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不予她全文小说宁窈秦之言免费阅读

一夜春光旖旎,再睁眼,枕边已是空空如也。

宁窈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

各种画面铺天盖地涌现,她摸了摸滚烫的脸颊,才意识到昨晚一夜荒唐,竟然跟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

怎么会!

就算她昨晚喝醉了也不可能冲动到这个地步。

苍白的嘴唇被她咬出血来,昨晚的画面纷至沓来。

一个熟悉又不怀好意的面孔赫然跳跃在她眼前。

宁玥!一定是她!

宁窈心知一场硬仗即将到来,她收敛心神,眼神骤冷。

次日,宁家宾朋满座,欢声笑语一片。

宁窈踩着高跟鞋,走进宁家就看到一身洁白抹胸长裙的宁玥小鸟依人地站在顾长宁身边,满脸幸福。

而顾长宁温润的笑容,生生刺痛了她的眼睛。

宁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顾长宁,跟她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

今天什么好日子,这么多客人呢!她声音尖锐,就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

宁玥和顾长宁脸上笑容俱是一僵。

宾客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她身上。

这位宁家大小姐怎么这时候才出现?亲妹妹订婚都不愿意来,果然跟她妈妈一样心狠。

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狠狠扎在了宁窈的心上。

姐姐宁玥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顾长宁却看着她,神色复杂万分,窈窈,你终于出现了,今天是我和玥玥订婚的日子,你会祝福我们的吧?

宁窈眉梢轻扬,祝福?跟你订婚的难道不该是我吗?

姐姐。宁玥站了出来,我和长宁哥哥是真心相爱的,求你成全我们。

这话一出,宾客们的表情均变。

唱的是哪出儿啊!

大家都知道顾家小少爷跟宁家小姐感情好,可没人知道到底是哪位宁家小姐。

宁窈冷眼看着宁玥,成全?我就离开三天,我的亲妹妹就跟我男朋友两情相悦了,说出去好听吗?

窈窈,话别说太难听!我不想跟你撕破脸皮。顾长宁皱起白面皮,极其不满。

这就开始护犊子了!

宁窈嗤笑,自己做事难看还怪别人话说的难听?三天的时间恐怕不够你们勾搭在一起吧!

姐姐!

宁玥看着宁窈绝美的脸,眼底划过嫉恨,是你先对不起长宁哥哥,怪得了谁。

唔!

宁玥拿出手机,打开一段亲密视频,里面的女主角,正是宁窈。

她暧昧的声音透过扬声器传来,全场一片哗然。

看着视频里失去理智,整个人都缠在看不清脸的男人身上的自己,宁窈眼神渐冷。

你怎么会有这个视频?她阴沉沉地看着宁玥。

她和顾长宁前几天吵架了,宁玥劝双方都冷静一段时间,她也不想跟顾长宁争吵,干脆跟顾长宁打了声招呼,出去旅游。

没想到发生了那晚的事情。

宁玥见她面色阴沉,自以为抓住她的软肋,句句话都像刀子,往她心窝子上戳。

姐姐,这跟我无关,这个视频在网上都传开了,要不是长宁哥哥和爸爸把热度压下去,你的名声就都毁了!

软糯的声音配上这话,听得宁窈恶心。

姐姐,长宁哥哥也很想相信你,可你连个解释都没有,回来就质问我和长宁哥哥,太让我们失望了。

说着,宁玥眼睛红红的,顾长宁见了,心疼地把她搂在怀里。

两人恩爱的样子刺痛了宁窈的眼睛。

宁窈,是你先背叛我的,我选择跟玥玥在一起,以后,我们就没关系了。

顾长宁冰冷地看着她,好像看一个陌生人。

她先背叛他?

宁窈只觉得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视频是前天晚上的,你看到视频,就在短短一天准备好跟宁玥订婚的所有事宜,顾长宁,你当我是傻子吗?

她冷眼看着两人,我宁窈把话撂这,是我甩了你顾长宁,你这样的垃圾,宁玥的确很适合你。

放肆!

中气十足的声音随着一个巴掌一起出现,狠狠打在宁窈脸上。

宁父厌恶地看着宁窈,这张脸跟他曾经挚爱有七分相似,可他以前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你跟你妈一样,水性杨花,不安分,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宁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冷眼看着宁父。

这就是她爸!亲生女儿遇到这种事情,问都不问一句就给她一巴掌,骂她丢人现眼。

可笑啊。

在她爸心里,她还不如一个外人。

好,我走。

宁窈冷笑,希望,你们别后悔。

话落,她转身就走,高挑纤瘦的身影挺拔,却显得格外失落。

姐姐宁玥想要追出去,却被宁父叫住了,爸,姐姐心情也不好,我们不能这样,要不然还是取消我和长宁哥哥的订婚宴吧?

玥玥,她不配你这么善良!顾长宁紧紧抓着她的手,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

长宁哥哥

两人的深情告白一字不落地传到宁窈耳中。

她不禁冷笑,情深似海的筹码,到底用了她当垫脚石。

这个家,她早就不应该留下了。

四年后。

妈咪,快点,我们要迟到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团子两手叉腰,小嘴撅的老高。

宁窈打了个呵欠,宴宴,我们是去砸场子的,不是去送礼,迟到了也没关系。

小家伙是当初那一晚有的,她考虑很久,还是把他留下了,眨眼的功夫就三岁了,可可爱爱,绝顶聪明。

她这个老妈有时候都会被嫌弃。

宁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认同地摇头,迟到是不礼貌的,早点出现,还能猝不及防,用最快的速度击垮对方心理防线,妈咪,让敌人溃不成军才是我宁宴的风格。

噗!

小家伙一本正经教育人的样子真把她逗笑了。

不过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

走吧!

她牵着儿子的小手,看着面前大大的结婚照,眸底墨色晕染开来。

啧!这就是妈妈甩掉的男人吗?妈妈你以前的眼光好差啊!

宁宴撇撇嘴,瞬间冲散了宁窈心底那点悲伤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