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来孕转:总裁爹地宠上天大结局小说霍谨言尹八月玺宝么么哒全文阅读

刘星晚感觉浑身上下都还沉浸在烧灼的痛苦之中,耳边却传来了激动又猥琐的声音。

“晚儿你放心给我吧,我会对你好的,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耳边充满了嗡嗡的声音,似近又远,吵得刘星晚只觉得脑袋疼。

她奋力挣扎着,猛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倒影出一张骤然放大的脸。

“晚儿,你真甜,真香,我……嗷……”

赵大庆一边说着一边把嘴往刘星晚的脸上凑,那急色的模样,似乎恨不能立刻把刘星晚给扒光办了似的。

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他的手,正在奋力的扒拉着刘星晚的腰带。

看到赵大庆的脸,刘星晚原本还混沌茫然的眼中顿时涌上了滔天的恨意。

她猛然一巴掌甩在了赵大庆的脸上。

赵大庆被打得懵了一下,停下动作恶狠狠的瞪她:“刘星晚你!!!”

刘星晚恨透了他,可不怕他凶恶的眼神,直接又是一拳砸在了赵大庆的眼睛上,当即就把赵大庆砸得嗷的一声叫唤,倒摔在地上。

“刘星晚你疯了,你想死是不是!”

赵大庆的话还没说完,刘星晚已经扑了过来,骑在了他的身上,照着他的脸左右开弓就是一顿揍。

“王八蛋,就你这渣男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看我不打死你!”

“赵大庆,你上一世害我卖我,现在我都死了,做鬼了你都还不放过我,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我活着的时候叫你蒙蔽了心眼欺负了去,死了可不会再傻乎乎的让你欺负,你他妈去死吧,想占我便宜,下辈子吧!”

刘星晚想到刚刚浑浑噩噩的时候听到的话,恶心得不行,下手也越发的重了。

赵大庆被刘星晚一通左右开弓的扇巴掌给扇懵了,脑子里嗡嗡直响,刘星晚说的一通话他也没听清楚,就听到了一个占便宜。

“刘星晚,不是你同意的跟我在一起,咱们才来这荒屋的吗?你这是抽的什么风,怎么还打人呢!你要真不愿意你就说一声,喜欢我赵大庆的人多得是,不差你刘星晚一个!”

赵大庆瞅了个空抓住了刘星晚正疯狂扇他巴掌的双手,气愤得嗷嗷怒叫。

他的话让刘星晚整个的愣住了。

什么叫她同意跟他在一起他们才来这荒屋的?

赵大庆把她害成那样,还要把他卖给一个变态老头换工作,她怎么可能再愿意和他苟合?

怔愣间,刘星晚被赵大庆反压在了下边。

刘星晚险些被他一屁股坐得背过气去。

他怒气冲冲的瞪着刘星晚,恶狠狠的道:“刘星晚,是你死皮赖脸的追在我身后,说你喜欢我,你爱我,你非我不嫁,就算没有结婚也愿意给我,我这才跟着你来这荒屋的,你现在这又是发什么颠?”

她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赵大庆这王八蛋害了她一辈子,她跟着他背井离乡,他不好好待她,虐待她,指使她赚钱养他就算了,后来竟还想把她卖给一个变态老头换工作,她都恨死他了,怎么还可能喜欢他,爱他?

还非他不嫁,没结婚也愿意给他,可去他妈的!

等等……这些话,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过?

这这这……这些话,不是她上辈子跟赵大庆说的吗?

可她早就死了,做鬼都做了好多年了,怎么会……

赵大庆见刘星晚发了一阵疯之后,又盯着他脸色不断变化的发愣,也是不由得心里发紧。

这刘星晚,不会是个疯子吧?

所以刚刚她这是,疯病发作了?

嘶……

下意识的,赵大庆就想放开刘星晚。

他可不想跟个疯婆子呆在一处。

不过他的目光下一刻就凝在了刘星晚松开的领口上。

白皙修长的脖颈,清晰明了弧线优美的锁骨,再往下白嫩的肌肤被衣服遮掩着,可光是想,也能想象出来那底下的风景到底有多美好了。

一时间,赵大庆的眼中放光,满是火热。

就算这刘星晚是个疯子,他今天也非上了她不可!

人疯没关系啊,这身子足够诱人就可以了!

想着,赵大庆伸手抓住刘星晚的衣服领口,眼中放光的就要扯开。

而此时,荒屋外面的小道上杂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远远的传来。

“快快快,刘星晚和赵大庆他们两个不要脸的就在里面,我亲眼看到手牵手朝着荒屋这边来的,指定是过来偷情来的。”

“帽婶儿,你当真看清楚了?刘星晚可还是跟慕家老四订了婚的,是慕瑾川的未婚妻,这事儿全村人都知道的事儿,怎么会跟赵大庆偷情?你这么说刘星晚,若是一会儿什么事儿都没有,你就是造谣,那可是要负责任的!”大队长刘华兴大声说。

“哎哟我的大队长,我帽婶儿还没老得看不清呢,这种事儿我要是没亲眼看见,我能带大家过来捉奸?

现在这男女关系查得多严啊,要是叫外村人知道了,那咱们村还不得被笑话得头都抬不起来!我也是不想让他们的丑事儿被传出去影响大家,这才找了大家来捉奸的。

被咱们自己人抓到了,总好过被外村人给看见了,咱们抓着了,得尽快解决了这事儿,才能不坏了村里的名声儿啊。”帽婶儿一脸着急样儿。

那一副我都是为了村里名声着想的模样,还真的是把一堆人给感动了。

“对啊,帽婶儿说得没错,大队长,这种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可不能放纵。”

“就是就是,这刘星晚仗着自己是刘老的孙女儿,平时已经够嚣张了,她追着那个赵大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真要和他来这荒郊野外的做点什么,也不奇怪。”

“呸,那刘星晚看着就是个下贱胚子,别的好人家的姑娘哪里会追在一个大男人的屁股后面跑?还跟慕老四有婚约呢,这还没过门呢,绿帽子都老高老高的了!”

……

远远的对话声传到了刘星晚的耳朵里,让她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赵大庆、帽婶儿、大队长刘华兴、一起捉奸的村里人……

这些……这些不都是她十八岁的时候,被赵大庆拐着跟他发生第一次关系时的人和事儿吗?

可她都死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儿发生呢?真实得宛若愚昧无知做下蠢事的那一年重现一般。

重现……

刘星晚的脑子轰了一下,难道她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