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晏先生,离婚快乐安芷晴晏铭舟章节完整版阅读

“李秘书,你可以帮我把一个文件转交给晏先生吗?”安芷晴叫住正准备离开的年轻男人,塞给他一份文件,“很轻的。”

李秘书皱眉,一板一眼地说:“夫人,我不好代为转交您的东西。”

安芷晴笑了笑,掩饰住眼里一丝黯然:“我见不到他,电话也打不通。请你帮我这个忙吧,你和晏先生说,只要打开这份文件,我以后就不会再出现在他眼前了。”

李秘书用略带狐疑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安芷晴,勉为其难道:“好。”

安芷晴不禁苦笑。

这位晏先生大名晏铭舟,是和她在同一张结婚证上的丈夫。虽说如此,但是结婚两年来,安芷晴几乎过着丧偶一样的生活,婚礼没有办过,白天两人几乎形同陌路,晏铭舟的所有联系方式,通通对她关闭。

要不是碍于晏爷爷的嘱托,晏铭舟晚上不好和她分房睡,安芷晴毫不怀疑,她甚至几乎不会有机会见到自己的丈夫。

两年了,安芷晴从最初得知两人娃娃亲的狂喜,到嫁人时的悸动,再到一次次希望落空的失望......乃至现在的心如死灰。

她决定放手。

这份文件是离婚协议书,自打他们结婚起,晏铭舟就把这份协议书摆在了她的面前,告诉她,随时可以签署。

她现在终于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但周围人,无论是她的闺蜜方诗诗,还是晏铭舟的秘书,似乎都不认为她会真的放弃。

得知安芷晴要提出离婚,方诗诗在电话里赞同道:“这个方法好!以退为进!男人嘛,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最香,让晏铭舟看到你离婚的决心,他就该懂得珍惜了!”

“......诗诗,我是真的......”

“芷晴,我再给你找几个群演,挑长得帅的,你提出离婚以后天天安排不同群演给你送花,保证晏铭舟看了妒火心中起,不到一周,就找你来复合!”

“......诗诗。”安芷晴无奈地说,“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

方诗诗呆呆地说:“是啊,可是不是还得要晏铭舟签字吗?”

“我们结婚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签字了。”安芷晴闭上眼睛,声音里染上了苦涩,“没开玩笑,我真的已经离婚了。”

“......太过分了,什么狗男人!”方诗诗立马改口,“呸,芷晴,别怕,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给你介绍几个好的,保管比这个晏铭舟好得多!”

安芷晴是真的全心全意爱过晏铭舟的。

自打在一次酒会上被刁难时得到了晏铭舟无意间的帮助,安芷晴就心动了。嫁人后,她一边为了自己的小家努力操劳,一边默默应付晏家那些缠人的麻烦亲戚,一边帮高冷的晏铭舟维持交际圈子,过得身心俱疲。

不过她现在解脱了。

她收拾完自己原有的东西,只占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安芷晴拉着自己的箱子下楼,正好撞见了客厅里的两个女人。

“嫂子,你这是要去哪?”晏铭舟的妹妹晏明雪惊讶地说,“怎么还拖了箱子?”

安芷晴平静地说:“我和晏先生离婚了,今天搬走。”

晏明雪瞪大了眼睛,赶忙站起来阻拦:“不是吧嫂子?!大哥这人在感情方面有点傻,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行吗?”

她旁边面容柔美的女人细声细气地说:“芷晴姐,你说这种任性话,是因为我在吗?不用在意我的,我就是来找明雪说说话,我和铭舟哥认识很久了,这次回国,忘了他已经结婚,还是下意识过来了,是我的疏忽,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现在就走。”

“我比你小,不用叫我姐。”安芷晴说,“你喜欢就继续在这里坐着吧,没关系。你和晏先生关系那么好,他没告诉你,他今天要出差吗?”

曾雅云的脸色一白:“我......我就是过来和明雪叙叙旧,没有别的意思。”

“那桌子上的领带也是送给明雪的?”

“......”

晏明雪不满地说:“雅云,你这会儿就别添乱了。嫂子再怎么说也是晏家的主人,你前面的话什么意思?”

曾雅云尴尬地说:“我......我没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芷晴会想多......”

安芷晴:“没什么关系了,从今天起,我也不再是晏家的主人。明雪,你以后可别再这么丢三落四了,要是掉了什么东西,我没那么容易帮你整理了。”

晏明雪难过地说:“嫂子,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安芷晴苦笑着摇摇头,摸了摸晏明雪的头,没有理会脸色难看的曾雅云,自行走出了晏家大门。

门外阳光正好。

安芷晴打车去了公司分配的员工宿舍里,准备忙完这段时间的工作再去找新房子。她刚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有人打来了电话。

“芷晴姐,你在公司吗?前段时间,明暄不是答应签到我们公司了吗,他现在正在谈合同,其他什么都说得好好的,就是经纪人这块......”

安芷晴奇怪地问:“经纪人怎么分配不是公司说了算吗,为什么要找我?”

“芷晴姐,明暄说了,只有你当他经纪人,他才愿意签约!”

安芷晴:“......我是宣发部门的,明暄一个钢琴家,我怎么给他当经纪人?”

电话对面的人快哭了:“我们也和明暄说了,你专业不对口,但他不听啊!他说得很明白,要么你来带他,要么他走人!芷晴姐,你看你能不能委屈一下......”

安芷晴头疼不已:“......我现在过去看看。”

她都和晏铭舟离婚了,晏铭暄这个前·小叔子难道不知道吗?!

安芷晴来到老板办公室,尴尬地对老板笑了笑,小声劝晏铭暄:“明暄,我和你哥已经离婚了,你用不着非得要我的。我光忙宣发就已经焦头烂额了,你的钢琴巡演还有和国家台的演出合作我都不太懂怎么做,星途还有很多资历高、能力强的经纪人,你换一个好不好?”

“什么,嫂子......啊不是,芷晴,你和我哥离婚了?那太好了!”艺名为明暄的晏铭暄眼睛一亮,“我就要安芷晴当我的经纪人,其他人不行!芷晴你别担心,演出什么的我自己来就行,都是之前谈好了的,不用你操心。”

安芷晴:“太好了......?”

她刚刚说的话,这孩子到底听没听进去?!

而且,为什么他叫自己名字这么熟练啊!

另一边,某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

晏铭舟打开行李箱,想拿出自己的领带夹,摸遍了熟悉的位置,却什么都没找到。等他把行李箱翻遍也没看到想要的东西时,他才恍然想起,以往帮他整理多谢的安芷晴,今天已经签署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晏铭舟忽略了心底的那点不爽,起身前去开会。

离了就好,一个领带夹而已,买个新的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