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启嬴政摊牌了我就是仙师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南城法院。

被告人江意欢,你是否承认鹤辞先生的车祸是你造成的?

法官冷肃的声音响起。

江意欢回头望向旁听席上的父亲,看到父亲冲她微不可查的点头,她压制住心中蔓延的恐慌,长长的眼睫垂下,低声回答:我承认。

她说谎了。

导致鹤辞车祸的人,不是她。但鹤家认定了她是凶手,死*迫着她。开庭前,父亲说过,只有她在法庭上承认了这件事,他才有办法拯救她。

她心有犹疑,但别无它法。

本案经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现宣布被告江意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法官一锤定音。

十年?!

刹那间,江意欢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离,她死死抓住身前的桌板,才不至于软倒在地。

她慌乱地扭头寻找父亲的身影,却撞入了一双冷漠而嘲讽的眼眸,方才的温和仿若幻影。

直到她被警察带走,父亲许诺的所谓拯救也没有到来。

三年后。

江意欢,出来!有人来看你!狱警打开房门,不耐烦地冲里面吼道。

角落最破旧的床上钻出一个女人,她娇美的容颜和黯淡的牢房格格不入。

有人来看我?

江意欢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慌乱地捋了捋颊边的碎发,跟着狱警离开。

短短的距离,仿佛被无限拉长,她说不清心中的感受。

三年来,她的家人从来没有探望过她。

不解和恨意,曾让她日夜煎熬。但在三年牢狱生活的消磨中,她对亲情的渴望也愈发浓烈。

今天,她终于

走过拐角,看到不远处的男人,她的思绪戛然而止。

鹤海波?

鹤辞的父亲!为什么会是他?

江意欢僵在原地。

走快点!

狱警发现她没了动静,粗暴地扯着仿若失魂的她向前走。

鹤先生,人给您带来了。

进入房间,狱警瞬间换脸,冲着鹤海波点头哈腰,一脸谄媚的笑。

嗯,你先离开。我和江小姐单独谈一谈。

等到狱警离开,鹤海波将一个合同扔到桌子上,沉沉扫了眼垂着头、身体瑟缩的江意欢,嗓音冷淡:签下这个合同,我可以帮你出狱。

江意欢愕然抬首,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真的吗?

我没兴趣和你开玩笑。鹤海波声音更冷了几分。

如果不是别无它法,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江意欢呼吸陡然急促,匆匆趴到桌前,看都没有看合同的内容,颤抖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签完后,她泄力般跌坐在地。

为什么不看一下合同再签字?

江意欢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合同上是什么内容并不重要,只要能够逃离这个恐怖的牢笼,她愿意做任何事!

鹤海波沉声:现在,看一下合同内容,明确你今后在鹤家的身份。

在鹤家的身份?

江意欢依言打开合同,扫过几行后,瞳孔蓦然睁大!

这份合同,竟然要求她成为鹤家的少奶奶!

鹤辞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