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弃后她真不是冥主君娉婷姜玄祁小说(完整版)阅读

大夏国,中州。

落霞村。

一大清早,山村小子陈奇在小溪边刚刚洗完了一大盆衣服,拿回到土坯房门前晾晒的时候,墨韵笙正在院子里拾掇各种说不上名字的药材,白若潼则是白衣飘飘的站在屋顶上,稳扎马步,呼吸吐纳。

这两个女人,分别是陈奇的大师娘和二师娘。

墨韵笙如今三十岁不到的年纪,生的是窈窕曼妙,虽然一身粗布衣裳,却丝毫不掩国色天香之姿。

白若潼同样是绝世美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飘然出尘的气质,比现在的女明星都要漂亮十倍百倍!

在落霞村这样的偏僻山村里,这两位美人,绝对是稀世珍宝一样的存在。

大师娘肤白貌美身材绝佳,爱穿宽松衣裳,二娘登高练功,偏爱穿裙子

看了眼房前和屋顶的两位奇女子,陈奇在心里犯嘀咕,整天跟两位绝美师娘待在一块,极有幸福,也有烦恼。

天知道这两位师娘看起来漂亮绝美,实际上,不知道多么彪悍凶猛!

徒儿,今儿风大,晾衣裳小心点,可别被风把衣裳刮走了。

墨韵笙抬眼,慵懒的吩咐着,天生带着一抹媚态,不知道能迷倒多少男人。

臭小子,好好干活,眼睛往哪儿看呢?房顶上的白若潼瞪了陈奇一眼,都怪风大,白裙飘荡,长腿纤腰,时隐时现。

知道了两位师娘。陈奇乖乖的点点头,刚洗好的单薄小巧的衣裳,在他手中舒展开来,悬挂在晾衣绳上,随风飘扬。

每天给屋子里的两位师娘洗衣做饭,是陈奇在落霞村十多年来,生活的常态。

当然了,师娘们疼他也是真的疼!

大师娘一身医术惊才艳艳,尽数传授给了他,如今他的医术造诣,青出于蓝胜于蓝!

二师娘功夫高强,山村里一些恶霸,不知道被她揍的鼻青脸肿多少回,见了她,都要喊一声姑奶奶,就像躲避瘟神一样的躲着她。

她的功夫,也都尽数传给了陈奇。

除了这两位养育他长大并且传授他本领的师娘之外,陈奇其实还有七位师娘,个顶个的都是各领域的顶级强者

如今二十岁的陈奇,已然是医武双绝,藏着一身惊世骇俗的本领。

吃完早饭之后。

房间里,墨韵笙和白若潼叫来了陈奇。

很久没被两位师娘这么严肃的看着了,陈奇的心里有点慌

两位师娘难道又要出什么馊主意,折磨他了吗?

墨韵笙沉吟片刻,道:好徒儿,你已经二十岁,也该去闯荡你自己的人生道路,从今天开始,你就下山去吧!

什么?下山?陈奇惊讶的瞪大眼睛,没想到两位师娘要赶自己下山。

白若潼倚靠在门边,美眸里浮动着异样的神色:徒儿,你的九重神龙功,已经到了瓶颈,需要下山历练,寻找机缘了。

不去,我要陪着两位师娘!陈奇连连摇头。

墨韵笙忽然脸色一冷,严肃道:师娘不用你陪着!这里有一纸婚书,如今十年期限已到,快去找到你的未婚妻,陪她去吧!

中州江城,唐家!你的未婚妻叫做唐青青!

下山历练,履行婚约,这是你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出去看看,潇洒快活,泡妞玩乐吗?墨韵笙望着陈奇,这般说道。

不去不去!我要陪着师娘到天荒地老!陈奇连忙摇头。

一旁的二师娘白若潼冷道:臭小子,少油嘴滑舌的,赶紧下山吧,记住了,因为你修炼的九重神龙功到了特殊时刻,必须禁男女之事!所以到了外面,祸害那些姑娘的时候,可千万要守住最后一道防线!

那不如在山上老死好了!陈奇撇撇嘴,郁闷道。

算是师娘求你了,求你下山好吗?

两位师娘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陈奇不敢违抗两位师娘的命令,只好收拾包袱,准备离开落霞村。

两位师娘给他准备了些盘缠之物,又仔细叮嘱一番。

快滚吧!下山祸害你未婚妻去,祸害外面的姑娘们去!

快走快走!

两位师娘都是面露嫌弃之色,可是一转身,两人都有些怅然若失。

大师娘,二师娘我、我舍不得你们呀!我会常回来看你们的!

陈奇的心里感慨颇多,十多年来,若不是几位师娘对自己的照顾,传授本领,真不知道这天下之大,自己该当如何立足!

念及师娘们的恩情如山,他就忍不住的眼眶泛红

站在屋顶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踏上了通往落霞村外的江水桥,白若潼喃喃道:臭小子这一走,怎么觉得心里面空落落的?

你要是舍不得他,可以去陪他,这里有我一个人守着就够了。墨韵笙淡淡的说道。

切,老娘可不稀罕那个臭小子

话虽如此,不过白若潼的眼神深处,还是有着许多的不舍,

不管怎么说,小兔崽子毕竟是她们养大的呀!

猛龙过江,必将搅动风云!看来,是时候告诉几位师姐,她们的宝贝徒儿出山啦!

墨韵笙抬头看着湛蓝晴空,清澈的美眸里,透着摄人的神光

通往中州江城的高铁上。

陈奇兴奋的四处张望。

外面的世界,果然是缤纷多彩,来来往往的女人们,浓妆艳抹,衣着时尚。

只是很可惜,他看了会儿发现一个问题,能够跟大师娘和二师娘相提并论的美女,一个都没有!

于是,他索性靠着椅背,睡起了大觉。

高铁风驰电掣,不知道过了多久,醒过来的陈奇,发现原本对面的空座位上,不知何时多了个长得十分漂亮的美女!

黑长直的秀发,标准的瓜子脸,T恤短裙的打扮,眉眼如画,身材高挑,灵动的美眸,顾盼生兮。

如此标致的美女,实在是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记。

陈奇盯着美女一顿猛看,不禁暗暗感叹,眼前的女孩,虽然比不上两位师娘,却也算得上极美女中的品了。

看什么看?眼珠子给你挖掉信不信?

美女注意到陈奇肆无忌惮的目光,顿时生气了,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

陈奇微微皱眉,心说外面的女人难道都是这么凶的吗?

小然,休得无礼。南楚然身边坐着一位老者,冲着陈奇笑了笑,道:小兄弟多多包涵,我这孙女任性顽皮,对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虽然陈奇衣着寒酸,一看就是从农村来的,可往上数三辈,谁祖上不是农民呢?

老人当初也是从农村出来,一生闯荡,打下了一片家业,所以他对农村来的年轻人,非但没有恶意,甚至还颇有好感。

陈奇微笑道:老先生,我要去中州江城,找我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