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自救指南反派求放过云间竹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满眼的粉色绸缎,红漆木的装潢,古色生香的,就是脂粉味香的扑鼻。

程远安从一张粉嫩的床上醒来。

这是哪儿?

程远安只觉得脑子肿胀,恶心地想吐。

低头,明晃晃的东西抵在自己脖子上。

什、什么情况?

一把匕首正对着程远安!

程远安吓得吞了吞口水,开局就是生死场?缓缓地转头就看见了桌边面色阴郁的男人,抬头,只见男人穿着玄色衣袍,剑眉飞扬,一双丹凤眼狭长。

还,还挺帅,要是手里不拿着匕首的话,就更帅了。

程远安小心翼翼的挪着刀片,“不好意思,这,这个东西能不能先…”

她的话没说完,坐在桌边的男子打断。

“没死?”语气里满是厌恶和杀意。

哈......现在人的交流方式这么猛?

程远安傻傻的抬头,顺着男人俊美的五官一直滑落到下面。

可是,这也太帅了吧,简直比我们夜总会的鸭还好看......

难道是coply?

正打量着呢,突然一段记忆涌入程远安的脑海。

几个时辰前。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位置。

一个公子哥儿,红着脸,满是轻佻地说:“这个男妓不错,就要他了。”

说出如此轻浮的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程远安。

或者说是程远安这具身体。

老鸨惶恐不已:“公子,这是丞相萧景大人啊,你快别闹了。”

“你怕本公子给不起钱,”程远安一边掏钱,顺手摸了一把萧景的腰。

萧景面色难辨。

下一秒那个程远安就倒了。

程远安清醒过来,眨了眨眼,没出声。

这是什么大型社死的现场?

她不是从夜总会下班,刚进巷子就被人打了么,怎么会有这种记忆?

程远安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门口有人大喊:“少爷,你等等我,我去叫将军救你。”

“噔噔噔”一阵下楼的声音响起。

少爷?

谁是少爷?

程远安垂手摸了摸胸口,嘴角抽搐。

平…平的?

坐在桌边的男人,奇怪地看了一眼程远安,继而开口:“还记得刚刚做了什么吗?”

左手拇指轻轻摩挲着匕首的锋利面。

想要搞清面前状况的程远安,觉得保命更重要,结结巴巴说了句:“那,那个,我说刚刚不是我,你信么?”

“呵~”萧景语带讥笑,匕首又近了几分,“你觉得本官信么?”

程远安本就脑袋昏沉,活命的欲望快过脑子,嘴快地说:“我保证今晚的事,你知我知,明早,不,现在立马忘得干干净净。”

她全然没想过,一个丞相来青楼可能不是图快活。

没想到,她这句话完全触了萧景的霉头。

萧景面色突而狰狞,杀气四溢:“忘得干干净净?”

“......”

这又是怎么了?

作为一个独立的新时代女性,程远安觉得自己理解不了萧景的脑回路了。

萧景突而整理袍子,缓缓起身,凤眼微挑:“原来你还记得发生什么啊。”

程远安犹豫片刻,连连摇头:“不、不记得。”

萧景却像没听见她说什么,缓缓靠近,用那种下一秒就弄死她的语气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你不得了。”

确然如他所说的,那只细白纤长的手,一把捏住程远安的纤细的脖颈。

原本就虚弱混乱的程远安,毫无反抗之力,费劲地挥舞了一下双手。

程远安哭爹喊娘的,泪水一下子落下来了,“大人饶命啊,其实我,我,我失忆了!”

面对萧景却是徒劳无功的,他渐渐加大力度。

没想到,面前这人,竟然如此喜怒无常,说杀就杀。

简直就是个疯批!

程远安觉得自己呼吸逐渐困难,张着嘴,念叨着:“呜呜呜,救命......。”

萧景一直噙着笑,看她挣扎不开的样子。

厢房的门被推开。

一个侍卫打扮的男人,看了一眼已经开始翻白眼的程远安,跟萧景说道:“大人,这是程燕北将军的儿子——程远安。”

掐着他的萧景突然犹豫了一下,随即松开手,把她甩开。

程远安被摔到床脚,好容易得了空隙,捂着脖子大口地喘气。

死里逃生的感觉,她这一天晚上真是要体验个够。

程远安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如果是梦,怎么会那么疼?

可如果是真的,这又是哪儿?

她不是被敲后脑勺死了么?

耳边传来萧景阴恻恻的话语。

“我说是谁,竟然是享誉上京城的纨绔程远安啊。”

语调上扬,带着嘲讽。

“长风,听说他被众贵族女子称为最佳公子?”萧景问一旁的侍卫。

长风瞟了坐在床上,满是狼狈的程远安,艰难点头:“回大人,是的。”

萧景伸手捏住程远安的下巴,“真想知道,你这样的纨绔,你爹会拿什么换你?”

那模样,恍若阎罗现世。

“不如先砍了一只手,给你爹送过去?”

程远安脊背发凉,砍手?不是说是丞相吗,手这么黑?

识时务者为俊杰,程远安一瞬间趴在地上求饶,惨兮兮的说:“我可以给大人为奴为婢,手还是、还是留着吧......”

萧景却觉得更加有趣了,松开捏着程远安下巴的手,用丝绢擦擦。

“长的还不错,以后就跟着本官,养养再说。”

长风:???

程远安:!!!

这个口气,好像养只猫猫狗狗一样随意。

程远安皱眉,略带嘶哑的出声:“跟着他,什么意思,难道是......?”

妈的,她穿成男人还不算,还要遇到个变态?

萧景意外挑眉,“不行?那可由不得你,本官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程远安转而看向一旁的侍卫长风,长风抬头看房梁。

这位爷疯起来,他们这些人也得遭殃,他可不敢劝。

萧景说了句,“回府。”

下一刻,几个带刀侍卫走进来。

两个侍卫分别架着程远安的两只手,拖着出了门。

等到此时,程远安才有时间打量周围。

穿得花花绿绿的姑娘,被各式各样的男子搂在怀里,一脸谄笑,假得可怜。

看见程远安被拖着出来,有些姑娘同情抑或是心疼。

男子却都一脸地嘲笑。

意识沉沦的瞬间,程远安听见有人说:“这苏家公子这会终于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