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你月光拂晓江忆沈淮小说(完整版)阅读

刚刚他们把人放下就走了。夏暮有些慌乱。

准备手术。江忆有些急切,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营地外面的声响越来越大,像是汽车的轰鸣声。

声音中断,营里涌进几个持枪大汉,上来直接把夏暮拉过去,用枪对着她脑袋。为首的西装男说了一堆,大概就是让他们把地上的男人解剖,他身体里面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不然就直接杀了他们。

江忆稳定心神,试着讨价还价:这个手术一个人不行,我和她需要一起。

西装男不买账,让她立马去叫别的医生,再拖延时间就直接就地处决。

江忆看着浑身颤抖的夏暮淡淡开口:我跟她换,放她去找医生。

西装男也不推辞直接示意手下把枪对准她的头,另一个手下拿着抢对准夏暮的头推她往前走。

沈淮绑好绷正在交代患者注意事项。

沈淮,前营出事了。

沈淮抬头只见夏暮哭的梨花带雨,身后是持枪的糙汉。

脑子里瞬间反应过来江忆还在前营。来不及细想起身直往前营冲去。

他前脚刚踏进去就看到江忆站在枪下眼神坚定,对着他淡淡的笑:救人要紧。救活他。

她真是无时无刻都在保持大义凌然的风范,也只在这种时候她面对他才不退缩不闪躲不害怕,也不会叫他那个莫须有的称呼。

他只看着她没说话,眼神示意田天帮忙把人抬进手术室。

西装男要求手下跟去手术室,沈淮默许。

手术室里的人紧张的做着术前准备。

江忆隔着玻璃看着沈淮,她好像从来就没有这样认真的看过他。

从记事起,她就经常跟在沈淮的*后面打转,叫他沈淮哥哥,他也乐得有这么个小跟班,放学回家偶尔会变戏法似的从书包里变出一根版棒棒糖,一个小面包

沈淮的爸妈当时都很忙,偶尔她爸爸从国外回来会叫上他去家里一起吃饭,她爸爸最擅长熬粥。

她记得沈淮特别认真的问:叔叔,我能跟你学怎么熬粥吗?我想做给妈妈吃。

她爸爸自然是欣然答应,他就真的一板一眼的拿着本把过程认真记下来,精确到时间。

后来他读初中以后他们一家就搬走了。

四年后再见面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光景,她彻底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江忆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在他看不见的时间里,她放肆着自己的目光。

她还是隐隐担心,这些人如果简单的是想取出男人身体里的物件直接把人带走不就好了?又何必大费周章的来威胁他们?事情肯定没有表面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