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虐爱祁少的冷情娇妻章节江麓祁琛免费阅读

清晨,天边溢出的第一缕光,撒在小安山葱葱郁郁之山体,披满露珠的草木,把这小安山衬托得格外耀眼。

山下小安城一家客栈后院。

“咯吱~”单薄的木门被人从里面给推开,发出刺耳之声响。

刚刚艰难从床上爬起来的少年,睡眼惺忪的走出房门,步履蹒跚走到后院井边,准备开始做新一天的第一件事,给厨房水缸打满水。

熟练拉起第一桶水,先用水瓢舀起来灌了一大口,冰凉的井水一入喉,少年顿时神志清明,有些惺忪的眼睛刹时有了神采,用手摸了摸肚子自言自语道。

“好饿啊!”

此时,从客栈前厅传来一个温软的女声。

“青儿啊,水打好了没,快来吃早食了!”

“好叻,娘。”说完顿时行动起来,在食物的诱惑下,不一会儿便将旁边厨房的水缸灌满。

吃完早饭,连带着把大厅里的十来张桌子擦了一遍,上午基本没客上门,少年便趴在桌子上打起盹来。

少年名叫段青,是客栈掌柜夫妇独子,从懂事起便在客栈里做些打杂活计。

自十几年前,掌柜段牛携妻杜月青,带着襁褓中的小段青,逃难来到小安城安家后,段牛夫妇便用积蓄,在这小城中开了家不大不小的客栈,这么些年生意也还过得去。

客栈名为卧牛客栈,不算大,却有种古色古香的韵味,算上段青,总共也就四个人手。

内当家杜月青负责管账,掌柜段牛掌勺,段青打杂,另外还请了名帮厨张大生,段青平时都叫他大生哥。

客栈的活计平常一般都能应付,也就午时饭点比较忙。

天近黄昏,忙碌了一天的段青顾不上吃晚饭,一溜烟的就出了客栈,往城北方向跑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段青便来到了一座青砖瓦房前。

房顶灰黑色的瓦片长了不少青苔,大半青砖也是斑驳不堪,彰示着这瓦房已年岁不短。

他扯开嗓子大喊。“吴秀才出来二五八啦。”

少许,一个剑眉星目,玉树临风的少年,从门口小跑了出来。

段青也算是眉清目秀了,说不上帅气,但比较耐看,可和眼前这少年比起来,却是有些相形见绌。

这帅气少年名叫吴文,是段青从小玩到大的玩伴。

其倒不是真的秀才,而是段青给他起的外号,因为吴文外形看似斯文,且从小立志考取功名做大官。

所以便取了这么个外号,其实这厮内心和他的外表着实不符,什么调戏娘家少女,小偷小摸的事情没少干。

段青见吴文一出来,脸上顿时挂上笑容。“走吧,这这时候还早,能多游一会儿。“

“好叻,就等你呢,在家呆了一天闷死我了!”吴文也是个闲不住的主。

这二五八是他们的暗号,意思是去河里冲凉,小安城东边便是一条小河,因环绕小安山而过故名安河,终年清澈见底。

一到炎热天气就有不少小孩少年,光着身子在盈盈河水中游泳嬉戏,每每都羞得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暗呸一声不害臊。

这光着屁股的小孩儿少年中,自然有他俩一份。

小安城没什么好玩的事情,一到炎季去河中冲凉,可就成了他俩为数不多的活动节目。

段青今年未满十六,吴文比他稍大月许,都是正躁动的年纪。

淌着有些凉的河水,吴文突然神秘兮兮的说道:“青儿,想不想找点儿好玩儿的事情?”

正眯着双眼,仰躺在河水中,欣赏落日余晖的段青哼哼了一句。“嗯,什么事啊?”

吴文游到段青身边,凑在他耳边小声道:“城北刘员外知道吧?”

段青嗯了一声,刘员外是小安城数得着之大户,手上有不少良田,全租给附近村民耕种,租子很是不菲。

平时没少仗着豢养的打手欺压百姓,横行乡里,背地里被小安城之百姓叫做刘扒皮。

“听说那刘扒皮今天摆六十岁寿宴,从外地请了个方士,咱们要不去长长见识?”吴文看着段青,有些跃跃欲试道。

“方士?”段青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有些疑惑的念了一遍。

吴文书比段青读得多些,见段青不解,随口解释道:“哎呀,就是那种会一些古怪门道,比如炼丹,喷火之类的人呀!”

其实吴文也不知道方士具体是什么人,他只是在书上,偶然看过寥寥片语的描述而已。

段青听得一愣一愣的,有些动心,他想去见识一下吴文所说之方士,是否真有那般神奇的本领。

但淳朴的天性却又让他有些顾忌。

“可刘扒皮摆寿宴所请都是附近的乡绅名士,我们可进不去啊!而且那刘扒皮家的恶狗凶得很呢!”

听段青提起刘扒皮家的恶狗,吴文也是打了一哆嗦,他以前可是领教过那畜生之厉害,差点屁股都被开了瓢!

只是少年天性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再加上他实在很想去见识见识,便硬着头皮咬牙切齿道:“怕什么,小爷正好借机去收拾了那畜生,报上次的一箭之仇!至于怎么进去嘛......山人自有妙计!”

段青见吴文如此坚决,且他也很好奇,想去凑凑热闹,便应了下来。

只是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嗯,那便依你,不过那条恶狗,你可得先想好办法应付!”

吴文见段青答应了,兴奋得一下子潜入水中,然后猛得从段青身后冒出头,大笑道:“哈哈,小青子你可就放心吧,那死狗小爷我自有办法对付。”

天色渐晚,小安城里大部分人家都已熄灯入睡,在这平静的小城,为了省些灯油大家向来习惯早睡早起,晚上很少活动。

不过,此时城北刘府却还是灯火通明,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而此刻刘府后院,一栋小屋窗台下,正蹲着两个神态紧张,左顾右盼的少年,正是段青和吴文。

段青不时观察周围,生怕被人发现,想起刚刚和吴文一道,从其不知从哪儿找的狗洞钻进后院,心中不禁颇为埋怨吴文,这等没脸没皮的法子也能想到!

“秀才,你可别坑我,你那办法真管用?“段青一脸狐疑的看着吴文,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和后悔。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这周记的鲜肉大包,再加上我从药铺王掌柜那顺来的青根皮粉,保证那死狗吃了鲜肉包子之后,马上变成真的死狗。”

吴文一脸得意的扬了扬手中之物,那用油纸和细麻绳包扎好的几个肉包子。

青根皮粉段青知道,小安城背后的小安山就有长。

青根皮粉的原料青树原名天青树,其树根部分树皮有剧毒,平常人食用一小点就能昏迷好几日,严重的甚至会丢掉小命。

但是这天青树树巅少叶,树巅无叶以上之嫩枝皮,却是上好的一味调料。

每逢春时将天青树巅采下,取其嫩皮晒干研磨成粉,称之为青皮粉。

平时做菜放上少许,可提升鲜味。

他家客栈做菜之时就会用到,爹还曾教他辨别过其中区别,所以段青对这青根皮粉的药性颇为清楚。

这时吴文突然压低了声音。“青儿跟上我。”

说完便趁着夜色,往前院方向摸去。

前院中喧声不断,不时传出喝彩之声。

段青心中虽然有些后悔,但又不想丢下吴文一个人先走,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两人从后院一路摸到前院院墙,顺着墙角处的老树爬了上去,找了根粗枝站着,扒在墙头伸首朝前院里看去。

只见此时前院中摆着十几张八仙桌,桌上摆满了各式珍馐,每张桌边都坐满了人,个个看起来非富则贵,院门口还站着几个膀大腰粗的壮汉。

酒席正鼾,可众人之注意力却都不在桌上的酒菜,而是齐齐将目光集中在堂前,不时俯耳相交,口中叫好连连。

段青二人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堂前,就见一个身着青衫道袍,鹤发童颜的老者,一手持拂尘,一手来回挥动,身旁还站着个乖巧的女童。

其手掌挥动间,竟凭空冒出一个火团,火团出现后老者骤然停下手,看着手中之火团颔首而笑,同时另一只手中之拂尘绕火团轻晃。

拂尘晃动下,仅顷刻间,火团便凝形成了一个火球。

接着老者手掌轻轻一送,火球猛然腾空而起,瞬间就到了前院高空处,然后嘭得一声炸裂四散开来,将附近照的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