪去了身上的衣袍,露出那欺霜赛雪一样细嫩白皙的肌肤,还有那美的惊心动魄的魔鬼身材。

增之一分则太胖,减之一分则太瘦,周娥儿的身躯,就仿佛上天亲手雕琢的最完美无瑕的一样,完美极了。

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动。

但就是这样一具身躯,上面此刻却布满了伤痕。

有新添的,有旧伤未愈的。

都是自己这个皇帝的杰作。

十足十的禽兽啊。

看着周娥儿背上那些鞭笞过的伤痕,楚杰心疼极了。

他轻轻的将药膏涂抹上去,感受着那细腻光滑如美玉的肌肤,忍不住轻轻一吻印了上去:

“娥儿,朕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对你了。”

周娥儿的娇躯猛地一震,好容易压抑住的泪水再次决堤般涌出:“陛下……你终于又叫我娥儿了。”

“妾身好高兴。”

目光落在周娥儿的香肩上,一道褐色印记存在于白雪的肌肤之间,触目惊心,让楚杰又是心疼又是懊恼:

“还疼吗?”

周娥儿连连摇头:“是妾身不对,妾身不知道陛下当时正在修炼,应当选个陛下不忙的时候去的。”

楚杰听的大受感动。

“娥儿放心,朕今后不再修仙了!”

周娥儿听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美目死死的望着楚杰,那张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口张的大大的:“陛下,妾身没有听错吧。你真的不修仙了?”

楚杰一挥手:“不修了!朕身为大楚天子,要为大楚万民谋福,要为大楚江山社稷着想,怎么可为了一己之私去修什么毫无根据的天道,如此本末倒置舍本逐末的行为,只会让列祖列宗蒙羞,让我皇族蒙羞!”

“朕明日就下罪己诏,要痛改前非,做一个好皇帝!”

“陛下万福!我大楚有救了!”周娥儿心情激动,跪在软榻上,直接就朝楚杰叩首起来。

“臣妾替天下苍生,替大楚百姓,谢谢陛下!”

朱颜玉容,青丝挽面,周娥儿这深深一拜,露出那勾魂摄魄的完美身段,惹得楚杰刚刚平息的火焰,再度从腹中升腾而起。

“娥儿何须谢我,这本就是朕身为天子的份内之事。”楚杰说着,托起周娥儿的下巴,看着她那倾国倾城的容貌,邪邪一笑。

“倒是娥儿你,身为朕的皇后,也该做自己的份内事。”

周娥儿小脸上露出一丝茫然:“陛下,娥儿该做什么?”

楚杰不言,只是目光逡巡着周娥儿的身体,更抓着她的柔荑小手,覆在了锦被之下那大楚龙脉之上。

“为朕排解欲气,就是你的份内之事啊。”楚杰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娥儿。

周娥儿一阵娇羞,只好垂下羞红的俏脸:“皇上神勇无双,妾身此刻还浑身酥软,恐无力承欢……”

欲拒还迎的态度,让楚杰心花怒放。

“无妨,你只需躺好便行,朕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