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植物人王爷后我怀崽了顾朝歌萧元初小说(完整版)阅读

唔!

颈间传来的窒息感让顾朝歌猛地睁开眼,眼前却漆黑一片,只有脖颈上的手掌在不停地收紧。

顾朝歌只觉得空气在一点一点流逝,脑子也是混沌不清。

她明明已经被大凰城的那群渣滓挫骨扬灰,神魂爆碎,现在竟然又活过来了!

顾朝歌用力地掰着他的手指,耳边却听到聚集起越来越多的人。

这就是顾朝歌啊,一个瞎子,面目丑恶,竟然敢在熠王府勾搭太子殿下。

这你就不懂了吧,吹了灯都一样,她瞎不瞎其实无所谓啊。

没想到啊,她大哥在斩风谷尸骨未寒,她还在这做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呢!

嘿,听说太子殿下早就要跟她退婚了,结果这瞎子就要强了太子殿下!

......

顾朝歌!*爬床,你竟如此不知廉耻!

顾朝歌虽然看不见眼前的人,但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她紧咬牙根,喉间都沁出血腥味。

太子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突然传来一个娇媚的女声,不用看也知道这女子应该长得不错,不过这矫揉造作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反胃。

还没等顾朝歌恶心,萧元初立刻道:雪儿你到一边去,一会本太子收拾她别脏了你的眼睛。

呵!

顾朝歌忍不住想笑,她堂堂玄门之主,医尊世家,纵横大凰城多年,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这样说她了!

看你们这对狗男女确实会脏了眼睛!

她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突然抬手摸上发髻,下一秒,一根银钗狠狠地插在了萧元初的手上,将他的手捅了个对穿。

啊!顾朝歌!

被刺的鲜血淋漓的萧元初一把甩开她,疼的整张脸都狰狞起来。

人群顿时引起一阵*动。

这瞎子竟然敢刺伤太子殿下,这是爬床不成,恼羞成怒了?

而获的新鲜空气的顾朝歌立刻大口大口的喘着,随即一股陌生的记忆如潮汹涌。

大津国,顾朝歌,顾阳府嫡女,天之娇女,自出生便被指婚太子。

七年前却突然狂性大发,亲手弑母,又为救萧元初被献出一双眼睛。

从此就疯疯癫癫,时刻纠缠着萧元初,让他烦不胜烦,时间久了,恩深似仇。

而明日便是两人的婚期,但是她的大哥却在回来的路上遇险,生死未卜。

统领大津破夜军的顾照夜一死,顾朝歌便失去了最后支柱,被弃如敝履,那爬床一事,就是她的好妹妹出的馊主意。

美其名曰生米煮成熟饭,就可请太子派人去救大哥。

信以为真的顾朝歌不惜喝*酒去*萧元初,经被活生生掐死,而这身上晦暗不明的青紫痕迹也不知到底是谁做的。

回顾过往,顾朝歌只想说,愚不可及!

萧元初捂着被刺伤的手,神情冷郁:本太子顾念往日情分,没想到你竟然要刺杀本宫!

这瞎子竟然敢对他动手,正好借机除掉,省的日后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

七年了,也该了结了!

他冲两旁的人使了个眼色,一旁的侍卫立刻上前,长枪一指刺向顾朝歌。

就在众人都以为顾朝歌要血溅当场的时候,她却突然弯起唇角,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睛直直的看向萧元初的方向,一字一句道:要杀我,可以!把我的眼睛还来。

人群瞬间鸦雀无声。

萧元初也像被人掐住脖子了一般,梗在那半天说不出话。

七年过去了,所有人都快忘了,大津太子萧元初的眼睛,是顾朝歌的。

所有人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顾朝歌,一时间竟没人敢出声。

怎么,我的眼睛放在你那里七年,就变成你的了?

少女轻挑眉,唇角似有似无的翘起一个弧度,落在萧元初眼中却是十足十的嘲讽。

顾!朝!歌!

萧元初只觉得一股火猛地窜起,他容色森然的盯着顾朝歌:你信不信本太子现在就杀了你!

顾朝歌感受到萧元初的怒火,却异常的冷静:太子殿下自然可以杀了我,只是我想死得全尸。

众人看着顾朝歌平静淡然的样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瞎子彻底疯了!

当初明明是她死乞白赖要献上自己的眼睛,现在竟然让太子还她眼睛,难不成让萧元初把眼睛挖出来吗?

三姐姐,我知道你怨恨太子殿下没有去救大哥,可是昨夜暴雨,斩风谷下泥石滚流,无人生还,如今还危险重重,你难道要让殿下身陷险境吗?就算姐姐你救过殿下,也不能总是以此事为由让殿下妥协吧。

女子娇媚的声音再次传来,在寂静的人群中仿佛一颗石子投入静谧幽湖,瞬间激起层层波澜。

原来是怨恨太子,竟然用眼睛做要挟!

要我说,她那废物哥哥,不救也罢,太子殿下可是国之未来,犯得着为他冒险。

萧元初看着为自己包扎的顾清雪,周围人的议论让他再度挺起胸膛,看向顾朝歌:雪儿说的没错,你不必用眼睛的事情做威胁,本宫感激你当初的恩情,但是这不是次次纵容你的理由。

顾朝歌听着两人颠倒黑白,唇角的笑却越发明显,她身子微微颤抖,是来自心底深处的愤恨,也是来自原本的顾朝歌的悲痛。

太子殿下,恩深成仇,你配不上情深似海的顾朝歌,而你的感激,我也不需要,至于这双眼睛,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拿回来!

顾朝歌一步一步向前,明明是个瞎子,可那双黯淡的眸子却犹如两柄利刃,深深地刺痛了萧元初。

但是你要记住,二十年前的一纸婚约是你大津皇室向我顾家求来的!今日,你我恩断义绝,也是我顾朝歌,不要你的!

话音刚落,四周立刻响起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这疯瞎子竟然说太子殿下配不上她?!还要拿回自己的眼睛!

这是一个废物瞎子该有的表现吗?

这瞎子绝对是受不了打击,彻底疯了!

顾朝歌!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一个不知道被谁睡了的破鞋,竟然敢说本宫配不上你!萧元初眼底泛出血色,恨不得一把将她拍死。

那你便是那个被破鞋丢掉的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