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苏沐顾北寒书穿女配她只想种田白苏沐顾北寒全文全章节佚名小说阅读

我出生以后,一直学不会说话。

算命先生说我是个痴儿,脑子坏掉的那种,一辈子学不会讲话。

直到三岁那年,父亲得癌症死了。

同时也开口说了我人生的第一句话。

那时父亲被病痛折磨后,形容枯槁的死在了家中的大床上,身上穿着一身纯黑色绣银蟒旗袍。

旗袍上的那条蟒蛇绣的非常逼真,银色鳞片熠熠生辉。

它的一双乌瞳明亮异常,仿佛能倒影人形。

就在那时,我哭着指着那条旗袍上的银蟒,张开嘴说了人生第一句话,“爸爸身上坐了个人。”

不过那时候我太小了,记忆比较模糊。

至今我努力回想,只能依稀记得坐在父亲尸身上的,是一个白色的男人的身影。

至于男人长得什么样,完完全全已经记不清了。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坐在父亲身上,更不明白别人为什么看不见他。

父亲死后旗袍没有跟着下葬,而是挂在了家里最显眼的那面墙上,作为我家裁缝铺的金字招牌。

因为这身旗袍可以延长人的寿命,一个得了绝症马上要死的人。

只要穿上了它,至少能多活三年。

听起来好像特别短,可是对于快要死的人来说,能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恩赐。

随着我一点点长大我慢慢发现那条旗袍好像是活的,夜里总是能感觉到,上面的银色巨蟒随时会爬下来一般!

那银色蟒蛇的蛇眸仿佛一天比一天诡异阴森,每次抬头看去,总觉得那眼神在似笑非笑着看着我。

直到我十九岁那天晚上,那条旗袍上的蟒蛇化成了一道鬼影爬了下来,钻进被窝里,缠上了我的腿。

那冰冷刺骨的感觉,像是冰锥子刺进心脏里般。

然后,便是一双手冰凉彻骨的手抚摸着我的面颊,“苏菀,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像是某种力量控制了一般,躺在床上浑身无法动弹,在黑暗中更无法看清他的样子,“你……你是什么人?”

“我……就是你们苏家当做传家宝的,那身旗袍上的白蟒。”他说的很慢,透着一股冰冷冷的轻蔑。

我惊了,“什么?可……那是刺绣啊,怎么可能变成活物。”

难道是我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看到了幻觉?

还是我在做梦?

“你父亲亲手剥下我的皮,将我缝在旗袍上,有趣吧。”他的手指掠过我的嘴唇,恶意将我的唇揉痛。

我嘴唇吃痛,却不敢反抗,心底里有说不出的害怕和惊慌,“你想怎么样?”

他真的是被我父亲杀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难怪旗袍上的蟒蛇会那样逼真,用那样的眼神盯着我……

这么一想,更加的毛骨悚然了。

他一直都盯着我们全家人看,太恐怖了!

“呵呵呵呵……”他唇畔中传出轻轻幽长的笑声,渗人的仿佛要将空气冻结成冰。

在他的笑声中,我脑子一点点迟钝。

然后,失去意识。

从那以后,旗袍上的白色银蟒每晚都会变成活的一样。

顺着白墙蜿蜒过来,钻进我的被窝里,变成那个阴森森可怕的男人,一遍遍摸我的脸。

凉透了的手指,一遍遍抚摸过我的身体。

这样的生活简直地狱一般折磨我两个月,然后我发现自己总是容易反酸呕吐。

去医院检查之后,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我居然……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