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陈梦溪上门医婿小说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陈梦溪,恭喜啊,你已经怀孕,马上就要当母亲了。

叶飞一脸复杂的看着妻子陈梦溪。

你说什么?

陈梦溪满眼不可置信。

看着眼前心爱的妻子,叶飞却是心如刀割。

只感觉全身绿油油,头顶更是一片青青草原。

随即将手中的体检报告单递给了她,你自己看吧。

就在昨天,陈梦溪莫名厌食嗜睡,早上起来就吐,看到油腻的东西就犯呕,还把他担心得够呛。

叶飞还以为她是生了什么病,吓得急忙带她去医院做全身检查,没想到会得出这样的结果。

这怎么可能?

看着报告单上已怀孕三个字,陈梦溪瞬间呆滞。

拿来我看看。丈母娘赵美兰急忙起身,还真是怀孕了,我就说肯定是怀孕没错,妈是过来人,你还不信。

这么说我要当外婆了?

看到检查结果的赵美兰高兴得当场手足舞蹈。

听到这话,叶飞脸色瞬间冰冷。

外婆一定是外婆,自己这个爹绝对不是亲爹。

因为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结婚三年,从未同床共枕,更没有夫妻之实!

不不会的,这怎么可能。

好好的我怎么会怀孕?

回过神来的陈梦溪仿佛天塌一般,满脸惊慌失措,完全不敢接受这样的结果。

呵,这就得问你自己了。

上面可是写得清清楚楚,你的孕期已经超过一周。

叶飞冷笑不已,一脸复杂的看着陈梦溪。

自己本是农村普通出身,幸亏有一张祖传偏方,恰好可以治疗他们陈家的遗传性哮喘。

为此陈梦溪的爷爷陈明道在三年前特地将自己招为上门女婿,就是想让自己用偏方帮他们医治,后来陈家人的遗传病得到治疗不再复发后,陈家就没把他当自己人看。

只有陈梦溪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两人虽没有夫妻之实,但彼此都有种莫名的情愫,只是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已。

说吧,孩子到底是谁的?

叶飞强忍着内心的不满和愤怒,试图让自己保持平静。

可一想到孩子和自己不可能有半点关系,双拳便不由自主的紧握,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我也不知道。

叶飞,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都没碰过我,我怎么可能会怀孕。陈梦溪慌忙解释。

只觉得无颜面对叶飞。

我没碰过,不代表其他人没有。

上个星期你不是才去参加了一个酒会,还一晚上都没回来。叶飞死死的盯着陈梦溪,只觉得跟做梦似的,恍惚不已。

就在不久前,两人才刚过完三周年结婚纪念日,那天陈梦溪还买了瓶红酒,亲自下厨做了顿烛光晚餐。

自己还借着酒劲亲了她,陈梦溪也并没拒绝。

当时叶飞还觉得两人的感情已经发展得差不多,于是悄悄把能治疗他们陈家遗传哮喘的偏方告诉了她,还想着把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一枚玉指给她。

不曾想一转眼她就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突然想起她的孕期恰好超过一周,忍不住大声质问道:那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没有,那天晚上我什么都没做,我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叶飞,你先冷静一下,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咱们再换一家医院检查,结果肯定会不一样的。陈梦溪更加慌乱,一脸央求。

不仅叶飞,她也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想不通明明什么都没做,好好的自己为什么会怀孕。

够了,能不能别再找借口?

你家就是做医疗器械的,现在的医疗技术有多发达你不知道?检查的人那么多,早不出错晚不出错,会偏偏在你检查的时候失误?

何况给你做检查的还是清海市最好的三甲医院。叶飞忍无可忍,大声怒斥道。

没想到都现在了陈梦溪还在狡辩。

叶飞也想这是误诊,但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也算半个医生。

无论从她的反应还是检查结果来看都是怀孕。

唯一的可能就是陈梦溪背叛了他。

那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难道非要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你才高兴吗?

叶飞,你不要这么钻牛角尖好不好?咱们夫妻三年,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连对我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

见叶飞什么都听不进去,本就心乱如麻的陈梦溪也有些恼了。

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怀孕,只觉得是检查出错。

哼,都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这还用得着说吗?冲昏了头脑的叶飞当即怼了回去,你只需要告诉我,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无论如何,孩子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只可能是别人的。

叶飞,请你说话小心点,就算梦溪已经怀孕,孩子也不见得是别人的。

就不可能是你晚上趁她睡着了赵美兰见状急忙大声呵斥。

说出来的话连她自己都不信。

因为三年来叶飞一直都在睡沙发,陈梦溪每晚都将房间门反锁,就算想也根本没机会。

这就得问你家陈梦溪了,她是母亲,难道会连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不管你们怎么说,今天这事必须得给我叶飞一个交待不可。叶飞一脸恼怒道。

他们陈家人的命都是自己救的,现在却给自己这样一个结果,叶飞怎么可能接受。

想到偏方的事,当即抬头看向陈梦溪,还是说,这根本不是什么误会和巧合,而是你们陈家早有的预谋。

目的就是想把我的偏方骗到手,然后将我扫地出门?

叶飞说着,眼神骤然冰冷。

你在瞎说什么,偏方不是在你自己手上的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何况梦溪他们的遗传病都已经好了。

赵美兰反过来质问,说话却没了底气。

因为现在的叶飞已经对陈家没有任何用处,陈家确实想把他扫地出门。

叶飞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陈梦溪。

没有的事,叶飞,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见叶飞一根筋的胡乱猜想,陈梦溪不断苦苦哀求。

轰隆!

就在这时,一辆辆跑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从外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