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间妄想小说全文桃子泡泡免费阅读

别墅内,简言独自坐在桌前,望着手里的孕检单愣愣出神。

结婚四年,霍随遇都没有碰过她,唯独一个月前的那一次……

那晚他喝醉了,许是又将她当成了他的白月光。

可就这么一次,她竟然怀上了!

简言垂着眼眸,掩下满眸的复杂和苦涩。

‘咔哒——’

门被人打开,戴着金丝眼镜,身着手工定制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霍随遇是个极其自律的人,但今晚的他让人有些意外,他的眼底有些红,身上飘着淡淡的酒气,平常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有一缕垂落在额前。

这样的他,冷清的贵气中透着几分禁欲气息,令她的心跳微微加快。

简言很快回神,随手将孕检单放入口袋里,赶忙站起来,有些讶异的问道:“你今晚怎么来了?”

平常没有需要她的时候,他是不会主动来见她的。

霍随遇不做声,径直走到她面前坐下,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

直到她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心里胡思乱想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他开口了——

“你先看看这个。”

他嗓音低沉,却又清冽。

紧接着,一份文件推到简言面前。

简言望着那份文件,心里莫名一跳,升起一丝浓浓的不安。

她顿了顿,接过来打开一看——

‘离婚协议书’

五个加粗的大字映入眼帘,这一瞬间她呼吸微顿,心尖儿狠狠一颤!

离婚……

从他们结婚的那一天,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会有这么一天。

但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突然,在她刚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刻。

她好看的红唇微微一抿,捏着文件的指尖泛白。

霍随遇见状,又道:“白雪回来了,你我之间的协议可以结束了。”

简言一怔,继而缓缓点头。

当年,霍家大少霍随遇与大明星白雪的婚事传得人尽皆知。

可婚期将近,白雪却失踪了,当时的情况,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知情。

霍随遇为了保住霍家的名声,也为了稳固爷爷那边,便找上了她……

一个和白雪有着七八分相似容颜的女人。

如今……

白雪失踪回来了,而自己这个替身当然要退位让贤,让真正的霍太太归位……

简言隐忍下眼中的酸涩,抿着唇点头,“好,我知道了。”

“除了协议上的内容,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对你进行补偿。”霍随遇又问。

简言勉强挤出一丝浅笑,“不用了,我很满意。”

毕竟,除了这上面的一套别墅和五个亿,他还为自己出资治好了病重的母亲。

简言笑了笑,拿起笔在文件上干脆利落的签上了自己名字。

霍随遇赤红的眼眸暗下,不动声色的凝视她片刻,最后目光落在离婚协议书上。

她的字迹平整娟秀,又透着一股温柔洒脱。

就如她此刻的反应,平静得令他心生烦躁!

他将协议书推开,目视着她,字音沉暗:“什么时候方便?”

简言将手收回,放在腿上,“我都可以,时间随你。”

就如同四年前结婚一样,她全权配合,没有异议。

霍随遇沉默片刻,“那好,这几天我会找个空档,到时候联系你。”

简言闻言,身躯忍不住微微一抖,但还是轻轻点头,“好。”

“离婚之后,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和我的协议!”

“好。”

“如果可以,带着你的母亲出国!”

“好。”

他每说一句,简言的心就被拉扯得更加紧绷一分。

细细密密的疼痛,让她一时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舍这段婚姻更多,还是不舍霍随遇更多。

但有一点,她很确定——他不需要自己了。

其实她应该开心的不是吗?

至少离了婚,她就不再是谁的替身,可以做回自己。

霍随遇望着反应和表情始终平静如一的简言,心中的烦躁没由来的愈发强烈,那不悦的情绪牵扯着他的头和胃都开始难受。

他取下金丝眼镜放在桌上,一只手捏着紧皱的眉心,一只手轻轻放在腹部。

简言注意到这幕,微蹙秀眉,“你的胃病又犯了?我去给你煮点甜汤。”

霍随遇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划过一抹莫名的情绪。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淡声说:“好。”

简言松了口气,赶忙去了厨房忙碌……

东西都是现成的,没一会儿甜汤就快煮好了。

简言盯着翻滚的水珠,心不在焉——

就在刚才,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将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霍随遇。

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他的心里没有她,即便告诉了他,也不过是给彼此平添麻烦罢了。

当然,她不会打掉这个孩子。

不管这个孩子来得有多么出人意料,那都是她的孩子,也是他的……

离婚后,她会安静的离开,不再打扰霍随遇。

然后以简言的身份,与母亲和孩子平淡而又幸福的开始新生活。

这样想着,心里也就没那么难受了,渐渐地,她的唇角露出了一丝对未来的憧憬。

“在想什么?”

身后陡然响起男人低沉清冽的嗓音,简言微惊,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陶瓷罐上。

‘嘶——’

指尖顿时传来灼热的疼痛,她倏然转过身,脚步不稳险些摔倒。

霍随遇瞳孔微缩,他快步上前,手臂护住女人的细腰,猛地将她往自己怀中一带。

两人身体无距离触碰到一起,她的头撞入他怀中,那健硕宽阔的胸膛,给人无限的安全感。

他的呼吸从她头顶传来,与她的交缠在一起……

触碰到简言的身体时,霍随遇动作不禁一滞。

此刻他才恍然察觉,怀里这个从结婚后就从未碰过的妻子,已经不是当初结婚时那个小姑娘了。

她,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