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尊方天仇小说 绝世医尊方天仇免费阅读

明珠公墓,冷风如刀。

一个身披黑色风衣的青年面无表情屹立在破败的孤坟前。他名,唐炎。

身后,一个冷酷的皮衣美女为其撑伞。

肩章之上,赫然印着四颗龙星,竟是一位女战神!

数以万计的战士列成方阵,退于百米之外,行注目礼。

不为别的。

只因那站在孤坟前的男子,是北疆最高的军医统领。

掌兵十万,封号龙尊。

面对海外十八国举大军进发北疆,大夏,只派出一人,那便是唐炎。

孤身一人,力压十八国联军!

以一人之力,扭转大夏国运!

却不知何故,出现在了这里。

孤坟破败,但是墓碑却很新,像是刚立的一般。

上面还挂着一件破旧染血的血衣!

下面则是简简单单四个字----唐炎之墓。

“呵,真没想到,我唐炎也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墓碑。”

他自嘲一笑,但是那笑容之中,却蕴含着深深的冷意。

身后的凤凰,眼里也显露出杀意。

龙尊活得好好的,敢给龙尊立墓,简直找死!

下一刻,她开口说道:“龙尊,已经查到了。”

“您的墓碑,是您的妻子云颖初给您立的。”

云颖初!

听着这个名字,唐炎眼眸一凝,掠过一丝冷色。

但很快归于平静:“继续。”

“是......”

凤凰眼神惊恐,低着头,继续汇报。

“云颖初还为您生下了个女儿,取名叫思归。”

“女儿?”

一瞬间,唐炎浑身如遭雷击,竟剧烈颤抖起来。

“我唐炎......有女儿了?”

下一刻,唐炎神情变得无比紧张,眼里有喜悦、期待、茫然,还有一丝......愧疚。

“她现在在哪?过得好不好?”

“这......”

凤凰却是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神色变得晦暗:“龙尊,您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

顿了顿,凤凰才小心翼翼开口:“您的女儿思归身体不好,生下来就患有严重的白血病。”

听到这里,唐炎心里狠狠揪了一下。

然而,凤凰的下一句话,直接让唐炎杀气毕露。

“并且,小思归还签下了死后器官遗体转让协议。”

轰!

话音刚落,一股滔天的戾气如风暴般席卷开来。

天空瞬间阴云笼罩,山雨欲来。

“谁干得!”

一声山崩地裂的怒吼,犹如天雷炸响,下起了瓢泼大雨。

唐炎黑发乱舞,发丝之下,显露出一双布满杀气的赤红眼眸。

凤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咬牙道。

“是您的妻子,云颖初。”

霎时,滚滚气浪震荡开来,唐炎悲愤的仰天长啸:“云颖初!!我真是看错你了!”

他恨、欲、狂。

他本弃子,被红颜背叛,他与妹妹遭家族追杀。

为救他,妹妹身负重伤。

他背着妹妹赤脚走了几十里地,终于来到了明珠。

那一天,下着大雪。

就在他体力不济,即将殒命之际,云颖初一家救了他。

云颖初的善良和笑容,拯救了唐炎。

两人也两情相悦,就算云家百般反对,云颖初也毅然和他领证。

日子清苦,却也甜蜜。

但是唐炎知道,一旦他活着的消息被家族知道,一定会派人追杀,到时候还要连累云颖初一家。

他必须要变强,强到连唐家都需要仰望的地步,才能和他的挚爱在一起。

于是他毅然选择参军,五年戎马,荣耀归来,本想给云颖初一个惊喜。

却发现当年他深爱着的女人,为他立了孤坟,还亲手替他未谋面的女儿,签下了遗体器官转让。

“啊......云颖初!你这个蛇蝎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炎眼含泪水,大声悲吼。

滔天杀意止不住得向外扩散。

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

正在这时,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捡着一大袋塑料瓶,冒雨来到了这里。

她浑身都被淋湿,寒风中,她不断哈着气,却也止不住小脸被冻得通红。

她来到了唐炎的墓前,跪下。

“爸爸,我又来看你啦,这次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当当!爸爸最喜欢吃的肉包子!”

小女孩如获至宝的从怀里掏出两个热腾腾的包子,放到了唐炎的墓前。

她小脸扬起,骄傲的说道:“这是思归用瓶子换来的哦,思归四岁啦,长大了,该为妈妈分担压力了。”

寒风凛冽,只有小女孩轻轻的诉说声。

然而,根本没有人回应她。

说了一会儿,小女孩不说了,小脸紧绷着,笑声渐渐变成了伤心的哭声。

“爸爸,你在里面住得还习惯吗?妈妈跟我说,爸爸就住在这里,我就每天来看你。”

“爸爸,你说说话好不好?不要不理我。妈妈过得很苦,你出来帮帮好不好?”

风渐大,雨渐寒。

不管小女孩说什么,都没人回应她。

终于,她绷不住了,趴在坟头大哭起来。

“爸爸,妈妈说你是大英雄,可是爸爸,思归不要你当什么大英雄,思归只想你平安回来啊......”

轰隆!

小女孩凄厉的哭声回荡在整个明珠公墓,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电闪雷鸣。

身后,唐炎早已泪流满面。

从凤凰手中接过雨伞,大步走到小女孩的身后。

女儿!

那是他唐炎的女儿无疑!

唐思归麻木的跪在墓前,忽然雨停了,她仰起了头。

唐炎,正饱含热泪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一种血脉相连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小家伙也不哭了,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唐炎。

下一刻,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哽咽着说道:“爸爸!你是爸爸吗?”

唐炎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她。

“是爸爸,爸爸回来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唐炎抱得唐思归抱得很紧,深深闭上了眼睛。

泪水,却更多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时,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

指着唐炎的鼻子大骂:“你是什么人,赶紧把怀里的小女孩交给我,不然也找口棺材把你埋了!”

唐思归看到他们,浑身一颤,直接躲到了唐炎身后。

那人随后又看向唐思归,狰狞地笑了起来。

“你个小贱种,跑得倒是快,早晚都要死的人,为什么不安乐死,这样你的遗体器官,我们就可以卖个好价钱了。”

另一人则是满脸戏谑:“跑这里来有用吗?你那个死鬼老爹,还能从坟墓里爬出来保护你不成?”

哐哐两脚。

当着唐炎的面,他们一人一脚,踢翻了唐炎的墓碑。

唐炎眼皮微抬,眼神寒冷了许多。

不止因为他们毁了自己的墓碑,更因为他们想对自己女儿做的事。

“你们想......弄死她,再贱卖她的遗体?”

唐炎淡漠开口,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他们。

偏偏他们还没感受到唐炎的杀意,依然猖狂大笑。

“没错,不过,可不是我们逼她的,而是走的正规途径。”

“是啊,谁让她妈妈为她签了遗体器官转让协议呢?”

“啧啧,五毒还不食子,云家那女人,真是蛇蝎心肠......”

就在他们大笑之时,唐炎却缓缓朝他们走来。

他的脸色,就如暴风雨来临般阴沉。

“她只是个四岁的孩子,你们却要害她性命,卖她器官。”

“那你们可知,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