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锦绣人生秀江南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广宁伯府。

傅芸又回到了阔别一年之久的小院子。

院子里陈设没什么变化,原先熟悉的人,一个不剩了。

难过?

有一点点。

毕竟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情感上也会有一些共鸣。

占据这具身体整一年,根据原主的记忆,她是上京广宁伯府的嫡女,今年十六岁,因一次落水事件被庆国公府的二公子救起。为了她的名节,她的父亲广宁伯亲自上庆国公府求亲被拒。

原主性情爆烈,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上吊自缢,她就这么穿过来了。

她当然不想死,做为一个现代人,大好的青春年华,因一场车祸丧命,能再重新活一次,岂能不好好惜命?

她不愿死,家里人也不敢半夜掐死她,没办法,把她送到庄子上来,她原本以为,家里是打算将她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岂料,不过短短一年,又将她接回。

她继承原主的记忆,得知那场落水是继母袁氏故意找人陷害设计,想让她落水后,由她娘家侄儿救起,这样就能顺理成章地把她嫁进她的娘家袁家,也能将她原本的亲事腾给袁氏所生的妹妹傅涓。

哪知出了变故,袁子休那个怂货凫水技不如人,她被庆国公府的二公子宋珩给救了。

那宋珩是什么人?

庆国公府世子的嫡次子,还未及弱冠,被誉为上京第一公子的大才子!人长得风流俊俏,文采斐然,骑射俱佳,简直不要太完美。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的父亲去庆国公府求亲,让国公爷一口回绝,说是宋珩自幼已经定了亲事,不可失信于人。

架不住父亲苦苦哀求,最后国公爷松口,只要她愿意,可以纳为妾室。

原主岂能受这等羞辱!广宁伯府的嫡女宁死不为妾!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宋珩在一艘南下的货船上遇上急浪,落入水中被大浪卷走,半年过去,杳无音信,基本可以判定是再回不来了。

再说这庆国公府宋家,长得玉一般的孩子,说没就没了。庆国公府的老太君没办法接受这样一个实事,那是她疼到心尖尖上的重孙,年纪轻轻还未成家就这样去了,哭了大半年,最后全家一致决定给他娶一门亲事,再过继个宗族的孩子,将来世世代代有香火供奉。

世家贵族哪个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死人?

广宁伯愿意。

庆国公府现在正是鼎盛时期,家中子弟个个出类拔萃,相比他们广宁伯府的空架子,不知要强多少倍,若非如此,国公爷当时怎么敢放出让他女儿入府为妾这种话!

她女儿与宋珩刚好有这么一段渊源,反正也是没人要,倒不如给了宋家,宋家也答应,过继宗族的孩子给她,将来也有倚仗,总好过当一辈子姑子,老死在庄子里,这是其一。

其二,自己最近摊上了件麻烦事,牵扯进一桩贪墨案当中,他自己所贪数额不大,还未查到他头上,怕的是别人将他供出来,丢官事小,削爵那就是愧对祖宗的大事。若是有庆国公这门亲戚,这就成不了大事。

因此,广宁伯傅荣在得知宋家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又亲去了一趟庆国公府,这回自然是顺利谈成了。

然而,即将嫁给一个死人的傅芸对这门亲事并没有太抗拒!

近一年的时光里,她起先很不适应,迷惘了有两三个月,渐渐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庄子里好几个仆妇都是继母袁氏的人,她处处都得小心翼翼,稍稍做出一点出格的事儿,被人报到袁氏那里,隔不了两天她身边那个尖酸刻薄的陶妈妈就会来一趟,秉承她母亲的意思来管教一二。

她身边除了胆小愚笨的丫鬟燕儿,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她也想过出逃,后来发现,想法不能太天真。

庄子其实就是座囚牢,她深居一方小院,日夜有身强体壮的婆子看守。再者,这古代交通不发达,想出远门,必须走官道,每隔三十里一道驿站,需要有身份文书和路引方能通行。

男尊女卑的社会,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属品,只能困于内院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得极不容易,更遑论一个女子单身一人在社会上求生。

宋珩已死,她嫁过去就能摆脱袁氏的控制,也没有盲婚哑嫁的恐惧感,不需要面对素不相识的夫君。原主本身是广宁伯府嫡女,也是贵女出身,规矩礼仪不差,她相信自己能应付得来。

她正坐在窗边看着院里那棵垂丝海棠发呆,燕儿提着裙子一路小跑进来,“姑娘!姑娘!国公府的聘礼送来了,前院都放满了,还不放下,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呆坐了老半天了,“那就过去看看吧!”

不看不知道,燕儿说的,真是毫不夸张,庆国公府可谓诚意满满!

管事的婆子正在对聘礼单子,看她过来了,起先愣了一愣,后来又堆了个笑脸走过来,“大姑娘,快看看,这国公府这手笔,哎!该有的一样不少,都是顶尖的好东西呢!”

傅芸笑了笑,这管事婆子她记得,是府里的老人,落水事发后,曾亲送她去庄子上,那张冷脸与现在这张笑脸比起来,精彩多了!人就是这样,拜高踩低。如今她要嫁给一个死人,就因为这个死人家里地位高,有钱,也有人讨好奉承!

“哼!生前人家不肯要你,人家死后还要巴巴地贴上去!有些人,就喜欢演戏,当初为了装贞洁烈女,上吊寻死博同情!现在又满怀欣喜嫁死人,但凡要点脸的人,做不出来这种事!”

傅涓站在对面院门口,拿着把团扇,说话阴阳怪气。

这事确实不怎么有骨气!但人嘛,审时度势趋利避害是天性,又没有不共戴天之仇,要那骨气做什么?

“妹妹这话就不对了!做人不能恩将仇报,当时是我落水在先,没有宋二公子相救,我早就淹死了,他不肯娶我,我可没怪过他,只怪自己时运不济,怎么就那么倒霉落水了!现在的我,是在报他的救命之恩,何来不要脸之说?”

“你还挺会找借口!报恩?人家当初根本看不上你,觉得你恶心!你还非得往上凑,宋珩要是泉下有知,怕是牌位都要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