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我养的崽竟然是康熙宁楚然玄烨章节完整版阅读

夜色昏沉,窗纱轻晃,男女交织的剪影被暗色的灯光拉得格外暧昧。

宋蔓一只手抓着窗沿,一只手圈着男人的脖子,细密的汗从她额间滑落。

男人双手紧紧的箍着她的腰,猩红的眸盯住宋蔓意乱情迷的脸,唇角紧绷着。

结束后,他毫不犹豫甩开宋蔓,转身去了浴室。

宋蔓撑在窗台上,她垂眸瞧着胸前被男人掐出来的痕迹,轻喘一声。

站了好一会,宋蔓才拨了拨及腰的黑色长卷发,随手拿了块浴巾裹住身子,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细长的烟,熟稔的吐出一个烟圈。

二十分钟后,浴室门被拉开,男人赤果着上身,下身裹着浴巾出来。

刚才还布满情欲的一张脸,这会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他用眼角扫了眼宋蔓,走过去拿起扔在地上的黑色衬衫,穿在身上。

“要走了么?”宋蔓长腿交叠放在茶几上,眯起眼睛透过缭绕的烟雾看向面前男人有些模糊的身影。

男人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皱,随后扣上纽扣,并没有回答宋蔓。

宋蔓深吸一口气,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中,赤脚走向男人,双臂一展,抱住了他。

她修长好看的手指顺着男人的肌肉纹理轻轻划过,圆润的指甲在他身上蜻蜓点水般的撩拨,“你好无情呢,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

在那双手掀开浴巾不安分的往里钻时,傅寒琛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

他伸手,一把擎住她的,警告道:“手放开!”

“不要。”宋蔓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是将脸贴在他背上,“我好喜欢你哦,傅少,你会娶我吧?我想给你生猴子。”

傅寒琛唇线绷着,在宋蔓越说越百无禁忌的时候,他猛地扭头,扣住宋蔓的肩膀,将她摔在床上。

“我嫌脏。”他声音冷戾。

见面三次,每次她都迫不及待的要勾她上床。

偏偏这次他喝多了酒,不小心落入了她的网。

宋蔓的身子在柔软的大床上颠了两下才稳下来,她系在胸前的浴巾松垮散开,宋蔓呀了一声,却并没有伸手去挡胸前的风光,而是撅唇轻哼,“人家是第一次呢,把第一次送给你,你怎么能嫌脏。”

她身材高挑纤细,该长的地方却绝不含糊。

傅寒琛眼神一顿,审视的目光落在她胸前的掐痕上,想起她刚才的主动。

如果不是她太过热情,哪怕他刚才被下了药,也不至于那么失控。

况且,是不是第一次,他一个男人还是分辨得出来的。

他没有说话,眼中的神情却明显带了轻慢和嘲讽。

两秒钟后,傅寒琛收回视线,穿好衣服,捞起挂在衣架上的西服外套,要推门出去。

“你不相信我吗?”宋蔓双手圈住自己的长腿坐在床上,歪着头看傅寒琛,“我真的是第一次哦,我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才那么情不自禁的,你刚才不是也很喜欢吗?”

傅寒琛回头就看到宋蔓一头长卷发披在腰间,浑身雪白通透,她一双眼睛又纯又魅,像是一只涉世未深却学得一手好本领的小狐狸。

他收回视线,长腿迈出房间。

“喂,你会娶我吗?”宋蔓问了一句。

回应她的,是男人无情将门关上。

直到男人的脚步声彻底的消失在走廊尽头,宋蔓才收起了视线,她活动着被傅寒琛抓疼的手腕,这个拔屌无情的臭男人!

她起身去了浴室,刚洗完澡出来,就听到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在某个角落里响。

宋蔓找了好一会,才从沙发底下摸到了手机。

她接通电话,单手抱臂站在窗前,任由冷风拂面,“喂。”

听着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对面有些好奇,“你拿下傅寒琛了?”

宋蔓眯着眼睛看向窗外,声音很沉,“为了煜原,我必须拿下他!”

提到那个患有白血病的孩子,对面沉默了两秒,“宋蔓,我还是觉得你这样太冒险了,傅氏集团的掌舵人,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你骗过去。”

“可是怎么办呢?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煜原死吧?他是我姐姐的孩子,现在我姐死了,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她必须,和傅寒琛生下孩子,再用孩子的脐带血救煜原的命!

……

出了酒店,傅寒琛沉着脸大步上了一辆劳斯莱斯。

汪特助从后视镜里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傅寒琛的脸色,“傅总。”

“去查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历。”傅寒琛扯了扯领带,声音有些凉薄。

闻言,特助点了个头,立马吩咐下去了。

宋蔓不是京城人,但她那张勾人魂魄的脸就注定让她普通不起来。

不到十分钟时间,汪特助就查到了宋蔓的资料。

“傅总,那位女士叫宋蔓,是南城宋家的小女儿,也是宋氏现在的掌权人。”顿了顿,他回头瞄了眼傅寒琛紧锁的眉,继续道:“前段时间宋氏投资失利,眼见着就要破产了。”

傅寒琛抬手打断了汪助理,已经明白了宋蔓特意找上门来的意图。

企图用身体从傅氏集团捞好处的人多得是,但是像这样明目张胆在他水里下药又勾着他上床的人却只有宋蔓一个。

果然恃美行凶。

傅寒琛闭上眼,脑海中闪过女人狐狸一般狡黠的眼,他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捻在一起,空气中萦绕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气氛。

就在汪特助一脸莫名的时候,傅寒琛终于发话,“开车,回老宅。”

这场风流没有在傅寒琛心中掀起半点波澜,但回家后,傅老太太却敏锐的闻到了傅寒琛身上的香水味道,她有些不满的皱眉。

在傅寒琛准备上楼之际,傅老太太杵着拐杖在地面敲了一下,“阿琛,我替你约了柳家小女儿明天中午吃饭。”

“奶奶,我很忙。”傅寒琛停下脚步,淡声一句。

“你先把应酬放一边,柳嫚是我看上的未来傅太太,你少轻慢人家。”傅老太太瞪傅寒琛。

傅寒琛有些无奈,“我对她没兴趣。”

“你也就对……”傅老太太对上傅寒琛一双沉黑的眸,将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随后一锤定音道:“我不管,你明天必须去,否则我就不吃饭了,饿死我这个讨人嫌的老太婆算了。”

“……”傅寒琛抬手按了按眉心,“我听你的。”