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儿没完by黑不溜秋哇在线阅读

“沈星粤!你这个小贱人,别装死!”

棺材前,穿着白袍子的妇人指着躺在地上的妙龄少女破口大骂。

面容皎洁的少女始终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妇人顿时有些慌神,心里暗想,难不成是真死了?

“不就是头上流了点儿血吗?我告诉你,你奶奶拿了我们家的彩礼,现在我儿子被你克死,这个冥婚,你跑不了!”

沈星粤仍是僵硬地躺着,额头上鲜血淋漓,衬得一张小脸更加白皙俊俏,也愈发显得了无生气。

妇人越看越怕,赶紧眼神示意身后的壮汉抬走棺材。

临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沈星粤!你最好是真的死了去陪我儿子,否则,咱们这事没完!”

村里的人面面相觑,见闹出了人命,哪里还敢逗留,纷纷散去。

不知过了多久,沈星粤只觉得十分头疼,浑身无力,耳边传来自己母亲的呼唤声。

“星粤……星粤你醒醒啊!”

是娘?

自己怎么会听到娘的声音?

娘不是早就在她19岁的时候就喝农药自尽了吗?

在娘死后,周家的事情虽然平息,可她却一辈子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在村子里也被人指指点点。

后来她离开了村子,到省里安顿下来,做了点小生意,日子过的还不错。她一辈子没有结婚,安稳地活到了五十多岁,患上胃癌去世了。

她本该死了,娘也死了,可是,为什么她却感觉到是娘在她身边,抚摸她的额头,脸颊上还掉落了几滴冰凉的泪水?

这真实的触感,迫使她睁开眼开看看周围。

她的视线开始清晰,艰难地转头,打量着四周,身边是年轻的母亲泪眼婆娑的模样,她努力张开口,沙哑的说了一句:“娘,咱们是不是在阴间团聚了……”

沈星粤看着面前的母亲,心疼不已,自己也跟着不争气的掉了几滴眼泪。

唐云霞听见女儿竟然说出这样轻生的话,一把抱住床上的女儿,大哭不止:“女儿啊!是娘没用!娘拿不出那两百块钱,没法解除你和周大宇的婚约,才让周大宇的娘天天抬着棺材来闹,让你给他儿子配阴婚!”

“不过闺女,你放心,这婚事是你奶奶和婶娘擅自收了周家的钱,非要给你定的,现在出了事,娘一定去找你奶奶,把彩礼钱要回来,给你解除婚约!”

沈星粤下意识的抱住自己母亲,听着唐云霞的哭诉,陷入了回忆中。

周大宇?

那不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吗?

周大宇本是堂姐的未婚夫,家里很有钱,但是从小就因病卧床,是个不折不扣的病秧子。

堂姐长大后死活不愿意嫁给他,婶娘和奶奶拗不过堂姐的意思,却又舍不得那两百块钱彩礼,便把她的八字帖换给了周家,让她代替堂姐嫁了过去。

可是还没等到结婚,那周大宇就身子不行去世了。

之后,便迎来一系列的噩耗。

沈星粤想到这,猛然坐起身,打量周围的一切。

小土房子里,装修虽然破旧,但家具都一尘不染,整齐的摆放着,这熟悉的场景,是她曾经和娘的家!

“娘……今天是初几?”沈星粤神情恍惚,一脸呆滞。

唐云霞见沈星粤迷迷糊糊的,赶紧擦擦眼泪,说道:“闺女,你怎么了?今天是五月初三啊。”

“初三——正是娘喝农药自杀的前三天!”

这天也是周大宇的头七,因为周家舍不得两百块钱彩礼钱打水飘,表面上要她过去给周大宇守活寡,实际上盘算着让周家的傻子老二睡她!为此,不惜抬着周大宇的棺材到她家来闹事!

推搡之间,自己撞在了周大宇的棺材上,昏迷不醒,整整三天。

前世,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母亲去找奶奶要钱,却反被羞辱!

羞恼之下,她决定用自己的命赔给周家——等沈星粤醒过来的时候,娘早已经骨枯黄土。

苍天有眼,她竟然重生回到了影响她一生的时候!

唐云霞担忧地看着自己闺女,撞到头之后,醒来的脸色很不对劲,一会平静,一会又皱眉,害怕女儿是撞出了什么毛病。

当即打定主意,要去和奶奶要彩礼钱,早早的解除婚约。

“闺女,你别上愁了,你放心,我这就去找你奶奶要彩礼钱,把钱一分不差的还给周家,让他们别再来闹事!”

唐云霞站起身,就要去找奶奶要钱。

沈星粤警惕的抬头,头上包着的伤口隐隐作痛,而这疼痛感真切的告诉她,她确实重生了!

她当即拉住唐云霞,悲伤地看着年轻的母亲,她绝对不能让唐云霞去找奶奶要钱,否则,就会离母亲的死更进一步。

既然她重生回母亲还在的时候。

就一定要好好保护她,绝对不让她离开自己!

“娘,别去!”

“我、我有点饿,能不能先给我做点吃的……”沈星粤找了个借口,拖延自己母亲去找奶奶。

唐云霞的表情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点点头:“好,娘去给你做点吃的。”

来到厨房,唐云霞只能熬一锅米粥,冷冷清清,连盐都没有。

她也知道,自己女儿受了伤,肯定要吃点好的补一补,可是,她们孤儿寡母,家里一贫如洗,又去哪里找补品呢?!

想到这,唐云霞的鼻子酸楚非常。

“云霞!星星怎么样了?”院子里传来苍老却有力的呼喊。

是赵奶奶,上一世沈星粤和母亲,经常受赵奶奶照顾。

唐云霞知道是赵奶奶来了,赶紧出来接客人。

赵奶奶话不多,手里拿着一条鱼和十几个鸡蛋交给唐云霞:“快,快拿着,给星星补补身体,流了那么多血,肯定很难受。”

鱼是赵奶奶自己打的,鸡蛋是赵奶奶养的鸡下的。

赵奶奶担心沈星粤的伤情,知道他们母女生活困难,就赶紧带着东西来看看。

唐云霞接过东西,忍不住红了眼睛,干枯的手珍惜地抚摸着圆滚滚的、有份量的鸡蛋,眼泪忍不住落下来。

赵奶奶知道她的心情,也跟着难受起来,但是她强势惯了,向来不乐意在人前表现出弱势来,拍了拍唐云霞的手,催促她赶紧去做饭,自己则来到了屋里去看沈星粤。

“我的小可怜啊,还好你醒了,不然奶奶和你娘简直要担心死。”赵奶奶一进屋看到沈星粤已经醒了,松了口气,赶紧坐到沈星粤身边说话。

沈星粤见到赵奶奶,想到她以前对自己的好,更是心酸,一把抱住了老太太。

赵奶奶无儿无女,一辈子都自己住在村边,母亲去世后两人相依为命很久,她对自己就像亲奶奶一样。

然而,还没有等到沈星粤赚到钱让她过上好日子,她就因病去世了。

“奶奶你是不是又下河打鱼去了?”沈星粤说道,“喝水冷,你膝盖不好,以后别去。”

“好好好,那你赶紧养好身体,帮我去打。”赵奶奶乐呵呵地说着。

祖孙俩你来我往,所说的话都是在为对方考虑。

说话见,厨房传来了浓郁的香味。

唐云霞做菜的手艺很好,加上是为了给沈星粤补身子,更是花了心思在里面。

鱼加了豆腐做成鲜鱼豆腐汤,又炒了几个鸡蛋,用平时舍不得吃的高粱米闷了两碗米饭,端到屋里的桌子上,赵奶奶一碗,沈星粤一碗,她喝两口汤就行。

沈星粤也确实饿了,掀开被子下床准备吃饭。

刚坐到桌边,门外就传来了一道尖酸刻薄的语气:“哎呦呦!娘,你快闻闻,鱼汤的鲜味!这家人躲起来吃好东西呐!”

沈星粤不由得拳头一紧——婶娘来了!

前世,就是她把自己的八字帖换给了周家,害她一辈子活在痛苦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