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的荒岛生活章节目录辰泽张莎莎小说阅读

雨夜,一个人女人在山林间狂奔。

乌黑的长发贴在脸上,冷白小脸紧绷严肃,白色的宽大袍子完全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曲线毕露。

身后的一群壮汉仍旧紧追不舍。

乔木木不想再被抓回去了,这次他们想要自己的心脏,会疼会死的。

从小到大,她和很多人一直被关在一个恐怖实验室,那个实验室会弄来很小很小的孩子,喂各种草药长大,她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从有记忆开始,她就在那里。

他们抽她的血、要她的骨髓!

直到这次要挖她的心脏,她终于找到机会逃了出来。

‘咚’的一声,前方的天桥上面掉下来了一个东西。

她动作敏捷地躲开,再定睛一看,是一具尸体,重重地掉在了她的面前。

乔木木那双清澈纯净的眼睛充满疑惑地看着地上的尸体。

这具尸体,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也穿着白色裙子。

远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那些人追上来了,乔木木来不及多想,立刻像只受了惊的小鸟蹿到河岸上的树后。

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跑到尸体旁,借着月光勉强看清没有摔烂的脸。

“死了!”

“要不要弄回去?”

“咱得交差!”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最后扛着尸体原路返回。

乔木木站在树后,小脸木木的,什么表情都没有。

所以......

她自由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兴奋的穿过山林,来到马路上。

从现在开始,她不但是个人,还要做个好人!

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她对“好”字,无法抗拒!

“砰”地一声巨响从桥的尽头传来,乔木木好奇地跑过去。

她在实验室从小被关到大,没见过世面,这应该就是工作人员口中说的汽车吧!

一辆车子压在另一辆车上,被压车子驾驶室的车窗碎了,司机趴在气囊上,不知是死是活。

他被卡得结实,想救他就得把上面的车子移开。

乔木木左看右看,确定没有人,她一个漂亮的飞腿,就把上面的车子给踹了下去。

然后再暴力破拆,将驾驶室的车门给卸了下来。

“真爽!”她干净的小脸肆意极了。

结果下一刻,她就对上后座上冰寒慑人的厉眸。

“你看到了!”乔木木的小脸瞬间绷了起来,认真的语气,用的是肯定句。

她的脑中快速闪过“怎么办?弄死他?”

“我刚醒,什么都没看到。”殷司凛声音低冽地开口,用的也是肯定句。

乔木木看他那双贼亮的眼睛就不相信他的话,欺负她没见过世面是吗?

她的拳头悄悄捏了起来。

“大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可吓死我了啊!”一个中年妇女从远处跑来,向她扑过来,一把抓住她。

乔木木一脸莫名地看着她,声音无波地问:“你要找的人也叫乔木木吗?和我长得一样吗?”

女人抹了一把泪,说道:“大小姐,您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啊!我是王婶,您不记得了吗?”

脑子都不正常了。

造孽啊!

乔木木刚想告诉她,她要找的人已经死了,尸体都被人扛走了。

还没来及说,王婶就开口道:“幸好你没事,不然我也只能跟着死去了,我哪里有脸见地下的夫人啊!”

乔木木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如果她不说的话,是不是救了这个人一命?

她是人,不是怪物,人应该善良的。

她被女人拽走,木着小脸说:“等我一下,我还有事。”

等我先弄死个人!

王婶没有松手,一边拽着她一边说:“大小姐,不要多管闲事。”

这种情况一看就是寻仇,不能管。

乔木木被王婶拽上车,强行拉走了。

车内的殷司凛一身冷寂,那双侵略性十足的锐眸,缓缓地落到手机上,屏幕上一个羞怯的脸,赫然就是刚才暴力破拆的小姑娘。

凌厉的眉尾微挑,菲薄的唇角掀起无情的弧度。

有意思了!

乔木木坐上传说中的轿车,无比兴奋,早已忘了刚才还想杀人。

她坐上电视里的汽车了,左摸右摸,屁股扭来扭去,新鲜极了。

王婶在前面叹气,她劝道:“大小姐,回去可不能这样,你马上就要嫁人了知道吗?”

乔木木听进去了,她努力想融入这个世界,做一个正常的“人”。

“知道了。”她乖乖地坐正,把手放在膝上,规规矩矩的,一双圆溜溜的小鹿瞳也不乱看了。

一个乖巧又漂亮的小姑娘。

车子开进漂亮的大门,这里离主宅还有一段距离,乔木木却听到屋里有人说话。

“妈妈,乔木木真的死了吗?”

“那么高的桥,就算没死也摔死了!你将会代替她嫁给殷少!”

乔木木端坐在车里问道:“王婶,屋里的两个女人是谁?”

王婶将车停好,问她:“什么两个女人?你说的是你的继母和继妹吗?”

乔木木了然,原来是妈妈和妹妹。

她下了车,向别墅里走去。

门响了,客厅里的黄怡兰和乔思思同时看过去,结果像见到了鬼一样。

乔木木穿着白色的袍子,赤着脚,袍子上还有血。

那张脸冷白冷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压根就不是正常人的那种白。

两人顿时觉得背后阴森森的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毛骨悚然。

乔木木挤出一个笑,她不会笑,嘴角牵动着肌肉,僵硬极了。

乔思思终于“啊”地尖叫出声,这是来找她们索魂报仇了吗?

黄怡兰一把按住女儿,试探地叫了一声:“木木?”

乔木木也回了一句,“妈妈、妹妹!”

她想表现得亲切一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但是她不懂该怎样柔和,所以声音像叫魂一样。

这下黄怡兰也崩溃了,冷汗瞬间流了满脸,声音结巴地说:“木、木木,我、我们不是故意......的......”

当年那个女人生了对双胞胎,她弄死一个,却来不及弄死另一个。

现在好不容易把乔木木解决了,万万想不到居然回来找她索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