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龙婿最新章节郑岳陈秋寒炭烤茄子小说阅读

龙国边境。

亚哈沙漠。

这片沙漠一望无际,被人称之为死域。

却没人知道,这里有着一座神秘的监狱。

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的重刑犯,随便放出去一个,都能让社会动荡不安。

而此时。

这些犯人却犹如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一个个虎背熊腰的立正站好,充满了不安。

他们身前,站着一个约莫三十的男人。

男人身形挺拔,负手而立。

刀削般的脸庞透着一股坚韧,漆黑的眸子中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深邃。

“皓神,真的要离开我们吗?”

“我们舍不得您啊。”

“我还想每天听着您的教诲才能安然入睡……”

“……”

这些sss级的重刑犯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娘们似的可怜表情。

因为他们面前的男人,是那个全世界都闻风丧胆的龙国龙殿战神。

皓鸣!

龙殿战部之人无不尊称一声皓神!

“从今以后,别干坏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皓鸣摆了摆手,潇洒转身离开了监狱。

前脚刚踏出监狱。

监狱里便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该死的,这个恶魔终于走了!”

“天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如果可以,我这辈子宁愿死都不要再见到这个恶魔了!”

“……”

虽然监狱高墙隔音效果好,但是这些声音却依旧落在了皓鸣的耳朵里。

皓鸣揉了揉眉心,大刀阔步的走了出去。

皓鸣要离开的消息。

让龙国战部上下为之震惊,无数将领齐聚监狱门口,对着皓鸣单膝而跪。

“请皓神三思!”

一阵嘹亮的声音齐声响彻。

“战乱已平,此后无人胆敢犯我龙国领土半分,我留在这里,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皓鸣去意已决,又岂是别人能够阻止的了。

六年前。

他死罪入狱,本以为未来无期,却幸得华国老战神看中,收为徒弟。

六年时间。

他征战沙场,杀敌无数,成就无上荣耀。

可他的心里,最牵挂的,还是他的家人!

父亲……

晚晚……

你们还好吗?

皓鸣望着夜空繁星,眼中露出了六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柔情。

……

云市机场。

皓鸣走出机场,看着这个久违的地方,心中一阵唏嘘。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回到这里。

感慨之际,便迎面走来了一个体型高大魁梧的壮汉。

壮汉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身高更是近两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张飞李逵转世。

“哈哈,头儿,你可来了,俺这都快想死你了,来,亲一个!”

壮汉张开厚实的臂膀,撅着嘴巴就扑了过来。

“滚!”

皓鸣口中轻吐,却有着某种魔力一般,让壮汉愣在了原地。

王猛!

人如其名。

皓鸣的得力助手之一,也是他生死之交的兄弟。

这次回来,为了低调行事,他只带了王猛一人。

只不过……

带着王猛好像也低调不起来。

因为几乎整个机场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他们身上。

“让你查的东西,查到了吗?”

皓鸣语气平淡的开口问道。

“查到了!”

王猛谈及工作,立即变得严肃了起来,从怀里翻出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伯父在云市最好的医院住院,嫂嫂住在龙景花园,不过……”

“不过什么?”

皓鸣神色瞬间变冷。

“嫂嫂……嫂嫂似乎背着你,和别人生了个孩子。”

王猛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的往后退去,眼中满是紧张。

“嗯?”

皓鸣抬起一双深邃的眸子看向了王猛。

王猛只觉得浑身忍不住一阵哆嗦,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咬牙说道:“头儿,以您的身份,又何苦对这么个女人念念不忘呢?当年要不是他,您也不会锒铛入狱……”

“好了!”

皓鸣有些心烦的打断了王猛的话。

这些年来,哪怕敌军压到城墙下,他都从未有半分心慌。

可如今。

仅仅因为王猛的一句话,却让他内心充满了复杂。

“先去看看父亲吧。”

皓鸣随手拦了一辆的士,朝着云市医院走去。

然而。

当皓鸣走到病房时,却发现病房里空空如也,并没有见到父亲的身影。

皓鸣拦住一个护士,礼貌问道:“请问我父亲刘三全,是在这里住院吗?”

刘三全,便是他的父亲。

只不过,是养父。

刘三全当年膝下无子,将本该饿死街头的皓鸣收养,视如己出。

甚至不愿给皓鸣改名字,因为担心皓鸣的生父生母今后找不到他。

这份恩情,早已经让皓鸣将刘三全当成了亲生父亲。

“你是他的儿子?”

护士打量着皓鸣,眼中露出了鄙夷之色,“瞧你长的人模狗样的,真给广大男同胞丢脸。”

“嗯?”

皓鸣眉头微皱。

他怎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何问个问题,就会被劈头盖脸的骂一顿。

难不成八年没回来,这成了云市人民沟通交流的问候方式?

“你是真傻还是装糊涂,刘老已经死了,你作为儿子竟然不知道?”

护士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

轰隆!

皓鸣只觉得大脑变得一片空白,浑身忍不住的有些颤抖了起来。

护士似乎并不愿意和皓鸣多说话,摇着头走开了,嘴里还喃喃自语。

“多好一老人,明明有儿子,却交不起医药费,看不起病,还被人逼着干活还债,结果命都没了,可怜呐。”

“说清楚!”

皓鸣跨步拦住了护士,神色变得无比的冷冽。

“你不知道?”

护士一脸的看向皓鸣。

“刘老原本是在这里治病,可突然来了一群人,称刘三全的医药费是借的,然后逼着刘三全是干活还债,三天前他浑身是伤的送到医院来,抢救无效死了。”

“这些人都是混蛋,刘老明明是被人打伤才丢了命,却仗着有关系,还没等尸检就将尸体运走火化了。”

“我们医院的护士和医生都和刘老感情很好,所以募捐安葬了刘老,不然这人死了还没个归宿。”

因为刘三全身体一直不好,时常来医院。

所以和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很熟络,这也是为何护士会这么愤愤不平的原因。

“要债的,是谁?”

皓鸣语气变得无比的冰冷。

“这我哪知道。”

护士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随即继续说道:“不过我听说他们后面的势力是江家,所以我们医院也不敢惹。”

此话一出。

一个中年医生急忙走过来,呵斥道,“别乱说话,这江家哪是你能惹的,别惹祸上身。”

护士急忙捂住了嘴巴,跟着医生快步离开。

“江家!”

皓鸣深邃的眸子越发冰冷,浑身爆发出了滔天的煞气!

九年前。

他便是江家的上门女婿!

他入赘江家三年,受尽冷落嘲笑,甚至替苏家顶罪入狱,只求换父亲安康。

而江家不但没有履行约定,反而逼死了他的父亲。

皓鸣眼中爆发出了无尽的冷意。

江晚晚,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

还有整个江家。

我父亲的是死,你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

“头儿,请给我三分钟时间,我立马让江家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王猛说着,就准备拨打电话。

“不用!”

皓鸣摆手阻止了王猛。

“这笔账,我要亲自和苏家算,江晚晚,我也会亲自找她要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