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绾寒秦墨渊重生后死对头非要娇养我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开泰元年,春。

新帝带着当朝第一大谋士楚绾寒凯旋回朝。

因着是秘密回朝,抵达的时候正值夜间,城墙上空无一人,显得有些诡异。

恭喜皇上击退南越,安定朝邦。楚绾寒跟着赵霖宇上了城墙,清秀的小脸上全然一片喜色。

和南越的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年有余,她是赵霖宇身边的第一谋士,也是他的青梅竹马。

楚家世代忠心,从年幼的心动开始,她更是一路保着生母出身低微,不受宠的赵霖宇,走到如今九五之尊的位置上。

现在这场战争结束,赵霖宇也许诺封她为皇后。

一想到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结果,楚绾寒内心十分甜蜜。

可赵霖宇看着她脸上的开心,古怪一笑,幽幽开口:你抬头看看,那边的城墙上,挂着的是什么?

楚绾寒有些茫然的抬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下一刻,她脸色骤变,睚眦欲裂,颤抖着嘴唇,嗫嚅着问道:那......那是什么?

你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赵霖宇嗤笑一声,道,那边挂着的尸体,是楚府的罪人。

罪人?!

她当然认得城墙上的是谁!

她的爹爹娘亲,在襁褓里未满周岁的弟弟,还有楚府上下,一百三十余人!

密密麻麻,随风飘动,在这阴森的黑夜中,可怖又凄楚!

楚绾寒眼前一黑,差点瘫软在地上,她想要朝着那边的尸体靠近,可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被赵霖宇命侍卫按在地上。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楚绾寒眼眶通红,似要泣出血。

在她撕心裂肺的哭喊质问声中,赵霖宇冷漠又讽刺的开口,一字一顿,彻底将她内心的最后一丝期望击溃。

楚府上下,通敌叛国,故处以极刑,尸首悬挂城门三月,以示警戒。

楚绾寒猛然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心底除了怨恨,猛地生出了一丝恐惧。

分明是青梅竹马,再熟悉不过的人,可此时,竟叫她觉得,万分陌生。

赵霖宇!难怪凯旋归来,你要带着我秘密回城,这就是你口中的惊喜?

楚绾寒挣扎起来,字字泣血:我楚家扶持你到今日,战战兢兢,为你鞍前马后,我的兄长为了救你,在夺嫡之争中万箭穿心!

我在你身上浪费了十六年青春,如今我二十七岁,为了你的一句承诺,换来的是今日这个结果?!赵霖宇,你究竟有没有良心?!

楚家儿郎忠心耿耿,世代征战,要是有反心,还能轮得到赵霖宇来做这个帝王?!

他御驾亲征,自己跟随他出谋划策,饱受风霜战争劳苦,结果他趁着自己不在,灭了她楚府上下满门!

啧啧,姐姐,你纠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忽然,赵霖宇的背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楚绾寒抬眸看去,是她的堂妹楚筱歌。

她面带微笑,走到赵霖宇的身边站定,看着楚绾寒说道:皇上留你到现在,你不感激就算了,怎么还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呢?

赵霖宇解开身上的大氅,披到楚筱歌的身上,原本冷厉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现在天还凉着,你身体不好,当心着凉。

没事的,这么长时间没见,臣妾想你了。楚筱歌嘟了嘟小嘴,撒娇说道。

楚绾寒看着眼前的两人,瞬间明白过来了什么。

她厉声问道:赵霖宇!你说我楚家叛国,满门灭绝,为什么她没事?!

姐姐,你在说什么呀?我和楚家的卖国贼又不一样,若不是我大义灭亲,皇上还要被你们蒙在鼓里。

现在皇上垂怜,封我贵妃之位,明日就是册封大典了哦。

楚筱歌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笑容清纯又无辜。

落在楚绾寒的眼里,恨不得上去撕碎了她!

终究忍不住,楚绾寒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原来他们两人早就勾结在一起,只有她是那个傻子!

狗男女!真令人恶心!楚绾寒恶狠狠的啐了一口。

赵霖宇眉心一皱,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楚绾寒的脸上。

论恶心,谁能有你恶心?每日出入军营,和那么多男人同吃同住,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

闻言,楚绾寒凄惨一笑。

好一个恶心!

他怎么不想想没有她的帮衬,光凭着自己,怎么可能登顶皇位?

楚绾寒通敌叛国,就地格杀!不准备再跟她废话,赵霖宇直接下达命令。

手腕粗的军棍一下一下落在她的身上,却也比不上她心中的痛!

楚绾寒满口鲜血,眼神怨毒,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她死死的看着面前的赵霖宇和楚筱歌,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你以为没了楚家,你能安稳当这个皇帝?做你的春秋大梦!

话音刚落,赵霖宇似乎被刺激的恼羞成怒,夺过一旁侍卫手中的火把,丢在有气无力的楚绾寒身上。

大火燃起,楚绾寒被活活烧死,逐渐没了知觉。

她眼盲心瞎,若有来世......

柱子轰然倒塌的巨大声响,让楚绾寒猛然睁开眼睛!

灼热的气息和呛人的浓烟让她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她不是死了吗?

没来得及往四周去看,巨大的信息量涌入她的脑海。

南越,先皇之女,大婚......

甩了甩昏昏然的头,楚绾寒迅速处理完信息。

她没死,反而是重生成了南越的先皇之女,清乐公主!

今天是清乐公主和南越相爷的大婚之日,可不知道为什么,公主府竟然起了大火!

分明该是热闹的公主府,可此时冷清一片,只有她一个人,大火滔天,竟无人救火!

轰!

一旁的柱子瞬间又倒塌一个,楚绾寒迅速往旁边一滚,躲开这致命一击。

她不管身上华美的婚服,直接冲进房内,找到一条毛毯,送到门口的水缸中打湿,裹在身上。

火势蔓延十分迅速,要是再不跑,她会再次丧生火海!

看了一眼被火舌包裹的窗户,楚绾寒裹紧了身上湿透的毯子,眼一闭心一横,狠狠的撞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