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战王归来 (全本小说) 陆归远钟曼玉全文免费阅读

钟家庄园,大门口。

奶奶,我死都不会嫁给陆归远的。

他就是个废物,卖国贼,根本配不上我,必须退婚!

钟曼玉委屈巴巴的向钟家老奶奶诉苦。

头发花白的老奶奶点头,高声向人群宣布:当年陆归远贵为屠天王,身世显赫,绝世无双,方有资格做我钟家女婿。

如今他叛变大夏,人人得而诛之,再成全这桩婚事,我钟家也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所以我正式宣布,取消这桩婚事,我钟家自此与陆归远无半点关系!

钟曼玉掏出早准备好的休书,揉成一团,扔到趴在门侧的男子身上:这是休书,你陆归远被我钟曼玉给休了!

拿着休书,赶紧给我滚!

十冬腊月,大雪纷飞,

空气似都凝固结冰了

男子衣着单薄,浑身血水和冰雪融为一体。

只有瑟瑟发抖证明他还活着。

此男子正是陆归远,当年声名显赫的屠天王,如今落魄的卖国贼。

围观群众拍手叫好,嘲弄辱骂。

堂堂屠天王,如今竟沦落为废人,被未婚妻当众退婚,奇耻大辱啊,哈哈。

我只想说,这婚退的好!

他率数万屠天军团投奔敌国,当诛九族。现在这一切恶果都是他应得的。

要我说,这种人就该活活被冻死。

乡亲们,给我砸,把他给活活砸死了。

一连串拳头大的雪球,飞砸向陆归远。

陆归远虚弱睁开眼,望着愤怒的民众,笑的凄惨。

这整十年,我陆归远都在边境杀敌。

一次次枪林弹雨中九死一生,一次次从死人堆里捡回性命,用我和兄弟们的血肉,才堆砌出屠天王三字。

往往两军尚未交战,敌军一听我屠天王的名号,就会弃甲曳兵溃逃。

可我这个令敌军闻风丧胆的屠天王,却被我亲兄弟陆未央栽赃陷害,一夜间从大英雄变成了卖国贼,惨遭未婚妻退婚。

我曾用命守护的子民,更是要置我于死地!

不服,不甘啊!

他虚弱的声音,淹没在了民众叫骂声中。

看着陆归远渐渐被大雪球淹没,钟曼玉和钟家老奶奶笑了。

他就算不被砸死,也得活活冻死了。

奶奶,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绝情了啊。安静的钟家人群,忽传来一个异样的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是钟家最小的孙女,钟声晚。

钟声晚原本貌美如花,倾国倾城,重城百魁榜榜首。

但后来突遭意外,左边脸被开水烫了,留下一个丑陋的疤痕。

为此她从百魁榜榜首,沦为人人嘲笑的丑女。

自此她就再没抬起过头来,生怕别人看见她的丑脸。

钟家老奶奶从对她的不待见,也渐渐变成了嫌弃,厌恶。

钟声晚的话激怒了钟曼玉:钟声晚,你什么意思?你在替这个卖国贼开脱?

老奶奶也是一脸不悦。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钟声晚声音小的如蚊蝇哼哼。

屠天王为我大夏所做贡献,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可以说若没有他,我大夏不可能国泰民安,咱们更不可能安居乐业。

是他和将士们用血肉铸成城墙,才让咱们避免遭遇战火纷争,流离失所。

抛开他叛徒的身份,他起码是我们的恩人,咱们不能恩将仇报......

陆归远诧异抬头,死灰双目里总算焕发半丝色彩:没想到如今还有人肯替自己说句公道话。

给我闭嘴!钟曼玉呵斥道:如今陆归远臭名昭著,人人得而诛之,你却还替他说话,到底是何居心?

你想把祸水往我钟家身上引,害我钟家也沦为与他一样,人人唾骂的存在?

老奶奶曼玉请求您严惩钟声晚。

钟声晚忙哀求老奶奶:老奶奶,您听我说啊。

我总觉得,陆归远是被诬陷的。您想,他在大夏已贵为屠天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将来很有可能坐上国主之位,前途无量。

可他叛变大夏,归附敌国能换来什么好处?无非一个二流贵族罢了。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知该怎么选择......

真是丑人多作怪!老奶奶呵斥一句:钟声晚,低下你的丑脸,看见就恶心!

我......钟声晚无语凝噎。

一直以来她最忌讳别人讨论样貌,如今老奶奶当众说她丑人多作怪,她心如刀绞。

老奶奶道:陆归远如今是全民公敌,谁替他说话,也是叛徒,必逐出钟家!

众人安静。

钟曼玉忽然道:奶奶,我忽然有个不错的主意。

既然钟声晚这么可怜同情陆归远,倒不如把她许配给陆归远吧,也免得外界人说咱钟家不仁不义,落井下石。

老奶奶稍加思索,点了点头:嗯,曼玉的这个主意不错。

钟声晚慌了:奶奶,您不能......

闭嘴!老奶奶打断钟声晚:这是家族命令,你要抗命?

从现在起,你就是陆归远的女人了。管家,去收拾钟声晚的东西,送她出门。

好!

管家一路小跑,去收拾钟声晚的东西了。

钟曼玉一脸得意:妹妹,恭喜你啊。到时你和这个卖国贼的喜酒,我可得多喝几杯!

人群大笑。

钟声晚没有说话,只是复杂眼神的看着陆归远。

世人对你不公,那就让我来弥补你吧。

哪怕......为你送终。

很快,管家就把钟声晚的全部家当都收拾来了......仅一个行李箱,及里面的衣物。

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钟声晚顶着世人的嘲弄辱骂以及漫天风雪,迈着坚毅的步伐,带着全部身家走向陆归远。

陆归远早已和风雪融为一体,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钟声晚蹲下身子,清理掉陆归远头上的雪和烂菜叶臭鸡蛋。

你愿意娶我么?钟声晚小心翼翼询问。

陆归远没有回应。

你愿意娶我么?钟声晚再询问一句。

陆归远依旧无动于衷。

哎。

钟声晚心痛不已:连你都看不上我的吗?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她脱下自己的棉服,盖在陆归远身上,转身要离开。

却不曾想刚转身,一只大手忽然拉住了她的手。

她扭头,发现是陆归远拽住了她。

钟声晚震惊:陆归远不是已经被废掉手脚筋了吗?

为什么还能动?

陆归远眼神无比坚毅,看着钟声晚,深情款款:你愿意嫁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