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俗人写的小说笑若书妍最新阅读

3333年,天才科学家路甜偶然得到一罐二十二世纪煤气罐。

研究煤气罐做饭的第三天,路甜死在家中,死因煤气中毒,年仅二十。

路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二十二世纪的医院病床上,成为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儿。

真他么

无语

甜甜,你可算醒了?

路甜没说话,面无表情看着女人虚伪做作的笑容。

你爸爸这些天正在帮你姐姐处理些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没有时间来看你,你不要怪他。

爸爸?

何意没等路甜回答,自顾自的全说了,你知不知道你车祸昏迷了三天,错过了和沉余的订婚宴。我和你爸爸没有办法就只能让你姐姐代替你先去了。

何意说完这话,似笑非笑的,不作声似乎想看路甜什么反应。

一醒来就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在订婚的节骨眼上被人抢了是个什么滋味。

路甜脑海一阵钝痛,一些记忆渐渐清楚明晰起来。

宋沉余,她的未婚夫。

在路甜的记忆里,他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所以在听到这名字的时候会头疼。

宋沉余,地大集团的继承人,年纪轻轻事业有成无数世家子弟的楷模,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和路甜拥有十七年的婚约。

而这婚约是路甜的亲生母亲在世的时候为路甜定下的。

虽然宋沉余大路甜六岁,但从他知道这段婚约起,就从来没有反对过,并且一直照看陪伴路甜到长大。

算得上青梅竹马。

直到三年前。

何意带着大路甜三岁的路何玥进了路家。而路程对业界声称路何玥是继女。

但是路甜知道,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从这一天开始,从小娇生惯养的路甜开始失去属于她的一切,父亲的信任,宋沉余这个胜似哥哥的未婚夫的信任。

看着自己爱的人一个一个的离自己远去,成绩一落千丈,在名媛之间的名声也渐渐的越来越差。

甚至在学校也慢慢的被孤立

路甜皱着眉消化这些信息。

在何意的眼里,路甜这个时候应该非常痛苦,她越是痛苦她就越是开心,毕竟这些都是路甜欠她们母女的。

甜甜是不是不太舒服啊?何意故作惊呼,脸上不禁流露出了几分得意神情。

你也不用太伤心,虽然沉余这样的男人难得一见,但是阿姨还认识好多年龄和你相近的,甜甜如果喜欢,阿姨都可以介绍给你。

说到这儿,何意的笑意越发的大,有些可惜道:就是可能比不上沉余的家世,但是阿姨知道甜甜不是那种在乎家世的人。

路甜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毫不遮掩的恶心嘴脸,有些轻嘲。

宋沉余那是她母亲在世的时候为她定下的婚约,何意却借着她昏迷轻而易举的就占去了?

算盘打的还真的是好。

何意身边的那些所谓年龄相近的无非就是何家那边的亲戚,哪一个不是借着路家的势为非作歹实实在在的纨绔子弟?

我在乎啊。

路甜脸上挂着散漫,慢悠悠的打断,谁告诉你我不在乎的?

何意被路甜这句不按套路出牌打的措手不及,是吗?

皮笑肉不笑,阿姨还以为你看中沉余,并不是因为他的家世呢。

这个时候何意故作无意的拿起手机,好似是看了看时间。

时间也不早了,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咱们也该回家了。

路甜不在意何意到底打的什么注意,她又不是那个温室里长了十七年的路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