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傻夫奕农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王大锤揉着依旧疼痛的后脑勺,一边看着趴在地上的赵炖。

同时一股股记忆在脑海中浮现,自己痴傻的这几年,赵炖以及某些村民可真是把自己兄妹俩欺负的够惨啊。

但凡赵炖家里丢点东西,就找傻子王大锤,还满大街的跟邻居说!

久而久之,有的邻居丢了东西,也会找傻子王大锤。

因为,只要找到王大锤,王小芸肯定会赔偿!

更因为,这对难兄难妹,是清水村最软的柿子,任谁都可以随意欺凌!

尤其是赵炖,都不知道欺负过兄妹俩多少回,不顺心了揍傻子王大锤,家里有任何损失找小芸。

这简直畜生不如!

刚才一棒子敲在自己后脑上,鲜血直流,直接昏厥了过去,如果不是家传玉佩发生异变,恐怕连小命都没了。

而自己刚醒过来,就看见他一巴掌扇在自己妹妹小芸的脸上,并且狠狠踹出了一脚,到现在还在地上翻滚。

这个仇,我王大锤怎能不报?

此时的王大锤胸中,燃起熊熊怒火!

“**,特么你个傻子居然敢打老子!”

赵炖从地上爬起来,见踹自己的居然是傻子王大锤,心里尤为生气。

“你个**玩意,打的就是你!”

王大锤想起兄妹俩被欺辱的画面,心里说不出的愤怒,一个箭步上前,握紧拳头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就听“砰”一声,赵炖直接仰面摔倒,两个鼻孔还冒出血来。

王大锤心中都有些诧异,自己的速度怎么那么快?

要知道,赵炖之所以敢欺凌乡民,一是仗着赵家的势力,二是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可自己居然一拳把他给砸翻了。

“啊……我鼻子,王大锤握草尼麻痹,今天老子不弄死你,老子就……”

还没等赵炖说完,王大锤直接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赵炖也只能抱着身子哀嚎。

“你说你家的鸡吃了金子,所以值钱,那么你要是吃一坨屎,你是不是就跟一坨屎一样!”

“那我今天就喂饱你!”

王大锤看了眼厕所的方向,直接拖着赵炖就往厕所走,虽然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但为了整治这个恶霸,恶心点算什么?

“来人啊,王大锤傻病范了,要杀人了,小芸快阻止你哥,别让他继续犯傻了,我把钱还给你,快阻止你哥!”

“求你了小芸!”

赵炖害怕的大吼起来,看着离厕所越来越近,只能求助刚刚站起来的王小芸。

“呵呵……”

王小芸看着被王大锤拖着走的赵炖笑笑,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心里明知道赵炖是个十足的恶霸,只要他吃了亏,肯定会想办法找回来,但是现在哥哥已经把他给狠狠揍了一顿。

想要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倒不如狠狠的折磨他一次,也让他长长记性!

“小芸,过来看着。”

王大锤头也不会,狠狠踩着赵炖的后背,也不知道王大锤到底有多大的力气,任赵炖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王大锤的脚。

王小芸“嗯”了一声,赶紧小跑着到厕所口,看着王大锤踩着赵炖,第一次觉得哥哥的背影如此伟岸。

“小芸你不阻止你哥,难道你就不怕老子回头报复你们吗?”

赵炖趴在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孔还流着血,努力的扭着脑袋,怒视着王小芸。

“赵炖在你欺负我们兄妹俩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今天?就算我现在阻止了我哥,难道你就不会报复了?”

王小芸双目通红,一字一句的说道,赵炖是什么人,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他吃了亏,要是不报复,那就不叫赵炖了!

“说的好小芸,今天我就让他长长记性,你也记住,以后谁要敢再欺负咱俩,这就是他的下场!”

“记住了吗?”

“记住了哥。”

王大锤说着话中,拿起旁边的粪舀子伸进了厕所。

“王大锤,**你祖宗!”

赵炖几乎使出全身的力气,奋力挣扎,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站不起来,特别是看到满满一舀子大粪被王大锤提上来后,瞬间感到绝望。

“王大锤求你了,我再也不……啊”

“噗、噗……”

话都没说完,舀子直接贴到他脸上。

王小芸虽然也觉得有些恶心,但看到赵炖真的被哥哥往他嘴里灌粪,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畅**。

喂了赵炖满满一舀子粪便,王大锤也觉得恶心,才刚松开脚,赵炖头也不回的赶紧跑了。

“杀人了,傻子王大锤杀人了!”

王小芸看着赵炖狼狈逃窜的背影,无耐的叹口气,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恐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哥,这下咱俩玩大了。”

王大锤认真的看着王小芸,明明才十八岁的年纪,却为了自己受了太多的苦,皮肤也变的粗糙不堪,除了脸蛋,这哪像一个十八岁,风华正茂的小姑娘?

心里一阵阵酸楚,说不出的心疼。

“妹妹,这些年谢谢你对我不离不弃的照顾,从今往后让哥来照顾你。”

“哥,你说你虽然傻了,可说话为什么这么让人……”

王小芸身体突然一震,抬起双眸认真的看着王大锤,虽然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可那双眸子中,透露出来的是清澈如水的眼神,再也没有往日的浑浊感。

尤其是看到哥哥王大锤眼角含着泪。

“哥,你……你好了?”

王小芸激动的浑身打摆子,眼泪也在说完话后,决堤一样的流了出来。

“好了!”

简单的两个字,诉说出了太多过去的艰难,王大锤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妹妹王小芸抱在怀里。

“唔唔,哥哥你终于好了,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受了多少苦,我还是一个孩子啊。”

王小芸早就哭的跟个泪人一样,跟哥哥王大锤紧紧相拥。

片刻后。

“那个小芸,你不觉得臭吗?咱们有啥话,还是到院子里说吧。”

“哥,你能不能像咱们小时候一样,抱着我出去?”

“傻丫头。”

王大锤伸手在王小芸鼻子上刮了一下,抱着王小芸到了院子里。

之前的家,被一场大火给烧了,现在也只能住进老宅子,泥土作坯,茅草盖顶,虽然老旧,但还能让兄妹俩凑活着住。

跟哥哥聊了很长时间,王小芸终于不再哭泣,反而眼神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幻想,这个破烂不堪的家,自己也终于不用再做顶梁柱了。

这些年过的太苦,她不想再回到过去!

“哥,那这么说来,你是被赵炖一棒子给打醒了?那之前学校说,你是因为家里遭难,抑郁跳楼,这是真的吗?”

这是王小芸许久以来的疑惑,她清楚哥哥王大锤的性格,就算家里遭难,他也绝不会撒手人寰的。

绝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