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李逍遥穿越大唐免费阅读

六月的骄阳似火,将大地炙烤成一片炭金色。

偏僻的金沙村,一处屋舍内。

傻子林小天歪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嘴里嘿嘿地傻笑个不停。

“玉香,你到底还要考虑什么?他李大柱敢新婚之夜跑路,还把家里的钱都拿走了,你难道以为他会回来?”

“李大柱在外面欠了那么多钱,这明显的就是甩锅让你来还,你一个女人,又没工作,你怎么还?”

“现在村里人可都盯着你,生怕你也跑了,这个节骨眼上,刘老汉还愿意让我来给你说媒,你就知足吧!”

“而且刘老汉和我说了,如果你不愿意嫁,那就把欠他的那五万块钱还上,不然就把你卖到夜总会去抵债!”

媒婆王翠花舞动着手里的蒲扇,不耐烦地扫了一眼秦玉香。

秦玉香年芳二十三,肤白貌美大长腿,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美人,一个月前,她和李大柱结婚,没想到就在新婚之夜,李大柱居然跑路了,还带走了家里全部的钱。

李大柱生前有做点小生意,在外面有不少借款,现在他跑路了,债务自然就落到了秦玉香头上。

“我这嘴皮子都磨破了,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这种好事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王翠花冷哼一声,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秦玉香咬紧了嘴唇,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她不愿意嫁。

谁都知道,刘老汉是村里有名的老光棍,年过五十,不仅好赌,而且还有暴力倾向,哪个女人跟了他,绝对不会有安生日子。

但现实由不得她。

想到这里,秦玉香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玉香姐,不哭,玉香姐哭,小天就哭。”旁边的傻子林小天也傻乎乎地跟着哭。

看着旁边泪眼汪汪的林小天,秦玉香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一阵感动。

想想自己现在住的这个房子,还是林小天父母留下来的,只不过后来林小天的父母失踪,然后人又被打成傻子,邻居李大柱以照顾林小天的名义,强行把房子给占了,自己这才能住在这里。

李大柱原本一穷二白,也是托了林小天的福,才有了一点资产,不过他对林小天并不好,表面上和蔼可亲,实际上每次赌博输钱的时候,没少拿林小天撒气。

秦玉香当初只看到了李大柱对林小天好的那一面,以为李大柱人品不错,就答应了李大柱的求婚,直到李大柱跑路之后,她才从周围人口中知道这些事情。

“小天不哭,是我的错。”秦玉香眼眶一红,一把将林小天抱在了怀里。

林小天是个傻子,以前秦玉香就时常逗他玩,而且,这一个月来,林小天的饮食起居都是她负责,所以哪怕她现在只穿着一件清凉的小吊带,她也没什么顾忌。

“唉!我们都是苦命人啊!”

“想你当初还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呢!结果现在就变成了这副模样,而我才刚刚结婚,老公就跑路了,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

秦玉香看着林小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谁能想到,当初那个被全村人羡慕的林小天,居然会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变成了一个傻子。

这都怪他那个拜金的前女友方晓雯,当初一边和林小天谈恋爱,一边还勾搭上了一个富二代。

最后东窗事发,林小天气不过,于是直接甩了她。

结果方晓雯见自己被甩了,反而不服气,一怒之下,居然鼓动自己的富二代男友教训林小天,最后林小天被富二代叫来的混混们打伤了脑袋,醒来之后就成了傻子。

而那个富二代找了个替罪羊,最后什么事都没有,等林小天回来之后,还派人上门闹事,最后还是李大柱赔了钱,富二代才不再刁难林小天。

“你一个傻子,我一个女人家,今后的日子我们该怎么过啊!”秦玉香眼帘低垂。

正说着这话,忽然间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声音。

秦玉香顿时面露尴尬之色,自己这都还没吃饭呢!

可是家里空空荡荡,东西基本都被要债的搬走了,哪里还有剩东西?

“小天,你待会能去湖里帮忙抓几条鱼吗?不然我们就得饿死了。”秦玉香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小天。

林小天重重地点了点头,蹭的一下就往外面跑去。

秦玉香想叫住林小天,现在是正午,外面热的都能把人晒出一层皮,林小天这时候出去,万一中暑了怎么办?

可她刚想开口,就发现林小天已经跑没影了。

“小傻瓜,现在也只有你对我这么好了,我要是走了,以后你怎么办?”秦玉香看着屋外怔怔出神。

金沙村,碧水湖畔。

得到秦玉香的指令之后,林小天便一溜烟地跑来了这里。

碧水湖很深,占地的面积很广,里面拥有丰富的鱼类资源,不过湖里的情况十分复杂,经常有人进湖里打渔,最后就一去不回了。

林小天在湖边找了一个水草丰富的地方,而后就开始耐心等待起来,他虽然是一个傻子,但一身摸鱼的本领倒是不错,每次出来都能带几条鱼回去。

就在林小天聚精会神等待鱼出现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

林小天好奇地扒开草丛,眼前的一幕让他傻眼了。

只见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正互相纠缠在一起。

林小天认出了女方的身份,正是村里的俏寡妇张雪芬。

张雪芬年近三十,但皮肤白白嫩嫩,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如果不问年龄,完全和二十岁的小姑娘没什么差别。

看着张雪芬美妙的娇躯,林小天不由得咽了咽,他知道这样子不对,但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两个人的战斗持续了一分钟不到,张雪芬忍不住白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这就完事了?自己这衣服都还没脱完!

“嗐,还是雪芬你带劲,可惜我家那母老虎下午就回来了,不然我们到黑山上找个僻静点的地方,还能大战个三百回合。”前方传来男人粗犷的声音。

林小天一看,这不是村长李德平吗?

好大的胆子,居然大白天跑来偷人?

这要是被他婆娘李桂花知道,非得和他闹离婚不可。

可他李德平可离不起这个婚!

李德平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李桂花的家族在背后打点,甚至这个村长,也是多亏了李桂花家人暗中打点。

如果两人离婚,李德平不仅村长的位置保不住,甚至还要被迫净身出户。

而且,张雪芬的前夫,曾经是李德平的好兄弟,还真是朋友妻,随便骑!

“死鬼,就知道变着法地玩我们这些女人,要不换个地接着来,我刚刚都没玩够。”张雪芬妩媚一笑。

“不行,桂花一般都会早回来,被她看出来就麻烦了。”

“胆小鬼,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个母老虎踹了?每次出来都得偷偷摸摸的。”张雪芬幽怨地撇了一眼李德平。

“那可不行,我这村长的位置,还得靠这母老虎才能坐得稳,你就老老实实地做我的二老婆,到时候给我生个小子,生活费我来掏。”李德平说完,又忍不住调戏了一番张雪芬。

两人还在享受最后的余温,林小天见两人这么快就结束战斗了,就准备离开,没想到后退的时候太着急,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扑通!

水花四起!

“谁?”

不远处的李德平顿时看了过来,很快就发现了林小天。

“我靠,是你这个傻子,找死是吗?居然敢偷看?”李德平暴怒,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就朝林小天这边冲了过来。

“你别冲动,他一个傻子,就算说出去了也没人会信,威胁一下就好了,可别出人命啊!”张雪芬拉住了李德平。

李德平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有分寸,你先离开,这里交给我处理。”

等张雪芬离开之后,李德平顿时换上了另外一副面孔。

“臭傻子,谁让你看了不该看的,今天你只能死在这里了,反正你一个傻子,活着也是浪费,不如让我来成全你。”李德平目露凶光,一把扯住了想要逃跑的林小天。

嘭嘭嘭!

下一刻,木棍无情地落在了林小天的头上。

林小天只觉得眼前一黑,而后身体便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

李德平把林小天推到了深水区,直到林小天的身体在水面上完全消失,这才放心离开。

碧水湖中,林小天的身体开始急速下沉,意识也越发模糊。

迷迷糊糊之间,一道宏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千年光阴,老夫终于等到了有缘之人,今日这神农医典,总算是后继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