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六个姐姐带飞小说 白飞陈婉完本阅读

滨海市,九江酒店。

一间普通的包厢内,白飞一脸恭敬地将车钥匙递过去,叔叔,阿姨,你们的要求我做到了,现在是不是可以答应我和陈婉的婚事了?

对面,张玉华将车钥匙拿在手里,都没正眼看白飞,只是听到白飞的话后阴沉着脸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买了车就把陈婉嫁给你了?一辆车就想把我家陈婉娶走,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可是上次您不是说......白飞不由一怔。

一个月前,他和谈了三年的陈婉回家见了父母,提了两人的婚事,结果陈婉的母亲陈玉华当场就提了一个要求,说要娶他家陈婉,至少也要有辆三十来万的车,甚至连车型都定好了Jeep指挥官。

如今车买来了,怎么还反悔了呢?

上次我说的是,想娶我家陈婉,至少也要有辆三十万的车!

张玉华不耐烦地打断他,谁家结婚只要车就够了?这只是基本条件,不过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拿出五十万的彩礼,我立马答应你们俩的婚事。

闻言,白飞心头就是一沉。

他从小在贫民窟长大,父亲早些年在工地做工受了伤,没多久就去世了,母亲盘了个小店面卖大饼,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几个钱,他又刚刚上班一年。

为了买这辆Jeep指挥官,已经掏空了所有积蓄不说,还借了一大笔外债。

拿到车的第一时间,他就让陈婉约了她的父母,为了体现诚意,甚至还咬着牙花了将近两个月的工资,在九江酒店定了包厢。

可现在张玉华一句话,就把他打的措手不及。

白飞窘迫地搓着手,为难道:阿姨,不瞒您说,我们家现在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您看要不这样......我和陈婉结婚后,每个月只留下足够的生活费,剩下的全给您,直到凑够五十万?

砰!

张玉华把水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脸色阴沉地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冷冰冰道: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你把我女儿娶走了,到时候不认账,我找谁评理去?

行吧,你拿不出五十万就算了,彩礼我可以不要,但你必须要在市中心的高档小区买一套房子,交首付就行,不过房产证上的名字得写我和陈婉她爸的。

白飞顿时就无语了。

市中心的高档小区,那可是动辄几百万的房子,哪怕只是一个首付,也有将近一百万了,比五十万的彩礼还要多。

见实在是说不动这位未来的丈母娘,白飞只好推了推身边只顾着玩手机的陈婉,想让她帮自己说两句话。

可谁知道陈婉头也没抬,只说了一句话就让白飞如坠冰窟,我听我妈的。

这就是自己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吗?

结婚这种大事,竟然一点主见都没有,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她就一点不在乎他们之间的感情?

白飞感觉自己就像是困在了荒无人烟的冰原上,孤立无援。

这时,闷头抽烟的陈壮抬起头来,语气很不耐烦,白飞,我们也不是为难你,但你既然要娶我女儿,就得拿出诚意来吧?连这点要求都满足不了,我们怎么知道,你将来能不能照顾好我女儿?

话确实在理,可问题是这诚意也太大了一点......

白飞深吸了口气,正想再挣扎一下,就见张玉华把把玩了一会儿的车钥匙塞到了陈婉的弟弟陈宇的手里,陈宇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就装兜里了。

本就压着火气的白飞,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怒了,阿姨,您这是什么意思?

那车可是他买来当婚车用的,这才开了一次。

什么叫我什么意思?车买来不就是开的?这几天陈宇要去找她女朋友,没辆说得过去的车怎么行?

张玉华瞥了他一眼,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再说了,车又不是不还你,等你凑够了彩礼钱,或者在市中心买了房子,我就让陈宇把车还给你。

没等白飞说话,陈婉也开口道:白飞,你别这么小气,反正你平时上下班坐公交也坐习惯了,车就先让我弟开着怎么了?

听着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白飞蓦然明白了什么。

难怪当时张玉华非要让他买三十万的Jeep指挥官,当时他就觉得不对,这款车太硬派了,不适合当婚车,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哪里是为了他和陈婉结婚买的,分明就是买给陈宇的!

陈宇也撇着嘴说道:我姐还真是看错了人,你这么小气,将来指不定怎么对我姐呢。

话是这么说,他却一点也没把车钥匙还回来的意思。

白飞简直要被气吐血,这倒成了他的不是了,他的买车不想给别人开,就是自己小气?

可没想到,这竟然还没完!

陈婉终于将手机放下,若无其事道:我算过了,你家那家店面虽然小,可位置还不错,卖掉的话差不多就是五十万,反正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还不如卖了当彩礼。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将白飞整个人都劈成了焦炭。

那个店面可是母亲唯一的收入来源了,卖掉了以后怎么办?

白飞嘴里一阵一阵发苦,看向陈婉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她真的是自己全心全意谈了三年的女朋友?那个温柔体贴,无论何时都会为自己考虑的陈婉?

可为什么今天,却变得这么陌生了?

随你们的便吧。

白飞心灰意冷,也不想再谈下去了,站起来就往外走。

张玉华在后面大喊,白飞,你什么意思?还想不想娶陈婉了?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这么走了,这辈子也别想和我女儿在一起!

脚下一顿,白飞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中满是失望,张口想说什么,到了嘴边却化成了一句无奈的叹息。

没再理会张玉华,白飞径直出了包厢。

却没料到,刚出来就碰到了一个熟人,自己的大学同学刘浩,刘浩也看到了他,笑眯眯地上来打招呼,哟,这不是小饼子么?你怎么有钱来这里开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