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现在齁甜小说 许依依穆寒尘免费阅读

琼林大厦天台,血气弥漫。

许依依身体悬挂在大厦之外,扭曲变形的手骨被狠狠的捆在栏杆上。

她满身伤痕,一张脸被毁的看不清一丝肌肤。

舒雪韵挑着眉眼,居高临下的睨着许依依,神情刻薄又鄙夷。

许依依,看看我身边的男人、身上的名牌,手腕上的钻表,对了,还有我这张漂亮的脸蛋儿,可都是用你的钱养出来的。

舒雪韵张狂大笑:你放心,我这个人最是知恩图报,等你死了,我一定好好帮你找个臭水沟当墓地。

许依依睁开被血痂封住的眼睛,在一片模糊的血红中死死的盯住舒雪韵身边的焦骏杰。

为什么?声音明明气若游丝,却凄厉渗人。

焦骏杰明显一颤,舒雪韵趁机钻进他怀里,还能为什么?骏杰当然是为了我,不然,他怎么会忍着恶心陪在你这贱人身边这么久?

骏杰,你说话啊。舒雪韵千娇百媚的在焦骏杰腰上掐了一把。

焦骏杰立刻有种神魂颠倒的感觉,急切的把舒雪韵拉进怀里哄劝。

我还不屑把时间浪费在这样一个贱人身上,如果不是为了让她帮忙抢那个瘸子的财产,我连看她一眼都嫌恶心。

说完呸的一口吐向许依依。

许依依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她胸口钝痛,表情逐渐狰狞,破败的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你们......不得好死,舒雪韵、焦骏杰,我就算是做鬼也绝不会放过你们。

许依依咬牙,艰难的抬起另一只手去解栏杆上的绳索。

她感觉着自己折断的手骨从绳索里脱出来,身体却没有如约下坠,一只温热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她。

穆寒尘满眼心疼的看着许依依,祈求着:微微,别放弃,要活着。

最后的执念断了,许依依意识模模糊糊。

她费力的睁开眼,只看到穆寒尘趴在天台边缘,被一脸狰狞的焦骏杰狠踹着脊骨,嘴角淌血,身体一直震颤。

不要,穆寒尘!

许依依脸上温温热热的,不知是穆寒尘的泪还是血,她只知道不能再亏欠这个男人了。

穆寒尘,放手吧,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许依依用尽全身力气勾着唇,然后猛的拍开穆寒尘的手,身体跟着急速下坠。

轰的一声,许依依的世界只剩下了疼。

疼,钻心刺骨的疼。

尤其是手腕上的伤口,仿佛牵扯着四肢百骸。

想不到做了鬼还能这么疼,许依依在心里把焦骏杰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

睁开眼,没有预想的地狱,却撞上一双让她心神俱颤的眼睛。

她看到了谁?

面前这个男人颌骨鲜明瘦削,肤色白的像纸,深眸如一潭寒冰,沉闷中又烧着熊熊怒火,冷热交织,煎烤的许依依心慌意乱。

穆寒尘!许依依眼底闪烁着激动。

手腕忽然被人大力的扯了一下,许依依才发现她的伤口正在涓涓流血,不过却不是骨折,而是割腕后的静脉破损。

割腕?那不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难道......重生了?

许依依看着熟悉的卧室,焦急的想确定这一点,身体一动,就被人狠狠的压住。

还想跑?许依依,我对你不好么?你为了另一个男人把自己折腾成这副鬼样子,是不是觉得我对你的容忍度太高了。

穆寒尘满身戾气,双眸赤红,大手不断收紧,仿佛要把许依依的手腕扼断了。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让你死个痛快。穆寒尘俯身,疯狂的咬着许依依的脖颈,你听清楚,就算是死,你这辈子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她没有阻止穆寒尘,任由他胡来。

许依依很开心,她真的重生了。

大概五个月前,她去医院探病遇到正在复健的穆寒尘,只是微微一笑,舒家第二天就收到了封家送来的聘礼。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砸在许依依身上。

临城人都知道,穆寒尘是个狼一样的男人,冰冷、嗜血、残暴、狠厉,断了腿之后越发的阴鸷可怖,连封家人都惧怕他。

她也惧,她也怕,可任她怎么反抗还是败给了舒家人的贪婪和穆寒尘的雷霆手段,被迫嫁了。

她又怨又恨,根本不愿意和穆寒尘正常交流,在舒雪韵和焦骏杰的唆使下,不是作就是闹,把整个封家搅和的鸡犬不宁。

最后不仅自己惨死,还害了穆寒尘。

这一次,应该是她为了给焦骏杰争取一块儿地皮,又绝食又割腕的威胁穆寒尘,差点把自己作死了。

穆寒尘虽然是强娶她,对她却真的好,完全容忍不了她伤害自己,这次许依依玩大了,彻底磨光了穆寒尘的耐心,真的把自己玩进去了。

上辈子她疯了一样反抗,导致自己受了伤,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月。

这辈子......

还好,她学乖了。

还没想清楚,男人猛地爬起来,把她扯进浴室,强硬的按在镜子前。

看看你这副鬼样子。

穆寒尘一边说一边拿出纱布缠住许依依手腕上的出血口。

镜子里的女人很漂亮,但是却遮掩不住憔悴,许依依眼下布满乌青,几天的绝食让她眼神枯槁没有一丝精神,看起来更像是一具漂亮的行尸走肉。

血止住了,伤口就没那么疼了。

许依依看着虽然满脸怒容却依旧细微给自己包扎的穆寒尘,心里又愧疚,又暗恨自己上辈子太傻。

放着一个好好的男人不爱,偏偏为了一个恶心的渣男把自己折腾的满身伤。

穆寒尘处理好伤口,抬头就看到许依依在流泪,心里有些闷痛。

伸手到她眼前,许依依条件反射的闪躲。

修长的手僵在半空,刚才还有些和谐的气氛瞬间由暖春坠入寒冬。

怕我?男人眼神冰凛,怕我就安分点,再有下一次......

后面的话穆寒尘没有说出口,自嘲的轻呵一声,再有下一次他能怎么样?只要她一个眼神,他所有的原则都能变成摆设。

我......

许依依想解释,穆寒尘却转身要走。

她觉得心脏顿时空了一块儿,别走。

许依依第一反应就是要留下穆寒尘,可是她坐在洗漱台上,手够不到穆寒尘,只能用脚。

穆寒尘一回头,就见两根圆润的脚趾夹着白色衬衣一角。

许依依很白,白到连衬衣在她面前都显得逊色。

男人喉结滚动,眼眸越来越暗,掩埋在底的火气呼之欲出。

穆寒尘抬头看过来时,许依依就知道自己惹祸了,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小心翼翼的盯着穆寒尘。

你能不能,先别走。

许依依默默缩回脚,半路却被温热的手掌拉住。

穆寒尘盯着她,声音嘶哑:许依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