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开局十倍签到奖励易忠信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1968年,冬月,北平。

红星轧钢厂的一处车间之内,张建军正认真的在焊接着一个钢制品。

随着下班的铃声响起。

他放下了左手握着的面罩,右手的焊钳,并脱下了手套,整理好放一边。

如往常一样,他去食堂打了饭。

随后领着饭盒,就走出了厂门。

他回头望着这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陈旧的建筑,墙壁上的标语。

他才发现至今穿越到《情满四合院》的世界已经几个月了。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就启动了一个签到系统。

只不过这个签到系统,打开界面一直是【99%系统正在加载中.....】

并没有什么卵用。

至于他的出生,系统备注是绝密。

不过该有的,都有,算是城市户口的标准轧钢厂工人。

他轧钢厂学徒的身份一个月工资有八块八毛,勉强能靠着这微薄的工资生活着。

不到十分钟,就已经来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这是个三进的老北平四合院,住了十几户。

有三个管事大爷。

前院是三大爷阎埠贵。

中院是一大爷易中海。

后院是二大爷刘海中。

张建军那时候被单位安排到了后院的一个三十平的房间。

跟许大茂,刘海中成了邻居。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耳聋老太太。

张建军与院子里的人格格不入。

原因就是已经看过了这个电视剧,这院子里都不是什么好人。

除了聋老太太,跟娄晓娥外其余真的可以算不是人。

所以他一直深居简出。

尽管如此,家中也经常被棒梗进来倒腾一番,能吃的能用的都被顺走。

这让他憋了一肚子的气。

还记得上次张建军路过贾张氏边上举报棒梗的时候。

贾张氏白了他一眼,还高声喊道:“张建军,你不是东西,我家棒梗这么乖,从不拿别人家东西,你污蔑我们家棒梗。”

那次刚好易中海也在场,充分发挥了一大爷的特权。

“建军啊,你看,东西少了就少了,你也不能总怪孩子啊,你再仔细找找。”

张建军不跟这些人一般见识。

可就是那次之后,秦淮茹,跟她们家三个孩子,还有傻柱对张建军的态度更加恶劣了起来。

甚至张建军下班的时候,傻柱还在路上故意拦住张建军,想要打他。

唯有许大茂,有一次找到了他。

“你看,建军啊,你说你跟寡妇还有傻柱那一家都决裂了,加入我的阵营吧,我们一起整他。”

张建军却不以为然,究其原因,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打是打不过傻柱,论奸计也论不过许大茂,说不定下一秒,许大茂就把自己给卖了。

在没有实力的时候,是虎就卧着,是龙就得盘着。

张建军在等,等一个能出人头地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张建军觉得时机成熟了。

他在轧钢厂门口看到三个孩子在吃偷来的鸡,还蘸着酱油。

他不说话,默默的回到了家里。

等待许大茂回家。

果不其然,许大茂回家了。

张建军就对许大茂说道:“你家的鸡被棒梗偷了,你现在去轧钢厂外的水泥管道边上还能看到残骸,对了,你可别告诉别人是我说的,否则,我就偷你老婆。”

“你特么….想我老婆很久了吧?你等着,等我找到好的白送给你。”许大茂小声说道。

这也不过是他心里话,娄晓娥常年看不起许大茂,嫌他初中文化,嫌他贫农出身观念不一。

至今,都不愿意跟许大茂有那种事情,导致许大茂在厂子里,四处搞男女关系。

而且在下乡的时候经常跟村里的妇女主任搞在一起,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甚至院子里的秦淮茹,跟他都有一腿。

张建军依稀记得,上次在食堂打饭的时候,秦淮茹在那边,许大茂去插队,好像在她耳边说了什么,那个单就给许大茂买了。

再后来,就发现许大茂提着裤子,从工厂仓库那边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

这都是张建军无意中的发现。

过了好一会儿,许大茂把三个兔崽子都抓回了院子,用绳子绑在了一起。

丢在秦淮茹家门口。

许大茂质问秦淮茹这三个孩子的鸡哪儿来的。

秦淮茹说不出话,只能问棒梗。

棒梗也嘴硬不说。

傻柱就开始过去抓住许大茂就暴打。

“你特么是不是找死,欺负秦姐的孩子。”

“喂傻柱,他们偷我家的鸡。”

“你怎么知道是你家的鸡?”

“那啥,那我家的鸡去哪儿了?不会被你吃了?”

傻柱也愣了一下。

许大茂叫来了二大爷,让二大爷去傻柱家看。

傻柱家的锅里正熬着鸡汤。

傻柱人赃并获。

张建军过来吃瓜看热闹。

在边上随意点了句,“棒梗偷许大茂的鸡,傻柱偷轧钢厂的鸡,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傻柱冲了上来就开始打张建军。

幸好张建军跑得快。

这下事情捅大了,二大爷建议开全院大会。

当晚开起了全院大会。

在大会上,许大茂指出了自己的观点。

那鸡肯定就是棒梗偷的,看秦淮茹家怎么解释。

那秦淮茹一家哭的凄惨,让院子里的人看起了热闹。

这一家子人常年吃不饱,都靠着傻柱,跟一大爷易中海偷偷接济。

其他人家倒是没给一粒米。

最后一大爷易中海说了公道话。

院子里面的事情不要闹大,自行解决。

让秦淮茹赔三十块了事。

而傻柱封口费给每户人家三块钱。

最后还是傻柱全掏了,帮秦淮茹赔了三十块钱的鸡钱,还有二十三户人家的六十九块钱。

傻柱一个月的工资是三十七块钱,这一下子就出了三个月的钱。

让傻柱心里也很难受。

张建军看到这里,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傻柱从此记恨上了张建军,要不是他多嘴。

张建军满不在乎。

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何必在乎这老掉牙人的感受,况且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全院大会结束之后。

张建军就回屋子里,准备睡觉。

【叮,签到系统加载成功100%.....】

【是否准备签到?】

张建军热泪盈眶,“我等了你几个月,你怎么现在才来,这段时间真是苦死了,手脚施展不开。”

“宿主别担心,这不还有我嘛?开始签到不?”

一声机械女声在脑海中响起。

“签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