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天尊咬人兔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一亿,你只能赎一个人。

面对手机,绑匪冷冷质问,司寒年,一个是你的发妻,一个是你的情人,选一个。

地下仓库,云绾徒劳地瞪大眼睛,满心绝望。

就在三天前,她被绑架了。

和她一起绑架的,还有林芊芊外界传闻,她老公养的情人,大明星林芊芊。

隔着手机,云绾听到手机那端传来司寒年寒戾的声音:你在跟我玩什么把戏。你要的赎金,我带来了,你说你只放一个?

绑匪冷笑:司寒年,规则是我制定的,我说放一个就只能放一个,你能怎么样?

云绾呼吸凝重起来。

一个亿,只能赎一个,意味着司寒年必须二选一。

可不知为何,明明她才是司寒年明媒正娶的妻子,还怀着他的孩子,但在林芊芊面前竟一点底气都没有。

司寒年,他会选她吗?

这时,绑匪将手机递到林芊芊嘴边,撕掉她嘴上的胶布。

林芊芊哭了起来,寒年哥哥,我怕,我好怕......

电话那头的司寒年明显呼吸紧了一些,从来高傲冷漠的男人,电话里,只对林芊芊一个人的温柔:芊芊,别怕。

云绾嘴唇颤抖得厉害,她眼巴巴地看着歹徒握着的手机,就在这时,她脸上的胶带也被撕扯了下来。

歹徒狰狞的脸凑到她面前:你是不是也想和你的老公说几句话?云绾,你是不是也害怕,你老公宁肯选择情人,也不选择救你?你要不要求求他?

手机递到她的面前。

求他啊!

云绾哆嗦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手机那端同样沉默。

这个男人,她爱了那么多年,却总感觉,他的心,好似永远捂不热。

两个人一起长大,司寒年从来对她视若无睹,她也只敢将这份情愫小心翼翼藏心底,只因为,他是司家高贵的长孙,而她,只是司家佣人收养的弃女!

当年,她的养母从一个小土堆里将她刨出来,奄奄一息。

她出生就遭父母遗弃,生来卑贱,又如何配得上司家未来的继承人?

何况,云绾的脸上天生有一块毒斑,从小就被人叫丑八怪。

可就是她这样的丑女,却嫁给了高高在上的司寒年。

有一天,他突然对她说,绾绾,等你二十岁,我会娶你为妻。

她满心欢喜。

她仍旧记得,婚礼那天,她手捧着鲜花,站在礼堂。

他只是在交换戒指的时候,告诉她: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但是,我不会爱你。

她觉得只要时间长了,一定会捂热他的心,可是......

云绾......

半晌,司寒年终于开口,你觉得,我凭什么会选你。

一句凭什么会选你,让云绾脸上血色全无,她身子不受控制的发抖。

他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他会选林芊芊。

那她呢?!

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医生说,是一对双胞胎,他不要她,可这两个宝宝,他都不要了吗?

司寒年,我不要你选我,可你连你的骨肉都不要了吗?云绾颤声道,他们还那么小,我不怕死,可是两个宝宝......他们连来到这个世上的资格都没有吗!?

绑匪收回手机,冷冷道,好了,司寒年,给我你的答案。

空气死寂,仿佛是一个世界那么漫长,那么煎熬。

云绾死死咬住嘴唇,心紧紧揪住。

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那头传来司寒年的声音:林芊芊。

云绾双眸一下子瞪大,随即灰暗下去!

她无力瘫软,眼泪毫无预兆淌落,仿佛被抽走了灵魂。

他不要她了......

可她肚子里的宝宝,他也不要了!

司寒年,这可是你选的!绑匪一笑,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林芊芊毫无征兆的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云绾,如今,你该死心了吧!

绑匪替她解开绳索,女人站了起来,得意地瞥向云绾:司寒年要我,不要你,现在你可以去死了吧!

林芊芊,你云绾后知后觉意识到,原来这一切,是林芊泽设得一个局。

为的,就是逼司寒年做出选择,逼云绾去死,然后她名正言顺上位!

最终她输了,一败涂地!

云绾失控的怒吼道:林芊芊,你好狠毒的心!

林芊芊走到云绾面前,死死揪住她的头发。

伴随着头皮拉扯的钝痛,林芊芊的眼睛冷不丁闪过毒芒,居高临下道:

云绾,你也配和我争?看看你这张倒胃口的脸!难怪寒年哥哥情愿做试管婴儿,都不愿意碰你!你以为寒年哥哥为什么愿意娶你?

云绾神情恍惚地望向她。

林芊芊弯下腰,笑得得意:你知道吗?你的脐带血,可以救我的命。

云绾惊愕:什么......

林芊芊得意道:他娶你,无非是你的血与我配型,你宝宝的脐带血可以救我的命。司寒年可怜你,娶你也不过是为了弥补你一个名分。我和他从小就指了婚约,我才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你算什么东西?

你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寒年已经提取你的脐带血,带着我去美国做了手术。如今对于我而言,你,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只是一个血罐子而已!

云绾被刺得浑身发抖,你胡说!他不是这样的人!

林芊芊露出讽刺的笑容,道:他是怎样的人,你真的了解么?他从来就没想过要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选择我?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说完,林芊泽得意放肆大笑了起来。

云绾脸色一片煞白,林芊泽的话无疑是戳中她最痛的地方。

司寒年,她的丈夫,为了情人,却抛弃了她和孩子!

原来他娶她,要的只是一根脐带血,无情如他,将冷血诠释得淋漓尽致。

林芊芊突然从绑匪腰间拔出一把枪。

云绾:你要干什么!?

林芊芊阴恻恻地问:你觉得,我会留着你肚子里的孽种长大了,和我的孩子争继承权吗?

云绾:不要!!

咔哒一声,手枪上膛

冰冷的枪管死死抵住了云绾的小腹,林芊芊表情阴狠,你也配怀上寒年哥哥的种?!我就让你亲眼看看,你的孩子是怎么胎死腹中的!

云绾惊声尖叫:不要伤害我的宝宝!

林芊芊一脸狰狞,原本姣好的容貌竟扭曲了起来。

一旁,绑匪拦住她,林小姐,毁尸灭迹,这里交给我吧,别脏了您的手。

林芊芊:把手脚做干净一点。

绑匪:是。

云绾刚要挣扎,后颈一阵钝痛,立刻被手刀劈得晕死过去。

等她再度醒来,仓库里绵延大火,无边的火海毫无死角地包围了她。

火舌吞吐中,烧断的房梁不断砸落。

她爬到一处角落,望着不断坍塌的残垣断壁,双手仍旧死死护着剧痛的小腹:妈咪在......宝宝别怕......妈咪会永远保护你们......

云绾绝望地道:司寒年,你负了我,我死不瞑目!若有下辈子,我一定叫你血债血偿!

若有下辈子,我一定叫你血债血偿!!

......

昨日,据多家权威媒体报道,远洋集团少夫人云绾,于当地时间6月12日的一起绑架案中不幸身亡。据悉,此案警方正在全力侦办中......

远洋集团。

总裁办公室。

司寒年望着手中的火化手续,眼梢垂冷。

他挺直的背脊,僵冷成了一尊雕塑。

偌大的办公室,低气压蔓延。

楮砚道:少夫人的遗体,已经送往殡仪馆。

男人的手,逐渐紧握成拳。

他痛苦地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望着火化手续单,指尖微微战栗。

半晌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握住笔,缓缓地在家属一栏签了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