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醉蓝桥《秦家小女儿自小体弱多病》在线阅读

轰隆一声。

剧烈的炸雷似是想要将天空活生生劈成了两半,窗外,倾盆大雨席卷了整个夜空,一道闪电从窗外闪过。

那是一双赤红的眼眸,噙着嗜血,杀戮,戾气,残忍,无情,冷漠,男子面色阴冷,一只手牵制在少女细长的脖颈上,手指不断在收紧,少女看着面前的男人,声音断断续续地从口中吐出。

不要求你!

一滴泪水从少女眼角滑落,滴在了男子的手背上。

那细微的灼热让男子的理智有一瞬间的清醒,手指一松,一个阴冷的字如同来自地狱般从男子口中吐出。

滚!

少女倒在地上,重重咳了几声,来不及看身后嗜血的男人,急忙跑向了门口,只是走到门口,少女犹豫了,她回头看向了房间中男子。

男子一双赤红的眼眸噙着嗜血的光芒,如同暴怒的雄狮,带着毁天灭地的戾气,将房间的东西砸的一个不剩,地上有着玻璃的碎片,男子似是感觉不到痛,脚踩在上面,有些鲜血在地上蔓延开来。

见到男子捡起地上的匕首,划向了自己手腕,少女终究没有离开。

不要!

少女扑了过去,一双漆黑干净的眼眸噙着害怕,小脸还挂着未干的泪水,可那双小手却毅然决然的握住了男子拿着匕首的手。

别,会很痛的。

少女颤抖着声音开口。

一道闪电从窗外闪过,照亮了少女精致的眉眼和那诱人红。唇,伴随着炸雷再次在窗外响起,砰一声,握在男子手中的匕首瞬间掉落在了名贵地地摊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没事了,别怕!

少女轻声哄着,轻轻拥着男子,手在男子后背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

男子竟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静静靠在少女的肩上,感受着少女身上那股子淡淡的幽香,听着窗外的雷声和雨夜,那双原本赤红的眼眸,也渐渐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别怕,很快就过去了。

少女轻柔的声音在套房中响起,男子抬手缓缓将少女揽入怀中,紧紧抱着。

一股奇异的香味在房间渐渐蔓延开来,带着撩人的味道,让拥抱着的两个人都渐渐感觉到了异常,男子呼吸渐渐加重,身体也很快燃烧了起来,少女身上那股子幽香似乎更浓。

少女刚一开口,倏然发觉她的声音不知何时竟变得娇媚,风情。

少女的声音然让男子瞬间失去了理智,一股热度瞬间从心口窜向了下腹,男子抱着少女的手臂猛地收紧,张嘴就含。住了女子小巧玲珑的耳坠,顺势就将少女按向了名贵奢华的地毯

啊!

一股剧烈的疼痛让少女发出尖叫。

一道闪电在窗外闪过,照射在两道绞缠的身影上,男子低眸看着身下的人儿,一张精致苍白的小脸布满了泪水,男子吻着少女眼眸,薄唇缓缓滑向少女的耳畔,低沉沙哑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响起。

宝贝,我会负责的!

轰隆!

一声炸雷再次在窗外响起,瞬间将房间所有的声音系数掩盖!

不要!

夏婳猛地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喘着气。

密封的空间,四周坐满了人,有人在呼呼大睡,有人在小声交谈着,还有人在静静看着报纸,听到声音,众人齐齐抬头看了过来。

见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子清冷地坐在座椅上,女子有着一头抹茶色波浪形长发,身上穿着一件浅绿色长款风衣,女子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全身都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矜贵。

那是一个具有亚洲面孔的女子,女子眉目之间带着妩媚风情。

美,却又不娇;艳,却又不俗;妖,却又不媚;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一个西方面孔的空姐,说着一口纯真的英语,站在夏婳面前问道。

请给我一杯白开水,谢谢!

夏婳同样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回道。

温热的水杯渐渐让夏婳平静了下下来,她转头透过一旁椭圆形的窗口看向外面,飞机飞行在云层之上,下面白茫茫一片,一朵朵的白云如泡沫一边,堆积在云海中,美得如梦如幻。

之前的噩梦她做了五年,可每当她醒过来,却又忘记了自己具体梦到了些什么。

女士们,先生们:本架飞机预定在三十分钟后到达京都国际机场,地面温度是17℃,谢谢!LadiesandGentlemen:Wewillbelandingat

从出站口出来,夏婳这才意识到,天空竟然下着雨。

一股清冷的气息迎面袭来,带着清冷的气息,夏婳深吸一口气,海城的气息对她来说,很熟悉却又很陌生,黄豆般的雨点砸在地上面,有着雨水溅起,打*她裤腿和脚上的单跟鞋。

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一辆黑色奥迪车从远处开了过来,稳稳停在了夏婳面前。

车门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撑着伞从车上下来,恭敬地走到夏婳面前,开口道。

夏小姐,夏先生让我来接你!

看着面前的人,夏婳轻笑了声。

容琨叔,有时候我都怀疑,十二年前那场让我父母惨死的车祸是你和夏明江合谋的!

中年男子面色未动,脸上依然噙着温和的笑容,可那双眼眸却漆黑凌厉,看着夏婳,一字一顿地道,小姐想必是忘记了,总裁和夫人是带小姐去买生日蛋糕的路上,才发生了车祸而亡的。

夏婳垂在身侧手紧紧攥着身上的衣衫,强忍着心中的恨意。

一处奢华阔气的别墅,夏婳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撑着黑色的雨伞,站在偌大的铁门前,犹豫了下,按向了一旁的门铃,可门铃想了很久,始终不见里面的人开门,不过半刻,夏婳就知道里面的人是故意的。

拿出手机,夏婳拨通了电话,声音清冷地响起。

我给你三十秒,如果门再不开,你就别指望我会再踏入这里!

说完,夏婳就挂断了电话,几乎在夏婳电话挂断没多久,身后的铁门就咣当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

吴妈撑着雨伞,看着站在门口的身影,先是一愣,随后嘲讽地开口。

夏小姐真是好大的架子!

夏婳清冷的眼眸扫过这个曾经看着她长大的长辈,什么话都没说,抬脚走了进去。

偌大的客厅,夏明江一身规整的西装,面色严肃地坐在沙发上,一旁是身着孔雀绿旗袍的徐婕妤,在两人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还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长裙,长发披肩的女子。

只是令人震惊的是,女子面容竟和夏婳一模一样,只是此刻,女子脸上的表情略显有些不自然。

夏婳走进,目光扫过三人,最后在女子那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容上停留了片刻,缓缓移开,看向了夏明江。

东西呢?

啪的一声,夏明江将一个牛皮纸文件袋重重扔在了桌子上,声音阴冷地响起。

这里面是毛发,指甲,血液以及照片,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

夏婳什么话都没说,拿起文件袋就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女子尖锐的声音在在身后响起。

夏婳你最好记得,现在我才是夏婳,夏氏集团真正的继承人,你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你最好不要让人看到你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五年前生的那个小畜生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