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盛宠墨五爷的心尖尖章节目录南锦儿墨沉渊小说阅读

苏市,金鸡湖边。

凤鸣小区内。

陈阳提着编织袋,踩着军绿色的鞋,穿着一身土气而又骚包的大红色中山装。

他双腿紧崩,急的抓耳挠腮,站在别墅前,低头看着手里的纸条。

“B216幢别墅——就是这里了,刘二皮果然在城里买了个大房子。”

陈阳使劲拍了拍别墅的铁门。

“呀!是牛头村来得老乡吗?”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保姆系着围裙走了出来,“你好,我是刘先生家的保姆。刘先生出国的时候交代过我,说老家牛头村有人要来住一段时间。”

陈阳朝着保姆点点头,他夹着腿,快速的问道:“那个,家里茅房在哪?”

“啊?”保姆一愣,“茅房?”

陈阳急的跺着脚,“我从火车站一路走过来,没发现茅房,也没有树林子。爷爷说到了城里不要随地大小便,我这尿泡都要炸了......”

保姆一听,明白过来,她忍住笑,指着前面的客厅说:“屋里有,先生你去左边那个,右边的小姐在用。对了,你会用马桶吗?你......”

陈阳已经夹着腿,一溜烟的冲进了别墅大厅里。

保姆无语的摇摇头,心里嘀咕:刘先生也真是心善,都成了大老板了,对老家的山村乡亲还是这么亲热,也不怕麻烦。

她看到陈阳的土气编织袋,还放在大门口,便伸手去提。

可是,两只手一同使劲,编织袋却纹丝不动。

保姆脸色惊讶起来,这袋子少说也有两百斤,刚刚那个山里人,竟然能提着它从火车站一直走到这里来?

山里人的力气,都这么大的吗?!

陈阳冲进了别墅客厅,心中无语,城里人真不讲究,都把厕所修建在屋子里,也不嫌味。

他推开卫生间的门,对着马桶一阵放水。

放到一半,陈阳突然感觉不对劲。

他转头,就看到角落里,一个裹着狭窄浴巾的高挑女人,正愤怒的看着自己。

陈阳的脑子,好像一下子炸开了。

他发誓,从小到大,就没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浴巾堪堪遮住重要位置,两条腿在灯光下,又长又白。

她长得很好看,粉唇俏鼻,眉眼如月,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膀上,升腾起朦胧热气。

像是刚从山泉里泡过澡的仙女。

“你......你好。”陈阳老脸红了起来,朝着女人打了声招呼。

刘冉月气的肺都要炸了,她洗完澡刚要准备吹头发,结果就冲进来一个变态男。

现在,这变态还自己说‘你好’?!

老娘的清白都没了,还怎么好?!

“好个屁!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闭上你的狗眼,不许再看了!”刘冉月双手紧紧裹着浴巾,愤怒的吼着。

陈阳知道理亏,他赶忙提好裤子,退了出去。

到了另外一边的卫生间,解决完问题之后,陈阳惴惴不安的坐在沙发上。

他来城里之前,也看了很多的电视,学习了一下城里生活的规矩。

可没想到,这才刚到刘二皮家里,就闹出了笑话。

“这刘二皮,自己长得那么挫,怎么生的闺女会那么好看?比我们村卖豆腐的翠花,都要漂亮五倍!”

陈阳心里嘀咕着,转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别墅。

突然,陈阳眉头一皱。

客厅的西边,摆着扁平的亚克力全景水族鱼缸。

鱼缸两侧,是青花瓷瓶和盆栽摆件。

这是常见的两栖风水聚财格局。

兑坎相合,以木养气,以水聚气,利财位。

只是,此刻这鱼缸周围,却是氤氲着团团黑气。

“咦?好浓郁的煞气。”陈阳眯下眼睛,走了过去。

他的眼睛处,一道红光闪过。

瞬间,整个房间内,七色气息流动,明显无比。

除了常见的青黄红白灰五行之气外。

陈阳的眼睛,还能看到紫色的祥瑞之气,以及黑色的煞气。

此刻鱼缸之上,黑色的煞气,正在慢慢聚集成骷髅头的模样。

“煞气聚而不散,凝成邪祟。”陈阳皱眉思索,“只是,这普通住宅内,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煞气?”

......

刘冉月郁闷的想要吐血。

想起刚刚看到陈阳放水的场面,她就觉得眼睛疼。

要长鸡眼了!

快速的换好了衣服,刘冉月迈开两条长腿,气呼呼的朝着客厅走来。

“你就是我爸说的牛头村老乡是不是?”刘冉月双手抱胸,冷冷问道。

陈阳离开鱼缸,立即堆起几分笑容,“对,我叫陈阳,按照咱们两家的关系,你应该称呼我舅老爷。刘二皮和你说过了吧,我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直到我完成爷爷的遗嘱为止。”

“你......”刘冉月气的胸口疼,这人神经病吧,还舅老爷,也不撒泡尿看看他的年纪!

刘冉月寒着脸,“陈阳,这里是苏市,不是牛头村,没有乱七八糟的辈分关系。另外,我爸现在不在家,这屋子只有我一个女人,你住在这里不合适。我给你五百块钱,你出去自己租个房子住。”

陈阳原本态度很和气,毕竟刚刚理亏。

可没想到,这女人太不尊老敬长了,这是要把自己扫地出门啊。

陈阳哼了一声,“外甥孙女,我实话告诉你,幸好我今天来你家了,不然等邪祟作乱,你就死定吧。你现在赶我走,今天晚上你就会鬼煞缠身,遭高处落物,有血光之灾。再说了,我本来就不欠你的,你却这么绝情!”

“呸呸呸!王八蛋,我不让你住家里,你就诅咒我是不是!”刘冉月气的,操起了桌子上的鸡毛掸子,指着陈阳,“你给我出去,快点出去!谁愿意看你撒尿了,恶心死了!赶紧滚,不然的话,我就叫小区保安,把你扔出去了!”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哼!”陈阳懒得多说,大步朝着门口就走。

到了别墅门口,保姆还在费尽力气,试图把编织袋拎起来。

“阿姨你别动了,我不住这里了。”陈阳一把抓起编织袋,轻松的背在身上,大步离开。

别墅里。

刘冉月气呼呼的咬着牙,她拿起手机,给老爹刘鑫波打了个电话。

刘鑫波以前叫刘二皮,后来到市里做生意的时候,求着陈阳爷爷给改改运。

陈爷爷看刘二皮五行缺金少水,就让他改名叫了刘鑫波。果然,改名之后,刘二皮的生意也顺利了很多。

刘冉月很是愤怒,“爸!你能不能消停点,别总把山里人带回家里住!你知道不知道,刚刚那个陈阳,他恶心死了,一进咱们家就......”

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继续往下说了。

对面的刘二皮笑着说:“好女儿,你担待些。另外,你替我好好照顾陈阳,按照辈分,我还得叫他老舅。而且,他爷爷是个特别有本事的人,你三岁那年,要不是陈爷爷,你就死了。所以,咱们现在好好招待陈阳,那也是报恩。”

刘冉月愣了下,然后小声的说:“可是,爸,那个陈阳很恶心,而且还诅咒我。我一个女孩子住在家里,他......”

“你一个女孩住家里怎么了?他可是你舅老爷,怕什么!再说了,咱们这是报答救命之恩!总之,你必须给我好好招待陈阳,不许胡闹!等我把国外的生意忙完就回家。”对面的刘二皮声音严肃起来。

刘冉月委屈的嗯了一下,她不敢说自己把陈阳赶出去的事情,赶紧挂断了电话。

晚上,保姆骑着电动车下班回家去了。

刘冉月坐在书房里,查看最近公司的销售报表。

想到陈阳,刘冉月就更加生气。

“哼,在我面前撒尿,看我洗澡,临走还诅咒我见鬼,王八蛋,我才不会让你住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