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遇见曙光遇见你萧渡安净章节完整版阅读

城东某家咖啡店。

萧渡进门,扫一眼四周,最后把目光定点在角落一手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一手拿着手机凑到耳边低声说着什么的女人。

从侧面看,她的五官线条很好,没有一丝情绪的脸上,看起来反而有种格外禁欲的冷淡气质。

就她了。

萧渡勾了勾唇角,朝着她走去。

他站定随之坐沙发上,冲着对面的人笑得跟二百五似的,开口就是问:安净?

对面的人有几秒的愣滞,似乎确定他的身份后才低声对着传声筒说:我这边有点事,你先按着我说的改,改完发我邮箱。

萧先生,你迟了......安净抬手看了眼腕表的时间,紧皱的眉头越发紧,三分钟。

如果我说来的路上顺便抓了个小偷你信吗?他说完,抬手招来店员,话一转,给我来杯......

他挽起的衬衫袖子露出手臂的肌肉线条,手肘撑在桌面上,斜眼看着向着他们走来的店员。

一整天来来回回那么多人,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难得看到一道养眼的风景,店员不由多看他几眼,红着脸搭话:先生,您需要来杯咖啡吗?

萧渡捏成拳头的手低着下巴,盯着说话的店员,唇瓣上下一动:凉白开。

明明是普通不过的一句话,却让店员的脸莫名发烫,她忙着避开视线,急急忙忙应了声就转身走。

安净合上电脑,不悦的问了句:萧警官,你日常办案也这样?

哪样?

萧渡视线微微一侧,冲着安净一笑,她抬起眼正好撞上他眼带桃花的眸子,随即不慌不忙的别过脸。

萧渡带着笑意的眼角微妙一弯,露出一丝玩味儿:作为一男的,喝温水显得多娘炮,再说,我们这种天天出外勤的,凉白开的待遇算好了。

安净嘴角一扯,他要是穷得连杯咖啡都喝不起,绝对过不了安家人那关,更不可能坐在她的面前跟她相亲的。

萧先生,我......

安净才一开口,就被萧渡口袋里传来大张伟版本的《葫芦娃》打断。

她皱了皱眉头,正要开口,却看到萧渡抬手示意:不好意思,局里的电话我在听,你说......唉,你能不能有事说事,我第几次相亲关你屁事儿?

刚端起咖啡的安净嘴角一扯,本来打算好好跟这一次的相亲对象处处看的想法被眼前的人斩断了。

却在这时听到萧渡不同于刚才的语气说:我在附近,这就过去。

萧渡挂断电话,抬头看一眼安净,后者似乎正有离开的想法,跟他同频率起身,顿了动作看他:既然萧先生不是第一次相亲,回去怎么说,应该不用我告诉你吧?

先生,您的冰水。

店员不合时宜的插进来一句话。

冰水免费?萧渡将看向安净的视线转移到店员身上,拿起她端着的冰水,咕噜咕噜喝了半杯,真有急事,没法儿送你回去。

转身离开,他还不忘给店员送上一个媚眼。

安净满头黑线,一边好奇谁给她介绍的奇异生物,一边弯身收拾在等萧渡时用来办公的手提电脑。

拿着东西走到前台时,收银员却告诉她,刚才离开的男士已经买单。

萧渡离开之际还不忘维持他最后的绅士,但在安净眼里,他那所谓的绅士却已经碎成渣。

......

云城六月的天气,闷热得让人心浮气躁。

在拥堵时段跟行政班一样朝九晚六的市中心,街上的人一个个儿脸上写满了我赶时间四个字,仿佛谁要拦下他们就是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

坐在有字母的大众车内的萧渡降下车窗探头看一眼前边直接导致堵车的交通意外,这要搁在平时他倒不急不躁,但眼下有个重要的案子等着他。

他低声骂了句:哪个智障撞了车不肯赔钱?

等了三分钟车流依旧没动,萧渡这才不得不下车,走到交通事故现场,长臂揽上交警同志的肩膀:兄弟,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谁是你兄弟?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妨碍......

交警正要开口骂,看到萧渡递过来的小本子,在本子上的寸照跟他的脸来回看几眼,才硬生生的将走到喉咙的话咽下去,转而赔上一脸笑:原来是......

我的车堵在后面,钥匙给你,你处理完这事帮我把车开回你们大队,我晚点过去取。

萧渡说着,也不给对方开口拒绝的机会,把钥匙往他手上一扣,一溜烟儿跑了。

交警朝着他的背影一连哎了好几声,只看到他抬起手摆了摆:劳驾。

萧渡弯身进了被警戒带圈起来的现场,法医白涂已经勘查完现场,正准备回去。

看到今天出门前明显捣拾过的萧渡,不由顿下脚步:萧队这是在约会中途被叫过来的?

难得公休,正忙着相亲里面什么情况,人是什么时候死的?萧渡冲着白涂动了动下巴,吐字清晰无比。

说到案子,白涂瞬间变得严肃,黑框镜片后面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凌晨五点,前后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对班的同事没看到她来上班,打她电话没人接,上午十点被人在杂物间发现,身上没有明显被硬物伤过的痕迹,不排除突发疾病死亡的可能,但具体要等到尸检报告出来才能最后确定。

萧渡盯着白涂看着:今天下班前能不能出结果?

看到白涂略为难的样子,萧渡拍了拍他的肩膀,和颜悦色一笑:案子结束请你吃饭?

得,冲着萧队这顿饭,就算加班加点今天晚上我也要把结果发给你。

萧渡的一顿饭可是他们一个月的工资!

白涂乐呵呵的说完,夹着本子急忙离开现场。

萧渡眯起眼睛透着萦绕的烟雾朝着里面探了探头,问边上的新来的实习生秦越:酒店怎么说?

到底是实习生,乍得听到警察问话,下意识的抬头挺胸,站得笔直,姿势且僵硬,以最快却又字句清晰的语速说:出面的是酒店的大堂经理,酒店负责人还没到。

都死了人,领导纵然有几个亿的生意要谈也得缓口气派个说得上话的人出面吧?萧渡朝着现场走去,低声骂了句,什么破烂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