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筱霍长柏厨色生香猎户娘子有点甜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敢不要脸的偷男人,必须把这孽种浸猪笼沉塘!男人的声音粗嘎,话一出得到不少人的赞同。

对,这种祸害越早解决越好!被外人知道,咱们河下村的名声可就败了。

里正,你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不能偏袒自家人,否则大家伙可不服!

七嘴八舌的声音中,刚刚醒过来的柳筱大惊失色。

浸猪笼!

是她想的那个嘛?一穿越就玩这么大的?!

性命攸关,柳筱手一够,死死扒着桌腿不肯松半点。

这傻子还想逃,快松手!有人呵斥。

笑话,这会真松手才叫傻子。

柳筱高声喊道,我不松,你们凭什么抓我走?!

好歹她柳筱也是御门堂的首席厨师,旗下拥趸者众多,手一招老饕们是一呼百应,是个体面人。

老天爷不声不吭地,让她一觉醒来到了这么个封建糟粕的鬼地方,死也得死的明白吧?

哼,你勾结外男不知廉耻,全家上下的名声都给你祸害光了,你还有脸问为什么?是那道尖锐的女声。

你说我勾结我就勾结了?柳筱抱着桌腿,奋力挖掘着脑海中的记忆,期间不忘白了她一眼,你有证据吗?

柳欢欢穿着秀气的桃粉小褙,好看是挺好看,就是神情有些狰狞,破坏了大半她姣好面容带来的美感。

她先是气急,接着反应过来,这傻女竟然能说清楚话了?

柳欢欢不动声色同一旁青年人交换了个眼神,才不客气的说道:你同霍长栢孤男寡女,一夜未归,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你做这些事的时候难道都没想过你还同樊青林哥哥有婚约?

你这样不仅是丢了我们柳家的脸,有你这么个未婚妻,青林哥哥之后去学院还怎么自处?

柳欢欢戚戚然将要落泪,一副为他人着想的样子引得众人侧目。

樊青林跨步向前:我们俩的婚约也不必再提,就此作废吧!

此时,柳筱才终于同记忆深处扒出来点有用的记忆,原主叫柳笑笑,她的爹爹因为对樊青林有救命之恩,两家儿女便定下了婚约。

却不想柳笑笑长到十岁时,因为落水发高烧,救治不及时,成了傻子。

而樊青林却早早中了童生,甚至在半年前成了秀才,只要将来能中举就是妥妥的官老爷。

他本来就嫌弃柳笑笑是个傻子,再有柳欢欢的刻意接近引诱,两人很快便勾搭在一起,而原主这个眼中钉便被设计和混混有了苟且

虽然是穿过来的,借用了柳笑笑的身体。

可再看看眼前两人你有情我有意的模样,柳筱仿若被塞了一口炼猪油的猪板油,还是生的那种。

一旁因为变故停住的众人总算反应过来,几个妇人拥簇而上,掰开柳筱的手指架着她就要往外去。

身体猛地悬空,柳筱仿佛心脏也跟着提了起来。

乖乖等死可不是她的风格,得想个法子。

于是下一秒,柳筱用力摆腿扭动起来,整个人像条滑不溜手的泥鳅,没几下就因为重心不稳滑坐在了地上。

不等人再抓,她立马开口:等一下,先别抓我,如果我有证据能证明我是清白的,是不是就可以不浸猪笼了?

什么证据?里正抽了一口大烟。

他是原身的亲爷爷,方才也就这样看着孙女浸猪笼,冷情极了。

这个。柳筱用力掀开臂腕上的衣袖,露出手臂上一点灿若红霞的守宫砂,这下总能证明我的清白了吧?

众人哗然。

这倒是做不得假。

朱砂痣乃女子出生时至亲所点,初次情动之时方可退去。

男女大防对于女子来说十分看重,平日里手腕、脚腕都十分注意不能露出半分,以致谁都忘了检查这一茬。

柳欢欢咬牙,那也不能保证你同那霍长栢没有干系,守宫砂还在只不过书名你们还没勾搭到那份上罢了,说不定日后就

大丫头!里正的一声爆呵,打断了柳欢欢的未尽之言。

这话再说下去,可就难堪了,也有不容人之嫌。虽然里正也不喜欢这个生下来就一脸痴傻的二孙女,可眼下似乎有了好转,更重要的是,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既然笑笑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就说明勾结一事纯属污造,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所有人都不许再提!里正下了定论。

樊青林急了,追问:柳爷爷,那婚约?

照旧!

我不同意!

柳筱扶起在地上因为哭的太猛、缓不过来来得孙氏,将她送到椅子上坐下。

才朗声道:刚才说爷爷勾结一事纯属污造,那不得找出来到底是谁在污造吗?我说的是不是呀,我的好堂妹?说不定这回真有人要浸猪笼呢?

笑死,这么大的亏她要是吃下去屁都不放一个,她就不是柳筱!

柳筱站定在柳欢欢的跟前,笑吟吟的神情落在柳欢欢眼里,却堪比见了鬼。

她真的知道了!柳欢欢心神大乱,摇着头,捂着手臂就要往后退,却不料打人群后冲出来一个人影,不管不顾直奔她而来,对着她的袖子就是一扯,只听一声布帛撕裂声,竟是被人撕了袖子!

再一细瞧,白晃晃的手肘上当真空无一物!

众人这可是炸了锅!谁能想到这么个反转?

明明先前说勾结男人的是柳笑笑,谁料笑笑的守宫砂还在,柳欢欢的却是没了,方才那一通指摘,竟是在贼喊捉贼?!这要是写成话本子,说书先生得说上个三天两夜!

再一看这扯了柳欢欢袖子、掀起一场风波的好事者是谁,竟是柳笑笑那个只晓得哭喊的老娘孙氏!

豁!好家伙,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啊!

不准看!不准看!我没有!是你这个*存心陷害我!柳欢欢当众被揭了底,歇斯底里几欲疯狂。

她想冲上去划烂柳笑笑的脸,让她再也笑不出来!

不待她动作,里正也是柳筱她爷爷已经坐不住了。

他原本是想清理门户,反正牺牲一个傻子孙女,来换柳氏一族的名声,也是一桩不错的买卖,可他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柳氏家风之名,决不能毁在他手上!

够了!你给我跪下!事已至此,众目睽睽之下之下,里正可不能重拿轻放。

柳欢欢后膝被踢了一脚,跪倒在地上。

她看着里正严肃的面容,方才愤怒散去,随之涌上心头的是恐慌。

不、不会的她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爷爷怎么可能会放弃她?可里正的目光太过冰冷,让她坚定的心一点点犹豫起来,她看向樊青林,轻捂了下肚子。

柳筱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服,却没错过柳欢欢的动作,她眯了眯眼睛,转眼就看到樊青林眼神纠结的样子,不禁留了心眼。

而樊青林想到樊家三代一脉单传的情况,他咬了咬牙,噗通一声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