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陆总何必纠缠不清-陆总何必纠缠不清沈知微陆赢川在线阅读

场馆内光影交错,人声鼎沸。

颁奖典礼已经过半,温故抬手扶了扶额,狐狸眼里藏着疲倦。

她侧着身子,朝经纪人的方向靠了靠。

“还要多久?我能提前走吗?”

下一秒,经纪人就已经拽住了她。

“小祖宗,还没完事呢,你是对自己的人气有什么错误认知吗?”

话音刚落,就听到台上嘉宾拆开了信封,满脸笑意的扬声道。

“获得第十九届鸣风奖最佳女主角的是,温故。”

“角色是,程词。”

“让我们掌声恭喜温故。”

【出道三年,荣获三次鸣风奖最佳女主角,她出演的民国大剧《乱世烽火》,屡破收视新高,从一个家道中落的豪门千金到投身革命的民族英雄,凭借精湛演技,向我们诠释了家国大义。】

聚光灯落在温故身上,温故施施然起身,脸上挂起了得体的笑容,转过头和周围人拥抱了一圈,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上了台。

待她站稳,所有目光一起看了过来。

温故接过嘉宾递来的奖杯,道了声谢,转身走到画筒前,微微俯首,朱唇轻启,缓缓开口。

“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和喜爱,也感谢剧组对我的培养,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再接再厉。”

她说完,鞠了一躬,然后迈步回了台下。

将手里奖杯递了过去,却没坐下,垂首问道,“能走了吗?”

经纪人看了眼手机后点了点头,“后面没咱们什么事了,你要是累了的话,就走吧。”

温故和旁边人简单说了几句话,拿过放在一侧的外套,朝外面走去。

经纪人忙不迭是的跟在她身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刚行至门口,就听到身后一阵错乱的脚步声。

“温故姐。”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脚步顿了下,还没来得及细想,下一秒就有人拦在了自己面前。

温故抬眼看着眼前面容清秀的男孩,疑惑的看了眼经纪人。

后者果断的摇了摇头。

于是她轻声道,“有事吗?”

男孩许是跑过来的急了些,还喘着气。

“温故姐,我是你的仰慕者,从你出道时开始,你演的每一部戏我都有看。”

“我努力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你了。”

“我,我能追你吗?”

刚拿了最佳女演员的温故心不在焉听着,直到听见追她这两个字,眼角生出了一点笑意。

“看在你叫我一声姐,给你句忠告,别信圈里对我的评价,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回去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没想到听了这话还不肯放弃,快速的追上来就要拽住他,被跟在身边的经纪人挡了一下,只好站在原地,焦急的喊道,“那我能要个微信吗?”

温故回眸,笑意盈然,却不带什么温度。

她摇了摇头,语气冷了几分,“弟弟,不可以哦。”

言罢径直离开。

温故出道三年,凭借其精致的五官和出色的演技,成为了整个娱乐圈的宠儿。

第一部女主戏,网络播放破百亿,迅速蹿红。

外人眼中的温故,美貌和演技并存,一双狐狸眼充满灵气,演什么像什么。

同行眼中的她,资源好到逆天,各种奖项拿到手软,就是有点不太好接近。

没见她和圈里哪位走的很近,就连导演和制片人那边都只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重点是,没有过任何绯闻。

但凡是有想要蹭她热度的,热搜刚露个苗头,工作室会迅速贴出律师函。

就算是如此还有不少的追求者,各种场合都冲上来表个白,要个微信。

温故本人已经麻木,拒绝的从善如流。

走出了一段距离以后,经纪人开了口,“我就说要你走专用通道,省得被人堵在那七七八八的说上一堆。”

温故看着一脸不耐烦的经纪人,笑了下,没开口,把衣服披在肩上。

“还有,下部戏是一个月后进组,《限时计划》那边联系我了,但我还没给答复,想问下你的意见。”

“看你是想休息一周,还是打算继续工作。”

温故从外衣兜里摸出手机,点开微信的红点,头也不抬的问道,“综艺?什么类型?”

“就是那种游戏类,还带着点探险,大概是每期都有一个任务计划,不同类型的挑战。”

“栏目组和我保证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可能会比较辛苦一点。”

经纪人迟疑道,语气沾了不确定。

温故把未读消息回完,挑眉看了眼自家经纪人。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的试探?”

经纪人摸了摸鼻子,“这不是怕你太累,都好几天没休息好了。”

温故被她一说,周身的疲惫全都涌了上来,精神有点恍惚,没注意前边矮小的台阶。

踩下去时只觉得脚腕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人已经不自觉往旁边栽去。

“温故,小心。”

“小心。”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是来自刚才看消息落后一段距离的经纪人,他一抬头就见温故整个人的身子斜斜的朝一边倒去,吓得心脏都要停了,飞速跑过去。

温故听见他们声音想要小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虽然另一道声音来自于哪里她不清楚,但听着都很远。

她已经做好了摔一下的准备,脑中已经闪过无数怎样护住要害的姿势。

没料想。

她跌进了一个带着冷冽香气的怀抱里。

“你,没事吧?”

来人将她抱了个满怀,大口喘着气,语气中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见她摇了摇头,才小心翼翼扶着她的手臂站了起来。

温故本来就轻,大部分重量又被分担出去了,轻而易举就着他的帮扶重新站好,不过脚踝处传来了隐隐痛感。

她抬眼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黑色口罩。

面前人比她高了不止一脑袋,她就能看见个下巴。

她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人。

“刚才,谢谢了。”

客气且疏离。

时宴低头看了下自己空了的怀抱,皱了下眉头。

“不用谢。”

温故想了下,“那要不,我给你签个名。”

时宴欲言又止,目光落在温故的身上,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冲上来的经纪人。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都和你说了,走路看着点,你就是不听。”

说完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两人,又很快的道了两声谢,递了张名片过去。

“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我打电话。”

然后匆匆忙忙的扶着人走了。

走的远了,时宴还能听到那边传来痛心疾首的声音。

“你身体不好,最近休息又不够,真有个好歹怎么办?”

声音渐行渐远,仅剩的背影也看不见了。

时宴还站在原地,藏在墨镜下的眼眸神色晦暗不明。

旁边人戳了一下他,“想什么呢,走了,一会儿赶不上颁奖了。”

“平时没见你这么热情,好家伙,刚才那速度,我以为你要百米冲刺呢。”

时宴没动,半晌才开口,“我觉得她很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