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之步步为赢大结局小说叶千歌卫炎景初夏全文阅读

砰!

顾挽刚迈进阔别十几年的家,后脑勺就挨了一闷棍。

晕了,晕了,晕了.

没把人打死吧~

一棍子打死一个人,我还没那本事。二小姐古灵精怪,不打晕没法送到陆家所以太太这才出此下策。

别废话了,快搬。

真是终日打雁却被家雀啄了眼。

在乡下横行十五年打遍全村无敌手的顾挽,刚回到家就遭了暗算。

顾挽晕倒前想:千万不要让乡下那帮无良邻居知道,否则自己会被笑话好几年的!

一阵的天旋地转,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嘶~

稍一动弹后脑勺就钻心的疼。

顾挽捂着脑袋闭着眼暗自琢磨,自己刚回来应该还没来得及得罪谁呀?

是谁给自己下的黑手呢?

陆先生醒了吗?门外传来一声询问。

顾挽睁开眼睛,皱着鼻子翻个白眼,扯着嗓子喊:这是顾家!只有顾小姐,没有陆先生。

是找我的。一道低沉又有磁性带着刚睡醒的慵懒*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顾挽呆了呆,机械而又缓慢的转过头,这才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个男人!

啊!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为什么在我的床上?

顾挽慌慌张张的裹着被子站起身来,然后发现自己穿着是婚纱!

这是什么?她扯着白纱发蒙,继而抓狂一样开始想要脱下它。

婚纱,还有这是我的床。男人费力又缓慢的坐起来,身上的被子被顾挽扯走了,露出纹丝不乱的黑色真丝睡衣。

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半搭着不耐的眸子单手理了一下睡衣领子。

顾挽揉揉惺忪的双眼,脑子终于更了上来。

她环顾四周这确实不是记忆中的顾家,这儿可比顾家豪华气派多了,透露出的底蕴也是顾家拍马也赶不上的。

不说这满屋子低调的奢华,单说卧室窗外的那个高尔夫球场,顾家就没有。

再瞧瞧男人,啧啧啧~~~深邃的五官帅的人神共愤,女娲娘娘亲自精雕细刻的吧!就是斜睨她的眼神太过犀利,让人看一眼就不寒而栗。

周身都弥漫着强大而阴郁的气压。

他轻启薄唇,冷漠又狠厉:李助理,把顾小姐送去后院狼窝先冷静一下。

狼窝?顾挽心中一怔,这么变态?

等一下!我很冷静。还有.

顾挽下意识咽咽口水,纠结的看着身上的婚纱,又看着助理模样的人给男人推来精良又昂贵的轮椅,想要先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不知道先问什么。

这婚纱?.轮椅?.

闭嘴!

顾挽闭嘴了,她不是有意想要揭人短,但是谁来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纵使顾挽自诩聪明但是这种一觉醒来穿着婚纱睡在陌生男人床上的事,她实在理解不来呀。

陆枭换好衣服出来发现顾挽还愣在原地,拉扯着那条高价订回来的婚纱纠结。

他不悦的拧起如剑的眉毛,浪费时间的人他通通不喜欢。

换衣服,新婚第一天要一起下楼陪奶奶吃饭。

先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顾挽委屈的扯着身上白纱,语气又凶又怂。

不怂不行呀,这男人气场太大,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顾挽在乡下的座右铭。

她隐约猜到了真相,只是不愿意相信。

陆枭不耐烦的挥挥手,李助理立刻简单扼要的做了解释说明。

顾家与陆家有婚约,学霸女神顶级名媛的顾家大女儿顾馨儿逃婚,作为妹妹顾挽就顶了上来。

怪不得,自己被那么匆忙的从乡下接回来。

顾挽缓缓蹲了下来,捂住隐隐作痛的心口。

她以为爸爸妈妈终于想起了她,要把接回家的。

谁知竟是替天之骄女的姐姐嫁给一个瘸子。

顾挽苦笑,倘若不是她还有利用价值,父母根本不会想起她吧。

顾挽蹲在地上小小的一团,低着头露出白皙的脖颈。

陆枭冷着一张脸操纵轮椅走了过去,寒冰眼神盯着她的脖颈,凉凉的说:自己换还是需要帮忙?

顾挽没动,她想静静。

夫人,顾家需要陆家的融资

李助理适时的给陆枭涨了威风。

顾挽脸埋在膝间依旧没动,那又如何?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呀!谁还没几个臭钱一样。

陆枭耐心耗尽了:李助理还在等什么?

平头路人脸的李助理上前,一个擒拿就把顾挽押了出去。

顾挽躲闪不及又遭了算计,这是来大城市栽的第二个跟头,呜呜她想回乡下了。

但是现实总是和理想背道而驰。

很快顾挽隔着笼子与一只膘肥体键,毛色黑亮的狼对视。

奶妈,真的有狼!

狼的眼神与他的主人如出一辙的狠戾高贵,微微抬着头鄙视着面前的人类。

顾挽眼睛瞪着浑圆与它对视,动也不敢动,哪怕腥臭味布满口鼻,昂贵的婚纱拖在满是血污的地上,水晶鞋踩在不知什么东西腐肉边。

李助理犹怕震慑力不足,往狼的笼子里又扔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

小白兔肉嘟嘟的鲜美可人,许是兔生短暂经历不够,美好生活又过得太久没见过狼。

它自己开始往狼的身边蹦跶~

蹦跶两下后,迟疑一下,似乎是意识到来着血脉里的恐怖,继而疯狂后退。

狼开始一动不动,须臾一个闪现,直接就咬断了小白兔的脖子,温热的血喷了顾挽一脸。

刚刚还雪白机灵的小兔子一下子成了狼口下的冤魂。

好在她在乡下见惯了杀猪宰羊,胡乱擦了一把血,瑟瑟发抖又倔强的与狼对视起来。

陆枭在监控那头一脸高深莫测,眼神晦涩难懂。

狼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挑战,让扔掉兔子嗷呜一嗓子,隔着栅栏就往顾挽扑去。

属于野兽的声响,震的她心肝都跟着颤起来,还有那笼子被狼撞得哐哐乱响,似乎下一秒就要原地裂开!

啊!啊啊啊

顾挽吓了一跳连连后退,虽说她反应慢了点,可是逃跑她在行。

一边大叫一边飞快往门口跑,奈何门上了锁。

顾挽对着监控一脸眼泪鼻涕的大喊:我错了,错了.

她忍!来日方长~~~

一直盯着监控的陆枭这才放她出来。

重新回到卧室的顾挽老实不少,至少表面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